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怎么说呢,好像是一种隐隐间有什么东西在强烈地召唤自己的感觉!并且,似乎体内有什么事情也正在发出了强烈的回应,迫切地想要去回应召唤,去见那召唤自己的东西。

这种感觉十分的古怪。

越往前飞,这种感觉愈发的强烈,到最后,霍海已经不知不觉地从翼龙王身上站了起来,向远处眺望了过去。

就看见,远处依旧是一片赤红的铁甲虫潮,但虫潮的正中心处,居然有一座高峰突兀而起,直插天际。

“咦,真是奇怪,为什么A面和B都有这样一座山,而且都是在相同的位置,处于平原正中间的地方?好像,A面的山是B面的山的一个倒影”,爱丽丝疑惑地问道。

“去看看”,霍海望向对面,缓缓说道。

当他的眼神注视到那座大山之上时,心下间那种被强烈的召唤的感觉也愈发强烈了起来。

翼龙王速度何等之快?巨翼扇起,至少每小时六百公里的速度,才半个小时,就已经飞临到了那座山峰之上。

那山峰确实很高,至少有四千米,虽然放在蓝星上不算什么高峰,可是在这个一马平川的赤红星上,有山就已经是奇迹了,这样高的山峰则更加的难得一见!

到了山峰上方,在凛厉呼啸的寒风中,霍海向下望了过去,却是吃了一惊。

只见,原本应该是怪石嶙峋的山峰顶端,却是一个巨da的黑窟窿,向下望过去,深不可见,只看了一眼,霍海便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与深渊对视一般,有一种要被随时吞噬的感觉。

“原来是一座死火山口啊”,爱丽丝却有些泄气地道。

“不,这不是火山口”,霍海摇头说道。

“你为什么这样判断?”爱丽丝有些不服气地问道。

“凭感觉”,霍海说道。

刚说到这里,陡然间,下方就是山摇地地动,随后,整个大地都震颤了起来,那座山峰居然开始一蠕一蠕了起来,从上向下望过去,仿佛是一条肠道,要把什么东西排出来似的。

“往高升,升”,霍海狂吃了一惊,怒吼道。

翼龙王也感觉到了危险,迅速升空而起,转眼间便已经升到了近万米的高空,在高空向下望过去,就看见,那座山峰上方已经开始积聚起浓重的烟云来,稍后,“轰轰轰轰轰……”那山峰居然开始不断地向外喷she出一堆又一堆大小不一的巨石。

喷she的力量超级强大,并且是向着外围处不规则地乱喷一气,也导致了无数石头四面八方飞了出去,最远的居然能飞出上百公里远去,最近的也有十几公里远。

那些石头呈现出赤红的颜色,与周围地面的颜色一般无二,骨碌碌地飞了出去,然后,就看见落地的石头就会被大批的铁甲虫围了上去,转眼间便啃吃干净了。

“这还不是火山么?”爱丽丝指着下方依旧不停地喷she着石头的山顶尤其不服气地道。

“你见过哪座火山光喷石头不喷岩浆的?”霍海转头看了她一眼。

“或许人家赤红星的火山就是这样呢”,爱丽丝死鸭子硬嘴ba地犟道。

“好好好,赤红星的火山就是这样的,好了吧?”霍海十分无语地举手表示投降了。

“咦,怎么我这上面的空间棱镜数据显示,好像整个赤红星的火山都开始喷fa了呢?”爱丽丝无意中看了一眼显示屏,禁不住惊讶地叫道。

“不奇怪,这应该就是我们刚才问题的答案了——这些……嗯,火山,估计情况应该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开始喷fa,时间上应该极有规律。正是因为喷fa出这些石头来,做为铁甲虫的食物,也才能让这个唯一的物种维系下去,持续生存并保证种群的繁衍”,霍海道。

“好像应该是这么回事……可问题是,这颗赤红星至少存在几百上千万年了,老是这么喷着,有多少石头够喷的?不早就得喷没了啊?”爱丽丝疑惑地问道。

“这就涉及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里面,肯定有古怪,所以,我必须要下去看看”,霍海深吸口气道。

“什么叫‘我’下去看看啊,是我们好不好?你休想丢下我”,爱丽丝哼了一声道,眼神很是跃跃欲试。

“不,或许会很危险,还是我自己去吧”,霍海摇了摇头。

“我觉得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生物,连你这样危险的家伙我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危险?”爱丽丝瞪了他一眼。

可话还没说完,霍海早已经纵身一跃,已经向着下方的那个山峰直跃而去了,此刻,火山早已经喷fa完毕,不再像刚才那般硝烟弥漫的了。

“哎哎哎,你这个混蛋,又要抛下我……”爱丽丝尖叫道,却是无可奈何,只能待在翼龙王的背上,缓缓降落下去,等着霍海冒险归来。

彼时,霍海已经向着那个山峰口直坠而下。

从高空坠下的速度是何等之快?几乎是转眼之间,他便已经在那巨洞中下坠了两千米有余,却依旧没有到头,还在继续向下坠去。

在急速下坠呼啸的风声中,霍海抬头向上看了一眼,洞口已经在急速缩小中,到最后,仅仅只剩下一团小小的亮光,如果不仔细地去看,几乎已经看不清楚了。

但下方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他一直在向下坠去。

可是按照爱丽丝刚才分析的,这个分成两面、平板也似的赤红星,厚度仅仅只有五公里而已,这也就意味着,平板边缘处的棱线都是五公里的宽度罢了。

如果再这么掉下去,按照这个速度,怕是再过一会儿,就要从A面掉落到B面去了。

在扑面的烈风中思忖了一下,霍海一拉手里的拉环,早已经在跳下来的时候背上的那个降落伞包“忽拉”一下打开,随后,他开始缓缓向下降落。

不过,也就在这时,下方突然间光明大作,这突如其来的光明也让一直在黑暗中的他没有适应过来,险些耀花了他的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