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个炮灰作者:纸醉金靡状态:已完结类型:言情男女主:宋锦城董芸、秦时时间:2021-10-09 11:35

他穿着丝质的银灰睡衣,侧身坐在阳台上抽烟,指尖一抹淡红闪烁,明明灭灭,他抽的不多,更多的时候是放在指尖垂眼看着,漆黑的头发凌乱地搭在额角,俊挺的侧脸英俊无比,眼睫低垂,仿佛是怅然。当时他的家人在医院看护,我装作路人路过一次他的病房,他躺在病床上,床边围着一对年轻的男女,他手里拿着一个削好的苹果,目光温和,嘴角噙着笑,看他们嬉笑。那应该是他的家人,否则他不会露出这样温和的表情。实际上他并不怎么发怒,到他这个地位,下面的人已经识趣地不会再拿小事去烦他,大事也难不住他,可他的目光沉沉地望过来的时候,你就是会心惊胆战,不敢与之对视。我不是他的下属,可他也用这种目光望过我。第一次是在我们初次相遇的时候,我当时已经拍过几部小火的剧,在里面饰演或恶毒或娇蛮任性的女二、三、四,年底公司的对赌协议没过,被他以低价收购,年末的尾牙上他大发慈悲地过来露了露脸,那是我的机会。在他一个人去花园露台醒神的时候,我跟了过去,当我鼓足勇气红着脸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是用那种眼神望着我,目光沉沉一言不发,我在这目光下浑身发抖,可我还是强忍着羞耻介绍自己,我说:“宋先生您好,我叫秦时。”因为我是唯一一个通过这种方式留在宋锦城身边的人。一般这种在偶像剧里面,我扮演的角色应当就是唯一一个使宋锦城破例的女主角,是他的天命之选,即使不是女主,应该也是和女主有几分相似到让他愿意心软的戏份重的女配。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跟他出去,他带我去了斗兽场。除了电视上,那是我第一次涉足那样的地方,宋锦城带我站在最高层的包房,向下俯瞰过去,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在激烈地喧嚣张扬吼叫,角斗场中央是一个人和一头老虎,几乎是单方面的虐杀,我忍不住几欲作呕,可是我不敢。角斗场的老板亲自过来赔罪的时候他正蹙眉望着手上的那滴血,我想我一生的智慧都体现在那一刻了,我乖巧地俯身过去,温顺地替他舔净了手上的血。他抬手顺着我的头发摸到后颈,摸着那块软肉捏了捏,像是在撸一只猫。所以后来宋锦城说我运气好,我不由暗暗揣测当时如果没有这一遭的话,我大概会被他丢到斗兽场中央去和老虎狮子搏斗也不一定。2我是在宋锦城身边待的最久的一个女人,我想这应当源于两点。第一点是我确实很漂亮,在美人横出的娱乐圈,我也在“娱乐圈的颜值天花板”提名中长期占得一位。第二点是我确实很听话乖巧,要知道,但凡女人,尤其是宋锦城身边的女人,因为受到的巴结太多,所以总是会忍不住恃宠而骄,宋锦城宠你时愿意敷衍两分,不耐烦了那你这辈子应当都不会再见到他一面了。

开始阅读报错反馈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