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早朝,太极宫紫宸殿,群臣陛见。

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李晔难免心中打突。

有人说干销售,第一条件就是脸皮厚,李晔颇得其中精髓,堂而皇之的倨坐在胡床上。

只是这种姿势让他觉得别扭,加上穿着冠冕龙袍,又不敢乱动,别提多难受了。

暗想以后有机会就弄个圆桌会议,免得这么辛苦。

和电视剧里不一样,台下的大小官员都是跪坐左右两列,端端正正,目不斜视。

这个场景让李晔感觉回到了高中读书的时候,加上今天起的太早,现在脑袋里还昏昏沉沉的,困的不行,也没注意下面在说些什么。

基本就是有胡子的大臣和没胡子的宦官吵作一团。

党争嘛,为了反对而反对,凡是你同意的我反对,你反对的我同意,也不管对错,若不是顾忌身份,早就破口大骂了。

李晔昏昏沉沉的听了一阵,也就没兴趣了,大多是一些没营养的东西,比如某地饥荒,请求朝廷赈济,问题是朝廷也等着赈济啊,就算朝廷愿意赈济,怎么保证从长安运出去的粮食不被沿途的大小藩镇打劫?

神策军的战力恐怕还不如周边的盗贼。

论去论来,尽是这些不着调的事。

李晔本来还以为今天主议的是张浚的兵败之事,但奇怪的是,大臣们绝口不提。

不提就不提吧,李晔还真不相信这些人能说出花了。

大唐国势倾颓至此,也就只剩这些表面文章了。

“陛下,听说前日陇西郡王有奏章送到。”终于有人说了点正事。

凤翔距长安不到三百里,骑兵朝发夕至,是目前悬在唐廷头上的利剑。

李晔搞不懂历史上昭宗的哥哥唐僖宗是怎么想的,在家门口给自己整一个凤翔节度使,这不是找死吗?

纷乱的朝堂顿时安静下来。

李晔知道就在台下,不少人充当着凤翔的耳目,这也难怪朝中无人敢提李茂贞的大不敬。

说话的人四十几许年纪,长须,看来不是阉党。

李晔还没说话,旁边就有人长身而起,大声斥责:“崔胤你好大胆,陇西郡王的奏章是给你看的吗?”

崔胤?李晔想了想,似乎以前在史书上没看到过这个人。

说来惭愧,前世关注的重点是谁打仗厉害,谁是第一名将,第一谋士,对唐末的政治格局一窍不通。

不过他也看了不少穿越小说,以及网上对各个朝代的评价,其实唐末的朝廷跟明末差不多,也有阉党和清流,明末好歹还有洪承畴、孙传庭等一系列能做事的人,只要崇祯皇帝别作死,基本就不会死。

但唐末,阉党和清流除了扯皮,基本就没什么大作为了。

比如之前的张浚,出身清流,简直就是唐末第一号牛皮大王,直接跟唐末第一号猛人李存孝硬刚,脑子不清醒到了这种地步也算是奇葩了,玩死了自己,也坑了昭宗,更坑了大唐。

唐昭宗李晔靠这些人,能复兴大唐?

好像昭宗身边有那么一两个牛人,但李晔就是想不起来。

朝堂上两人很快从嘴炮上升到肉搏。

李晔实在受不了了,这比他前世的销售公司还要不堪啊。

前世他周围的同事都是皮笑肉不笑的主儿,精通笑里藏刀和暗箭伤人两项绝技。

平时见面乐呵呵,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一转脸就互相捅刀子,捅完刀子继续称兄道弟乐呵呵。

李晔刚从学校出来还纯洁如一张白纸,没到半年就耳濡目染成老油条。

哎,时代的局限性啊,还是大唐的臣子们民风淳朴啊,没见识到后世的人心险恶。

李晔轻轻咳嗽了两声。

他这个皇帝虽然不好使,但大唐快三百年的威严加持在他身上,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扯皮的两帮人住手了。

李晔瞬间意兴阑珊起来,他已经看出来,朝议唯一的作用就是给两帮人提供一个吵架的平台,他们可以尽情表演。

当然,另一个作用就是让李晔记住了绝大多数大臣的名字。

比如一脸谨慎不发一言的杜让能、刘崇望、崔昭纬等人。

还有穿着神策军盔甲的孙德昭、孙承诲、董从实等将领。

台下的大臣都看着他,以为他要说两句,没想到李晔直接起身离去。

身后小黄门高声唱道:“退朝——”

没有人才啊,昭宗皇帝最大的缺点就是无人可用,缺乏具有战略眼光和深谋远虑的人才。

初唐就不说了,牛人太多。

当年安史之乱,几乎要了大唐的命,一个李泌横空出世,奇谋不断,成功为大唐续一百多年的命,可惜当时的肃宗没有完全听他谋略,否则就不会让藩镇之祸上演到如今的地步,即便如此,他在德宗朝时,启用大外交战略,与回纥、大食、南诏等国结成“贞元之盟”,直接把强横一时的吐蕃玩成残废,从此再也没站起来过。

名将如郭子仪李光弼,数不胜数。

后面一个名臣裴度,廓清天下。

又有韦皋,文武双全,压制野心勃勃的南诏。

李愬,雪夜夺蔡州,直接让各大藩镇成了乖宝宝,重投大唐怀抱。

就算是他的糊涂兄长僖宗,也有高骈,直接打残不可一世的南诏,让安南重回大唐。

其间无数名臣良将,到了昭宗这一朝,全没影了。

如果自己身边随便来一个,不说重振大唐,自保总没问题吧?否则李晔也不会窝囊到想去投奔沙陀李克用父子。

实在是手上没有任何筹码。

无兵无将,无钱无粮,只有一座数度化为废墟的长安城,还群敌环伺,隔三岔五的来挑衅一下。

最可怕的是,他还没有时间。

如果他没记错,汴梁的朱温在击败时溥之后,实力大涨,南征北战,天下无人敢直面其锋芒,俯首称臣,就连纵横天下的李克用都退避三舍。

朱温在稳定中原局势之后,下一步,兵锋直指长安!

自己落在他手上,那可就真惨不忍睹啊。

越想越是头痛。

别人穿越身边都是名臣猛将环绕,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自己却是孤家寡人,身边不是藩镇卧底,就是张浚这样缺心眼的家伙。

要不要人活啊?

难道自己上辈子干了什么缺德事,今生才遭到老天爷无情的调戏?

走着走着,就不自觉走到皇后寝宫门前。

经历了安史之乱和黄巢之乱,长安几度被攻破,僖宗朝还有一个朱玫之乱,当世河中节度使王重荣伙同李克用攻陷长安,王行瑜就是在平定朱玫时窜起的。

如今的长安城早已不是当年的长安城,大明宫彻底荒废,太极宫里也蒿草遍地,荆棘丛生,无人打理,和电视剧中看到的花团锦簇完全不同。

李晔虽然是后来人,也感受到大唐的衰败气息。

心中难免郁结。

曾经多么波澜壮阔的一个时代啊。

“陛下,奴才先去跟皇后娘娘禀报一声。”身边小黄门殷勤道。

李晔一挥手,“不用了,朕到处走走,你们就留在此地。”

他还没习惯被这么多人拥簇着。

这个要求不合规矩,但眼下大唐衰败至此,规矩没从前那么严整,而且昨日皇帝醉酒杀人,给这些宦官们留下了心理阴影,自然也就无人敢反对。

寝宫里传来吱吱呀呀有节奏的声音。

李晔本来不想进去的,一来是被这声音吸引,二来也是想看看皇后是什么样子,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走近一看,三个女人在一台大木架子边挽着丝线。

其中一个正是昨日来看望他的少妇。

此刻的她眉眼间多了一抹哀愁。

原来她就是皇后?

想来也是,若她不是皇后,昨日又怎么敢以那种语气跟李晔说话?

一个警觉的宫女看见了他,不禁掩嘴惊讶道:“陛下!”

被抓了现行,李晔不得不现身,尴尬一笑。

殿内诸女迅速施礼。

“你们在织布?”李晔忽然看懂了她们在做什么。

皇后展颜一笑:“宫中用度紧缺,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做一些有用的事。”

用度紧缺是必然的,如今藩镇林立,唐廷失去了各地财赋来源,三省六部也只是挂个牌子,没有实质作用,李晔身为皇帝,生活用度还不如江淮江南的一些小藩镇。

李晔心中有些难受,“朕有愧于你……”

受身体原主人残留记忆的影响,李晔对面前温婉的女人升起由衷的爱惜之情。

皇后温言道:“陛下何出此言?夫妻本为一体,如今大唐国是如此,臣妾恨不是男儿身,不能为陛下上阵杀敌。”

李晔心中却是一阵冷汗,这话说的有点……

当然,他还是能感受到言语间的情真意切,“皇后切要保重身体。”

没想到一听这话,皇后脸上升起疑惑之色:“陛下以前可是唤臣妾英素的。”

李晔心中一紧,难道皇后看出什么来了?

连忙解释道:“朕近日劳累,昏昏沉沉,英素莫要见怪。”

皇后声音越来越温柔,“陛下,臣妾有一宝物要献于陛下。”

宝物?李晔兴趣大起,大唐皇后的宝物,想来不是寻常东西。

“陛下请跟臣妾来内室。”皇后的样子越来越妩媚,挥退左右宫女。

她年纪其实不大,约莫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正是一个女人最富魅力的时候。

李晔前世虽然交过女朋友,但都是蜻蜓点水,没什么实质进展,没办法,没房没车,就不可能有稳定的感情。

见了皇后的样子,李晔小心脏噗通噗通乱跳,这大白天的,总有些不好吧。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