第五十五章:回门小说:王爷,请休了我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2084 更新时间:2017-11-09 22:34:15

第二天一大早,司徒攸宁被院子里的一声惊叹声吵醒,缠在脖子上的白色绷带,大部分的地方已经被暗红色的干涸血迹所侵染,她微微睁开眼睛,尝试着发声,可是颤动却让脖子的伤口疼痛难忍,想起昨天晚上剑刃贴在脖子上的冰凉感觉,司徒攸宁依旧心有余悸,要是伤口再深一点,自己肯定会当场毙命。

“哥哥,这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豪华了?”

寻着凤瑶燿的叫喊声,司徒攸宁打开了门,只见院子里正站着凤家两兄妹的身影,见到司徒攸宁时,两人的表情截然不同。

昨天早上还破烂不堪的院子,现在竟充满了朝气,干净的石道上零星地躺着几片随风而来的树叶,两旁种满了开得正颜的杜鹃花,整个院子里洋溢着一股泥土的清香味,苍翠的绿叶遮盖住了院子右边凉亭的破烂之处,亭子中的石桌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香炉和一套紫砂茶具,四株绽放着淡紫色花朵的紫兰花,亭亭玉立在亭子的周围,石桌旁其他三个石凳,已经不见了踪影,院子左边的最里面放着一个三层的雕花木架,架子上摆放着一把扫帚和一把菜刀,架子与石道的中间多出了一个大坑,屋子的门窗和墙壁,全部用红色的染料新刷了一遍,门窗上挂满了珍珠玉佩,正门的上方挂着一个牌匾,上面歪歪斜斜地刻着‘攸宁居’三个字。

除了那把扫帚、菜刀和那一个大坑之外,整个院子看上去优雅秀美了不少,司徒攸宁回头看了看房间里精致的装扮,不禁开始佩服起自己来,竟然能在一天之内将这个地方改成这个样子。

“攸宁嫂子,你的伤口好些了吗?”见到司徒攸宁苍白的脸颊,凤瑶燿上前关切地问候到。

“没事。”说着骄傲地瞟了一眼凤羽墨。

凤羽墨将右手背到了身后,掩饰住了眉间那一丝不易察觉的自责,“这就是你的杰作?”

“回王爷的话,正是。”那副得意的样子明显在宣示着,‘太符合本小姐的气质了。’

“乱七八糟。”凤羽墨冷静地说道,顺道嫌弃地看了一眼在风中相互碰撞的豪华饰品,“你的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听了凤羽墨的问话,司徒攸宁瞬间楞在了原地,一股寒意袭过背心。

“攸宁嫂子,昨晚你受到什么惊吓吧?”听不懂两人对话的凤瑶燿,岔开了话题。

“惊吓?”说着看了凤羽墨一眼,那何止叫惊吓?简直就是惊悚。

“今天早上管家在巡视王府的时候,发现王府中少了很多贵重的东西,昨夜肯定有小偷潜入了王府,我刚才还在担心那无耻的小偷是不是来过你这里呢?”

凤瑶燿一脸的天真和诚意,让司徒攸宁更是开不了口,凤羽墨憋不住笑出了声。

“想不到王府中竟会出现家贼?”说着眼神像是天气一样变得凌厉无比。

“你只是吩咐我打扫这里,可没说不让我这么做!”司徒攸宁急忙说道。

“是吗?那王府被盗倒是本王的错了?”凤羽墨每个字都说得非常的清楚,明显是真的生气了。

“···”在和凤羽墨对视了几秒之后,司徒攸宁实在不敢再反驳下去,一把抓住凤瑶燿的手臂,捂住脖子,“哎哟,我的脖子好像要断了。”

“攸宁嫂子,我扶你进去休息一下吧,马上让人去请大夫过来。”说着扶着司徒攸宁进了屋。

接下来司徒攸宁面临的就是两兄妹的讯问,讯问的内容当然是关于画中女子的,因为昨晚昏过去的原因,所以她只好临时编了一些关于那个女人无关紧要的事情,直到大夫赶来,两人才放过了她。

依照约定,第二天凤羽墨陪着司徒攸宁回了司徒家,这是司徒攸宁期待已久的,只要让她回到司徒府,她就一定有办法逃离凤羽墨的魔掌。

在精心打扮之后,司徒攸宁换上了凤羽墨派人送过来的一件墨绿色长裙,衣服的领子很高,刚好可以将司徒攸宁脖子上的伤痕遮盖住,戴上一对白玉耳环,将司徒宸锋送给她的匕首放在腰间之后,跟着凤羽墨出了门。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凤羽墨同乘一辆轿子了,但是此时司徒攸宁的心情却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从始至终,她的目光都全部在轿外街道上来往的人群身上,一方面是因为装扮院子的事情有些惭愧,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仿佛已经好久没有出来透透新鲜空气了,待在王府的日子比司徒府更无聊,无聊之中还处处担惊受怕。

但是在轿子刚出发没多久,司徒攸宁就将心中的惭愧、愤怒和害怕完全抛在了脑后,满脸笑意地看着街上发生的事情。

“你这个醉鬼,昨天又跑到哪里去鬼混了?”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晚上丽枫楼被查封了,老板娘丽姬也被带走了。”

“哥哥,我们今天去哪儿玩?”

“包子!新鲜热腾的包子!”

“这里是我的摊位,你马上收拾你的东西滚开!”

看着街上发生的这一幕幕,司徒攸宁不禁笑出了声,双眼满含笑意地四处巡视着,凤羽墨则是在一旁一语不发地看着她的背影。

当一下轿看到司徒府门口站着的熟悉人影的时候,司徒攸宁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还是那几抹熟悉的身影,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每当自己偷跑出去玩收了委屈回来时,他们总是等在那里。

沈佳妍的眼里明显含着泪滴,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上前看看她是否毫发无伤,司徒少棋和司徒宸锋的脸色都非常的不好,但是却碍于凤羽墨的身份没有表现得太过于明显,眼中充满了对自己妹妹的怜惜。

因为凤羽墨驾临府中的关系,今天司徒沐凌和司徒浩也站在迎接的队伍之中,此时司徒攸宁心中对司徒沐凌的恨意消失全无。

脖子传来一阵刺痛,在王府中受的委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突然她鼻子一酸,眼眶之中溢出了泪花,只是在这个距离,司徒家的人很难观察到,如若可以,她也很想像以前一样,大哭着钻进沈佳妍的怀里。

微信扫一扫,手机看小说,免费领取500阅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