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没有出来,真是急死人。”

“急什么,现在生孩子又不是什么很难的医学,你就放心吧!别在我面前走来走去了,我都快给你晃晕了。”

“阿爸,哦妈说的对,你别晃了,姐一定可以顺利生下小宝贝的。”

话虽然如此,但是此时产房外等待的李氏一家,无一不是满头大汗,显示出他们此时并不轻松的内心。

“李女士,加油你可以的,深呼吸相信自己。”

“医师,可以将我的手机拿过来给我吗?”

躺在产床上,此时小脸面无血色,鬓角原本柔顺的发丝,都被细密的汗水侵染成一缕缕的知恩,痛苦的看着身旁给自己鼓劲的女医师虚弱道。

“好…的。“

看着产床上此时显得无比娇弱的女人,同为女人的医师有点心疼的点了点头,转身从储物篮里拿起手机递给对方。

只是知恩不知道的是,在女医师转身的时候,已经低声给一旁打下手的护士长下了任务,”护士长,如果在生不下来,只能安排进手术室了…。”

“宝贝!哦妈知道,你肯定是应为别人家宝贝出生都有阿爸陪在身边,所以宝贝你是在等阿爸过来迎接我们的小公主吗?”

“宝贝你看!阿爸虽然不能过来亲自见证我们的小公主诞生,但是小公主的阿爸今天很帅气哦!”

像是自语、像是呢喃,知恩疲惫的接过手机,点开了短信,将此时手机屏幕上,在妆容的修饰下,剑眉星目、气宇不凡,一身合身正装更凸现了几分气质的承浩照片,轻轻放在肚子上。

“医师有反应了。”

小护士惊喜的呼唤声,让女医师快速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李女士你是最棒的,你一定能行的。”

在医师的鼓励下,知恩白皙的小手死死抓起身下的床单,在一声压抑不住的分娩痛苦闷哼中,抽空了体内所有的力气。

“哇哇~,哇哇……。”

婴儿那独有,不带任何杂质的空灵哭声,在产房内久久回荡。

“李女士六斤六俩,是个健康的小公主呢!”

将手中哇哇大哭的小家伙,一脸微笑的放入襁褓中,女医师转身抱着小家伙,来到知恩身边,将小家伙轻轻放在了已经无力瘫软在产床上的知恩脸旁恭喜道。

“嗯!小天使妈妈爱你…。”

艰难的扭过头,看着已经停止哭泣,安静躺在自己身旁入眠的小家伙,知恩幸福的用脸蛋蹭了蹭襁褓小家伙的脸蛋,随即也缓缓合上眼睛,疲惫的昏睡了过去。

“哦妈,阿爸你们听见没,哈哈~,姐姐生了,我要进去看看我的小外甥女。”

从婴儿的啼哭声,隐隐从产房内传出来的一瞬间,李钟勋屁股就像是按了弹簧般,直接从凳子上蹦了起来,激动不已的就要往产房跑去。

“臭小子,这里是你能进去的,等等,很快就会出来了。”

一把抓住自家傻儿子,明成伯父开口呵斥道,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掩饰不住,毕竟也是自己的血脉增添了一位小家伙。

“小公主家属可以过来看一下小宝宝了,一会还要送到楼上妇幼科,给小宝宝检查清洗身体。”

在一双双眼巴巴期盼的目光注视下,面前的产房大门,终于缓缓自动向着两旁打开,一位小护士满脸笑意的推着一个小床率先走了出来。

“额…!阿爸…,我家小外甥女好丑的样子……。”

第一个跑上前的李钟勋,低头看着小床里因为刚出生,有点皱巴巴正在熟睡的小家伙,盯着看了半天,突然皱眉扭头对着身后的自家阿爸吐槽道。

“你个臭小子放什么狗屁呢,当初你小子和你姐姐刚刚出生的时候,比我外孙女可丑多了,可是现在你在看看你姐,起开,别挡住我看看我家小宝贝。”

见李钟勋露出嫌弃的模样,明成伯父直接抬手,就是给了自己儿子后脑勺来了一下子,说完直接挤开了自家儿子,一张老脸出现在小床旁,满脸笑意的盯着里面的小家伙。

就大家都因为一个新的生命降临,而开心欣慰不已的时候,小护士却突然惊叫出声。

“女士,您这是要干什么?”

抬手护着小床中熟睡的小家伙,小护士一脸警惕的看着此时手拿一把精致小巧剪刀的至美阿姨。

“抱歉,我们那边有习俗,需要减掉一缕小宝宝的发毛,以求平安。”

“是真的吗?那您小心一点,一定不能伤害到小宝宝,现在小宝宝还很脆弱。”

自己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外人,人家才是一家人,而且已经说是风俗了,她也不好在说什么,毕竟每个地方都有着自己的奇怪风俗,无法阻止的小护士,只能紧张的死死盯着对方。

“小姑娘,这可是我的外孙女哦~。”

在小护士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中,至美阿姨笑了笑,转身将手中几根发丝,递给一旁已经醒悟过来的李钟勋手中。

“已经停留很久了,小宝宝母亲也要出来了,我就先带小宝宝去妇幼科,这是您家小宝宝的手牌,请拿好。”

匆匆拿出一块写有编号的手牌递给面前的大叔,小护士说完推着小床,就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她感觉这位大婶有点问题。

“哦妈,真的要这样吗?其实可以将小家伙落在我户头下的,我没意见……。”

手中小家伙柔软湿润的头发,让李钟勋只感觉此时重如千斤。

“胡闹,唯一能彻底排除隐患,只有这个办法,快去。”

还不待李钟勋的话说话,至美阿姨就开口直接打断了,虽然眼底也有着浓郁的愧疚与不忍。

“我知道了哦妈,我这就去…。”

紧紧握住手中的头发,李钟勋几乎是咬着牙说完,转身就离去了。

“老婆子,真的要这样吗?”

看着自家媳妇,明成伯父终于还是开口了,但是不论是语气还是态度,都显得那么无力。

“你有更好的办法。”

狠狠瞪了自家老公一眼,至美阿姨说完,直接走到一旁椅子前坐了下去,谁又能理解她的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她此时所做的一切,何尝又不都是为了自家宝贝闺女。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