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緁知道他的话并不虚假,只是这份感情……也许离他最渴求的那种还有一段距离就是。

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连篁苍昂自己都惊奇不已的进步。

而且,不仅是为了安抚瑟緁他才主动吻他的,而是他自己也想要。

然而,会有这种心情连篁苍昂自己都讶异不已;在明明就非常想跟母亲一起过新年的同时,他却又万般不舍离开瑟緁的身边。

「那,我走了。」

他用手轻轻地抵住瑟緁的双肩,示意他出发的时问已到。

搂抱住他身躯的双手先是突地一缩将他抱满怀后,才在他的轻推下不甘不愿地放手。

看着瑟緁依依不舍想跟着自己走的神情,篁苍昂不忍极了!

他敛起心中的悲伤,清了清喉咙道:「到节庆前这几天的工作我已jiāo代……」

「这个我知道。」瑟緁唐突地打断他。

「那……」

他真的该动身了,否则在楼下等着送行的玛茜夫人要是等得不耐烦,很有可能会自己上来找人。

而且,纵使有再多的不舍,瑟緁紧紧抱住他的这一幕被任何人撞见都不是好事。

「再等一下……就好了。」

终究,篁苍昂还是败在瑟緁坚决的态度下。

 点击阅读全文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