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伦坡短篇小说集》由埃德加·爱伦·坡所著,这本书收录了作者优秀短篇小说,从他的文字中,我们能感受到作者无与伦比的才华以及想象力,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读过这本书?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爱伦坡短篇小说集读后感2500字欣赏。

爱伦坡短篇小说集读后感2500字欣赏

“我为了达到个人目的而利用的那种虚伪,一种在我生命中那么长一段时间内充斥于我一言一行的虚伪,之所以能被我容忍仅仅是因为我胸中有一个熊熊燃烧的希望,我希望去实现那些我久久珍藏于心中的旅行梦幻。”

——爱伦坡

让我们先撩开十九世纪美国黑暗的帘幕,来看看这位美国浪漫主义思潮重要成员的生平简介。爱伦坡,若是将他置于当代小说背景之下,恐怕其本人的生平就已经足够写成一篇洋洋洒洒的小说传记。

1809年出生于波士顿,年幼时父母双亡,后来被中产阶级家庭收养,读书辍学后参军,他开始了低调的写作,紧接着就与其年仅13岁的表妹成婚,29岁那一年所作的《阿瑟·戈登·皮姆的故事》让他开始小有声誉。在作为《伯顿绅士杂志》的助理编辑这段期间发表的随笔小说和评论加强了其敏锐批评家的声誉。

1845年,诗歌《乌鸦》一经发表,即名声鹊起。据说在临死前一阵,有人在巴尔的摩一个投票站外发现处于半昏谵妄状态的他,穿着不属于自己的衣服,不断地呓语着,嘴里始终重复着“Reynolds”这个名字,最后死于脑溢血。他这一生对社会的怨怼,也经历过和养父母的决裂,在文学与爱情之间的抉择总是让他几乎神经发作。

爱伦坡的一系列恐怖小说作品,其主题大都为揭示“人类意识的阴暗面”,因此当我第一次得知坡竟然被列为浪漫主义的代表作家时也是大吃一惊,难以置信。毕竟坡的作品画风阴郁,表现出来的那个时代疯癫的情状很难让人与浪漫主义联系起来。可是不得不说,坡的作品与现实主义又确实大相径庭,归于浪漫主义似乎恰如其分。

于我而言,印象最深的坡的作品莫过于在鲁迅先生书中所提及的《黑猫》以及可以说是我的哥特感受启蒙的《红死病》,《鄂榭府崩溃记》。这三篇小说都很好地展现了坡的作品风格,在阴森森的恐怖之中却又分明带有浪漫主义的色彩:浓重不堪的黯黑是故事发生的基色,可是地点却往往定在奢靡华丽的堡垒之中抑或是丛林木屋里,潜意识中给人一种假象的美好之感,这样的场景也会让悲剧撕裂地更加彻底,从而让人感到更为深刻的悲恸与绝望。

坡的创作原则是“效果说”理论,也就是说,“无论是创作诗歌还是小说,作家必须讲究效果的统一,必须时刻想到预定的结局,要使每一个情节变得必不可少”。他在《评霍桑的“故事重述”》中曾经这样阐述自己的创作原则:“聪明的艺术家不是将自己的思想纳入他的情节,而是事先精心策划,想出某种独特的、与众不同的效果,然后再杜撰出这样一些情节——他把这些情节联结起来,而他所做的一切都将最大限度地有利于实现在预先构思的效果”,他强调作品对读者所能唤起的情绪和产生的效果。

因此私以为坡在小说中十分注重对于人物精神状态和心理特征的刻画,他试图“以非现实、非理性的表达方式来揭示现代人的精神困顿”,借助那些怪力乱神的奇特而又充斥着恐怖怪异的故事情节,通过夸张,隐喻和象征等修辞手段表现人性的危机,激起读者对于社会生活,人生价值的反思。

坡的作品主题是“死亡”,这是一个最为常见而又最难刻画的主题。每一个人,我们都可以认为他一生的最终结局就是走向死亡,可是死亡,这个自万物诞生就在迷雾团团中若隐若现,忽明忽暗的命题,它像克鲁苏神话中变化多端的海怪,形象不定。以怎样的形式,怎样的语言来刻画人类在它面前的渺小是一个难题,而坡的作品风格成熟,技巧精湛自是不必多说,愚以为,坡的作品情节和结构的高度简洁最为值得学习。

以《红死病》为例,几乎没有旁枝冗节的干扰,主要“人物”只有两个:荣王爷和红死魔。荣王爷自傲地认为权势所铸就的金墙玉壁可以抵抗死亡的侵袭,可是红死病魔拥有死亡至高无上的权利——无一例外。欢歌起舞醉生梦死的宾客都只是偌大城堡和二人的点缀,众生浑浑噩噩,飘渺地只像是一块描着金线的布景板。记得契诃夫曾经说过:“如果你开头在猎人的墙上特地挂着一把锃亮的猎枪,它要是在下文没有作用,那么这就是失败之作。”坡精于短篇恐怖小说,自然深谙此道。

他说,一首诗或一篇小说不能过长,要让读者能够“一口气读完,否则,尘世的杂事就会干扰读者的阅读和欣赏,破坏作品效果的统一性“。

爱伦坡短篇小说集读后感2500字欣赏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