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评价杨志军的《藏獒》

杨志军先生的《藏獒》算是本很小众的书。无论在动物文学或者是小说领域,都不算出众。在来大学之前,没有听说身边有谁读过。来到大学之后,所知道的也仅一人而已。前不久百度书评发现一篇论文:悲悯与仁慈的人性证词——评杨志军长篇小说《藏獒》,作者署名是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春林,或许形容不当吧,但真的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这样一本小众的书,在近几年某些网络交际平台的动物交流领域,尤其是猛兽讨论圈,火了起来。

常逛头条、贴吧、知乎等平台的网友应该都听过这样的话:一獒战三虎,三獒沉航母,五獒灭上帝,十獒创世纪。很显然,这句话是在嘲讽所谓的“(藏)獒吹”。

那么这个“獒吹”的来源是在哪里呢?杨志军的《藏獒》三部曲要承担很大的责任(有人说何马的《藏地密码》也有责任,我没有看过,不敢妄言)。因为在《藏獒》里,作者杨志军先生把藏獒描写的过于理想化:藏獒是世界上最勇猛的野兽,能独战群狼,能单杀藏马熊,能吓跑整山的雪豹……这显然过分的夸大了藏獒作为一种狗的战斗力,然而有些读者却不能辨识小说与现实,把其奉为真理,并以此为理论依据与别人讨论,从而引来了各方面的黑化和骂战,有了“一獒战三虎,三獒沉航母,五獒灭上帝,十獒创世纪”的嘲讽。

问题不在于黑化“熬吹”,因为毕竟理智的网友占大多数,但是有些不明就里的网友,把嘲讽黑化的对象转向了作者杨志军先生,称他为“骗子”“狗贩子”等等。所以我们应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杨志军写《藏獒》的目的是什么?作者花费了三年时间,为一种动物作传,就为了告诉读者“一獒斗三虎”吗?

我们看下这本书的创作背景。《藏獒》2005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若只用一句话概括这本书的主题,那大概是这一句:人们总想把自己当成狼时,人性莫非只好让狗替我们珍惜?为什么作者要写这样一个主题的呢,在我看来,原因便是2004年大火的《狼图腾》。《狼图腾》推崇的狼性意识在当时的社会发生着的巨大负面影响,作家杨志军有着清醒的认识。这一点在小说《藏獒》的后记《远去的藏獒》中有着明晰的表达。杨志军说:“父亲的思维,是草原人的思维。在草原牧民的眼里,狼是卑鄙无耻的盗贼,欺软怕恶,忘恩负义,损人利己。藏獒则完全相反,精忠报主,见义勇为,英勇无畏。狼一生都为自己而战,藏獒一生都为别人而战。狼以食为天,它的搏杀只为苟活;藏獒以道为天,它们战斗是为忠诚,为道义,为职责。狼与藏獒,不可同日而语。父亲对我说:‘我们需要在藏獒的陪伴下从容不迫地生活,而不需要在一个狼视眈眈的环境里提心吊胆地度日。’所幸父亲生前,世人还没提倡狼性,还没流行狼文化和狼崇拜,不然,父亲该多么的伤心。”在这段话语中,杨志军不仅将藏獒与狼进行了鲜明的对照,而且也极富暗示性地表明,自己之所以要写作《藏獒》这部长篇小说,在很大程度上乃是要对于由《狼图腾》所造成的狼性崇拜予以一种强有力的批判与否定。

那作者推崇的是藏獒吗?我看并不是。作者想要推崇的是善良、正义、勇敢无畏、忠诚等等当今社会所需的正能量,而藏獒不过这作者想表达这一观点的一个载体而已。这个载体可以是别的任何东西。

然而进一步思考:除却与人类最为密切的狗,还有哪一种动物能够代表人类来表达这种正义无畏的精神呢?

后记:前几天刚刚读完杨志军的《藏獒不是狗》,本想写此书书评,但发现虽然能看懂书的主题思想,却对作者本人了解较少,无法写出符合作者真实思想的观点,于是放弃了 。至于《藏獒》三部曲则是在七年前便读过,后来在各网站见不明就里的网友黑化杨志军先生,一直想探讨关于《藏獒》三部曲的真正主题,为杨志军先生正名,恰逢刚刚读完他的《藏獒不是狗》,便作了这样一篇文章。自己在写文的过程中也发现读不同作家的书对自己的写作风格影响也很大 。半年前读杨志军的《原野藏獒》,学习他一句话一个句号的写作特点。本来看全文没有逗号特别难受,后来发现不仅习惯了这样的习作方式,甚至喜欢上了这种风格。以至于在读完那本书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自己写的文字见不到逗号与其他标点,通篇句号。而《藏獒不是狗》中作者又换了另一种风格,设问特别多。本来用陈述就能表达的话,全用了设问。最初看来也是不太习惯,可是半个月读完后,我发现我的文字里也出现了设问……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