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知书睡的很不安稳,他大早就起床,熟练的就着隔夜的凉白开吞咽下一把花花绿绿的药片。浴室镜子里的人苍白,无神,眼神黯淡。

贺知书用冷水扑了扑脸,翻出了压箱底的厚重羽绒服裹在身上。

出门的时候手机响了,贺知书的希望又一次落空,不过是医生劝他尽快治疗。贺知书习惯的温和的笑着应:“谢谢您,我再想想。”

还太早,八点不到,下了一夜的雪不知何时停了。贺知书走了半个小时才找到了已经好久没去过的馄饨摊。

老板本来要收摊了,一看到贺知书就笑着招呼:“好久没来了!”

贺知书坐在桌边,笑吟吟的应:“身子懒了,搬了家之后就不爱动了。”

老板娘过来给贺知书添热水,看了他几眼,略有些心疼:“孩子忙坏了吧?都瘦成这样了?”

贺知书没说话,一笑带过。其实并不算忙的,只是心事沉了,身体就被压垮了。

一碗馄饨。贺知书低下头很专心的用汤匙把飘着的紫菜摁进热汤里。冒着氤氲热气的汤也浸湿了贺知书的眼。十多年了,这家摊子的馄饨从没变过价格,但贺知书咬一口就知道,这馄饨馅儿少了,个儿小了。

他和蒋文旭的爱情也是如此。

贺知书没有胃口,但他还是很努力的吃完了所有的馄饨。他一直没敢抬头,怕被人发现眼眶的湿润。贺知书突然就想起最开始和蒋文旭来到北京闯荡的时候。那会儿他们艰难的寸步难行,两个人只买一份馄饨却都不舍得吃,最后贺知书分成了两份,蒋文旭才动了勺子。他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那天蒋文旭的眼泪全掉进汤碗里,那个男人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这辈子,绝对不辜负一个贺知书。

大概就是这样,诺言这种东西,通常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贺知书以为他可以忍,却还是在公共洗手间吐的昏天黑地。

怎么可能不害怕呢?害怕孤独害怕失望,更害怕自己一个人走在医院长长的走廊。贺知书坐在医生的对面,垂着眼看那个姓艾的医生养的几盆兰花。

医生劝贺知书尽快化疗吧,越早治疗越好。

贺知书不吭声,医生也不催。良久的沉默之后贺知书才控制住情绪,抬头轻轻笑着:“我挺怕吃苦的…尤其是我现在一个人,撑不过来的。”

“帮我再开些药吧,我考虑考虑。”贺知书摇摇头,笑容虚弱:“艾医生,我最近鼻血很少流了,但是发烧更厉害了。前两天我自己在家睡,恍恍惚惚梦见自己变成了个大火炉,心肝脾肺都在锅里煎,我差点以为自己挺不过来了。”

医生笔走龙蛇的处方中大片字迹突然断了,出现一道缝隙。他看多了绝症病人的百般凄怨千般不舍,但从没见过像贺知书一样的寂寞满身。

“你是我的病人,你治疗的话我陪你。没什么大不了了,人生总要有希望不是吗?”艾医生其实年龄不大,但业界成绩卓然,大多人只看到他老成干练。但现在他安慰贺知书,轻松的语气就像学生时代互相劝慰的两个同学:“没事儿,今晚皮鞭炒肉挺过了咱们明天接着打鸟去”。

贺知书的笑意里多了几分真心,却还是那一句:“我再想想,您开些药给我吧。”

贺知书临走的时候艾子瑜坚持把办公室贵重脆弱的兰花送给了贺知书一盆:“自己一个人别老胡思乱想啊,找些事做就好了,养花就很好啊。”

贺知书愣了下之后忙推辞:“谢谢你医生,但我不太会养花…还是这么娇贵的兰花。”

“养花不难啊,我倒是希望你快点确定下来我好给你安排治疗,你好了我的花也能被照顾的好点。”医生露出了一个很短暂的略有些孩子气的笑,摆了摆手。

贺知书其实并不太以为然,爱花的人才能照顾好花,就像他缺的绝不是别人随口的几句安慰。

但最起码聊胜于无。

所以他还是收下了那盆花,要了个塑料袋把花裹了个严严实实塞进外套。

艾子瑜开的特效药医院很缺,贺知书想着家里还有药吃也不急,索性一点药都没拿就回去了。他出来的时间太久了些,身体已经撑不住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章完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