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独家专宠》 免费试读

抓住她的手腕。没挣扎两下,疯女人就晕了过去,保安把她拖走了。

新郎交代了保安几句,朝她感激一笑,温柔安慰受惊的新娘。

然而还有另一道目光紧盯着他,她瞪过去,果然还是齐彧,一手cha在裤袋里,一手手执香槟,很闲散随意的姿态。眯着眼睛,眼里一点水墨色,笑容深邃,高深莫测。

叶宝才没心情探究他笑容的意思,从他身边经过时,耳旁传来一声。

“我总算领略了,什么叫彪悍的女人无须解释!”含笑的嗓音,辨不出是赞美,还是调侃。

“不然呢?靠你?”叶宝鼻子里出了声气,语气很是不屑,拍拍**上的草走人。

白天的海滩婚礼只邀请了几十个人,晚宴则甚为隆重,希尔顿酒店满满当当摆了好几百桌。

新郎新郎对新娘百般疼爱,不舍得她喝酒,挡酒的工作就全落在了她们三个伴娘身上。

本来她身为第三伴娘,前面又有神勇的尹霜挡着,随便应付就行。但伴娘礼金实在可观,她本着一分价钱一分服务的原则,也豁出去了,替未成年陆瑶挡了十几杯酒。

小丫头看她的眼神既是感动又是崇拜,她顿时觉得自己特伟大!

你来我往记不得喝了多少杯,总之不少,得有好几瓶。整个人感觉都要飘起来了,头晕眼花。去厕所吐了半个多小时,回来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

她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走出酒店,晕晕乎乎地坐在大堂门口的台阶上,孤孤单单的。

一下子好像又回到小时候,被学校的女生欺负得遍体鳞伤不敢回家,躲在外头,就像是被全世界遗弃了!

人在喝醉的时候往往最脆弱,一直努力遗忘的那些记忆,一下子又都回来了!像凶猛的潮水,将她团团围住。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踢了踢她的脚,“没事吧?”

她抬起沉甸甸的脑袋,依稀分辨出那人是齐彧。心想那张脸真是漂亮,颠倒众生,五官舒展得好看极了,像墨笔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总是云淡风轻,从容优雅的模样。

特别是那双眼睛,像一滴墨,滴进清澈的水里染后慢慢化开,融进她心里去了。

可惜,人品渣得很!

她砸吧两下嘴巴,涩得厉害,摇摇头。“唔……不太好!”

“我送你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