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虐文宣洛顾擎小说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101839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那场婚礼,端的是盛世繁华,可洞房之夜,顾擎连盖头都没掀,转而以“通敌叛国”的罪名抄了宣家。原本就是一场预谋的颠覆,可笑她还打算在那夜告诉他,她就是沐青!

101839小说简介

那场婚礼,端的是盛世繁华,可洞房之夜,顾擎连盖头都没掀,转而以“通敌叛国”的罪名抄了宣家。原本就是一场预谋的颠覆,可笑她还打算在那夜告诉他,她就是沐青!顾擎狭长的眸微微眯起,这是他动怒的前兆。然而,他高涨的怒气在看到宣洛的眼时,怔住了。

101839全章节阅读

此刻顾凛近距离看到邬冀,一股真切的恐惧从脚底升起,直冲脑门。这不就是跟在沐青身边,绰号“乌鸡”的那小子吗那天和皇后交谈的也是他!邬冀脸上痛心和惊惶交杂,扑到悬崖边往下一看,浑浊的潭水上浮着一片红色。“将军!将军——!”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山谷,惊飞栖息的鸟群。顾凛眼里布满血丝,猛地揪起邬冀的衣领,喝问道:“你究竟在叫谁沐青!”这也是邬冀首次近距离得见天颜。要在平时他一个五品武官还不够格到御前随驾,就算皇上在眼前也不敢直视。他应该立刻跪下的,但他此刻震惊更甚,脱口而出:“怎么、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将军的结拜大哥吗怎么成了皇上”“大胆!”总管太监发出尖细的斥责。顾凛没有在意他的不敬,事实上他根本无暇在意,脑海里像是有无数个大锤,砸得他要濒临崩溃。“你叫的沐青是谁想清楚再说。”顾凛一字一顿的说着,每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皇上不知道吗沐青就是皇后娘娘啊!难道她没告诉你”说到这里,邬冀哽住了。饶是他一个大老粗,也知道为什么宣婼不说自己是沐青了。哪个女人新婚之夜是自己娘家的祭日,动手的人还是自己夫君,这仇说是不共戴天也不为过。只是,那人是天,是君,是难以撼动的。宣婼能选择的也只有将那个秘密嚼碎了埋入肚子,说什么都晚了,说出来也是徒增难堪。顾凛脑子“轰”的一声似乎炸裂了开来,耳朵嗡嗡。“怎么会怎么会”他强自站稳,咬牙道:“你真的想清楚了但凡有一个字是假的,你都是欺君之罪!”“沐青是她的字!卑职也是无意中得知她是女儿身的……”顾凛浑身的力气像是瞬间被抽空,手无力垂下。邬冀跪倒在地,七尺多高的汉子跪在那里“咚咚咚”的磕头,嚎啕大哭。“卑职来晚了……”顾凛死死盯着崖下,鳄鱼潭的血水已经淡去,还有些红依稀可见。宣婼有沐青的面具、宣婼说过沐青说过的话、宣婼的眼和沐青的眼一样!所有这些曾令他起疑的记忆齐齐涌来。他怀疑宣婼调查自己,怀疑宣婼利用沐青,从未想过宣婼就是沐青……沐青,是个姑娘。沐青,是宣婼。是他的妻子。顾凛踉跄了下,差点掉下崖去。“皇上,小心!”总管太监眼疾手快将他拉回来。“快,下去找皇后!所有人都下去找皇后!”在场所有人都怔住了。还找什么都尸骨无存了……宣婼掉下去后,冯岚眼里的狂喜就要压不住,终于死了!她想尽办法将宣婼拉下皇后之位,那次派人伤了大皇子,还往宣侯身上扯,她等着正阳宫废后的好消息,哪知道皇上雷声大、雨点小的以“御前失仪”,轻飘飘的揭过了!伤了大皇子才禁足一个月!更严重的是,宣婼刺伤了皇上,皇上都没追究!冯岚不得不重新估量宣婼在皇上心里的地位。今日真是天助她也!不枉她被刺客劫持受惊一番。冯岚见皇上要派人去鳄鱼潭找宣婼,且不说她早就被鳄鱼分食了,就算找回来也是一块块的残肢碎肉,那多恶心。瞧见大家征愣又为难的模样,她在心里暗笑,上前挽起皇上的手臂,忧伤的说道:“皇上,节哀,皇后在天有灵,也不想您为她难过的……”

宣洛顾擎小说完整版全文

沐青什么的她不懂,她要做的就是解语花,抚慰皇上。顾凛猩红的眼终于转到冯岚脸上。当初他就是被她的眼打动,还尤为喜欢为她描眉,描出英气的剑眉,和那双眼更配了。将她升至仅次于皇后的贵妃,纵容她横行后宫,就连她陷害皇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那次在冯岚枕头里发现的可能引人小产的香囊,就是她自己放的。顾凛从不把后宫女人争斗的小伎俩放在眼里,不闹得太过分都当看戏,尤其是给皇后添堵,多了些趣味。呵,他真是瞎了眼,为了鱼目丢了珍珠。冯岚还不知道,自己的旧账要被翻起来了,被顾凛看得有些瑟缩,勉强笑道:“皇上……啊……”顾凛狠狠将她甩开,大步朝山下走去,走着走着就狂奔起来。大家顿时乱成一团,闹哄哄的喊着“跟上,快跟上!”,追着皇上而去。“没了,没了……”邬冀哽咽着看向崖底,潭水完全恢复了原有的浑浊,时不时的有鳄鱼的身影翻滚着露出来。将军生还的希望太小了,死无全尸啊!“好痛……”冯岚被顾凛甩到地上,捂着肚子呻.吟。邬冀下意识的看过去,看到她裙子上有血晕开。冯岚摸到一手血,骇然得差点晕过去,白着脸命令邬冀:“你快送我去找太医!”“男女授受不亲!”何况还是皇帝的女人,邬冀哪敢碰“这可是龙胎!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得起吗”“大不了我去找宫女过来。”怎么也是个弱质女流,见死不救也不太好。邬冀也朝着山下跑去,就这么将冯岚丢在了悬崖边。等宫女找过来的时候,冯岚已经失血过多晕死,孩子也没保住。顾凛来到崖底,疯狂嘶喊着“宣婼”,无论如何也没有一丝回应。“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朕下去找!”侍卫们纷纷跳***,拿着刀一顿劈砍,展开一场人鳄大战。不多时潭水里翻腾着一片红色,不少鳄鱼尸体浮上水面。邬冀赶到崖下的时候,侍卫们已经将这一片的鳄鱼清理干净,拖到了岸上。但是他们潜入潭水里找寻,什么都没有……“为什么没有不可能没有的!再找!”顾凛眼神狰狞,死死盯着潭水,呢喃着,“以沐青的能力,她是不会坐以待毙的。”可是邬冀的一句话将他的希望打击得粉碎。“皇上,沐青救你那次,你可还记得她功夫是很好,但那些可都是死士,若不是她短时间提升内力,根本护不住你。那种***相当于透支以后的内力,不到必死的非常时刻,没人会用的。”“你以为她的身体变得虚弱是因为伤害美好,其实她付出的代价是再也上不了战场。她千叮万嘱,让卑职不要告诉你。”“卑职曾问她,值得吗她说重来一次,还是会做相同的选择。就是那次之后,她离开边塞,回了京城,做回了宣家的女儿。”“卑职也是才知道,皇上就是当年的‘林顾’,卑职没想到,沐青嫁的人是你这个结拜大哥,而宣家就在那天……”当时邬冀还在边塞驻守,没能回京送嫁。宣家出事后,只恨自己位卑人微,帮不上忙。后来知道宣婼姐弟安然无恙,宣婼还是当了皇后,他还松了口气,皇上也不是完全无情。可偏偏……邬冀觉得自己多少懂了一点宣婼的心情,她肯定宁愿皇上是素不相识之人,也不想他是曾出生入死的大哥“林顾”。

推荐理由

101839小说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101839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