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面对苏雷霆那未加掩饰的怒火,苏君琰的反应依旧冷淡,他丝毫都不担心自己的举动会否刺激到电话那端的人,嘴角甚至扬起了一抹不以为然的笑容,而后耸肩道,“皇兄,天若塌了,还有邻居们帮着一起扛,压力可以分担,风险能够共享,四舍五入的,基本上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你又有何惧?我们璇玑又有何惧?”

说这话的时候,苏君琰的目光很是凉薄,他的视线一一落在宫羽漠,容逸,无尘身上,明显是在影射着什么,总之那一瞬间,三人心情都有些复杂,气氛更是诡异,房间里面的气压更是愈发低了,落针可闻的静谧让人心跟着揪紧,揪紧,再揪紧,好在苏君琰的视线很快就移开了,三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夕照帝丰子睿踏入议事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面色各异的四人,某帝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心思微动,只见他微微勾了勾唇瓣,笑容耐人寻味道,“怎么就你们几个?玉卿人呢?”

丰子睿开口第一句问的就是刑堂堂主玉卿,说起玉卿的时候,某帝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尽管他已经竭力克制了,然并luan#卵@,效果……不佳。

挂断苏雷霆电话之后,苏君琰的心情本就好不到哪里去,这会儿又看到了跟自己不太对付的丰子睿,苏君琰脸色陡然阴沉了不少,厉眸如炬地盯着已经在无尘左手边,优雅落座的丰子睿,语气不善道,“丰子睿,令弟这段时间不是一直暗中监视刑堂的吗?难道不清楚玉卿的行踪?我看这次的变故,你们夕照国要付很大的责任,你这个时候上门,还舔着脸问玉卿,不觉得臊得慌吗?还是说,你们夕照国从一开始就是‘有意为之’?嗯?”

苏君琰算是炮火全开了,要不然也不会在‘杠过’苏雷霆之后,再次怼起刚刚露面的丰子睿,而且刻意在丰子睿面前提到了圣卿王丰子贤来,针对的意味不要更明显,苏君琰的行为引得众人齐齐侧目,容逸有些欲言又止地打量着表情冷厉的苏君琰,看上去略显纠结,但最终容逸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端起桌面上,质量上乘的瓷杯,目光微微闪烁地喝着……

宫羽漠早先还憋了一肚子邪火,心情也有些暴躁,但自打苏君琰‘无差别攻击’,括弧也就是‘影射’过他跟容逸,还有无尘后,宫羽漠暂时选择了‘偃旗息鼓’,毕竟他也不想引火烧身,若再给他们大玥国惹来麻烦,到时候宫北漠那关他也过不了。

正是因为有所顾忌,所以宫羽漠没有再怒刷存在感,而是面无表情地观察着后来者--夕照帝丰子睿,显然也在等丰子睿的回复。

无尘除了某一瞬间有过些许小小的惊慌失措,很快他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眸光古井无波地看着丝毫没被苏君琰影响到的丰子睿。

尽管众人共处一室,但都各自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当现场气氛越发剑拔弩张的时候,般然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语调满是焦急道,“坏了,坏了,纳魇鸣枫来了,简灵,简灵也来了,但她看上去很不对劲……”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