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傅死死的盯着刘一飞,神色变得更加难看,额头的青筋也是爆起,猛的喝道:“刘一飞,我宣布,你的数学成绩为零分,到我办公室来。”

刘一飞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自己肯定已经是逃不掉了,如果纸条留给宋玉傅,那回头许广宏肯定是要受到牵连,那就害了许广宏了,所以只得是抢了纸条吃下去,不过说实在的,刘一飞还是第一次吃纸,这滋味还真是很难受,差点噎的喘不上气来。

跟着宋玉傅的身后路过佟新丰之时,佟新丰对着刘一飞偷偷的竖了一下大拇指,而在路过许广宏之时,许广宏的眼里则是一种深深的感激。

刘一飞对两人微微一笑,大步走出了考场。

苏志明本来暗暗窃喜,这下子终于可以治住刘一飞,报了那天一耳光之仇了,可是突然感觉到气氛很是不对,无数带着鄙视的目光都投在了他的身上,心里顿时一惊,不过马上就知道原因出在哪了。

高中生考试互相抄袭这种事太司空见惯了,大家从来也不认为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而现在自己看似无意的掉了一支钢笔,不过显然大家都是看出了他这是故意的,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刘一飞刚才吃纸条实在太过震撼了,不但没有让大家鄙视,反而是给人一种很仗义的豪气。

刘一飞现在就是一个英勇就义的**员,而他就是那个告密的叛徒,苏志明突然感觉到自己又做了一件非常……非常蠢的事情。

“刘一飞,你好大的胆子,学校这次对于作弊之事已经三令五申,你竟然还敢顶风作弊,简直就是把校纪校规全不放在眼里!”一到教导处,宋玉傅就拍着桌子对刘一飞吼了起来。

“最为大胆的你竟然从我手里抢了纸条吃下去,你好!你真好!”宋玉傅此时气的都有些打哆嗦了,还从来没有一个学生敢如此触动他的权威,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宋玉傅的大嗓门震得刘一飞耳朵嗡嗡之响,但也不敢捂耳朵,低着头不敢出声,知道这时要是不让宋玉傅这个严厉的教导主任发出火,他只能是更惨。

宋玉傅发了一通火,刘一飞一直就是低着头听着,偶尔点头称是,到是一副很虚心的样子,完全不像刚才那样吃纸条时的大胆了。

可能是感觉有些累了,宋玉傅坐下来喝了一口水,然后又拍了一下桌子,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多么恶劣的事情?”

“知道!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抄袭,更不该把纸条吃了。”刘一飞马上虚心的承认错误。

“哼!那是谁给你的纸条?”宋玉傅又寒声问。

“没有人给我传纸条,那是我自己写的,我正想着看看谁不会就给谁呢。”

“放屁!”宋玉傅实在是让刘一飞气急了,堂堂一个教导主任已经是爆出了粗口,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喝道:“你给我老实说出谁给你的纸条,要不然你就是错上加错,本来你抄袭就要记大过,再加上你吃纸条,我就算是把你开除了也不过分!”

在大学里面,有抄袭被开除的事情,不过在高中的时候是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所以刘一飞完全知道宋玉傅在吓他,这时抬起头苦笑了一下,道:“宋主任,真的没有人给我传纸条。”

“好!你倒是有胆子,那咱们就看看我能不能治得了你,下午的试你也不用考了,马上把你的家长给我找来。”

要问学生最怕的是什么,那肯定就是找家长了,刘一飞此时也不例外,如果真的要把父母找来,那父母的脸就丢大了,自己的成绩糟糕也就算了,可是那时累及父母,那就是让刘一飞万分受不了的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刘一飞道:“宋主任,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抄了,不管你怎么处理我都行,学校再怎么说也是为了教书育人,我毕竟这是第一次犯错误,你也要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我就这一次就行,而且我保证我以后会好好学习,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宋玉傅盯着刘一飞的眼睛,当了这么多年的教导主任,他能从学生的目光里大致看出他们的想法,而从刘一飞的目光里竟然看出了诚恳,而不像是一般学生犯错误的那种惶恐和想方设法的欺骗。

这种诚恳的目光就是让宋主任感觉到了刘一飞是真正的想改正,不过一想到刘一飞刚才吃纸条,又是气不打一处来,拍了一下桌子,喝道:“你给我回去,这件事学校肯定会处理的,最少记一次大过。”

看到宋玉傅不让他找家长,刘一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谢谢宋主任。”然后就连忙退出了主任室。

……………………………………

刘一飞从教导处出来之时,考试已经结束,大家都已经回到了教室里面,而刘一飞一进教室,突然一阵剧烈的掌声响了起来,期间还有几声尖锐的口哨,把刘一飞吓了一跳,四下看了一眼,好像只有自己刚刚进来,大家的目光也都看着他,不免弄得他有些茫然。

“刘一飞!好样的!”佟新丰扯着大嗓门喊了起来。

“刘一飞好样的!”其他同学也跟着附和起来。

“刘一飞!够哥们!”

“刘一飞!够哥们!”又是一声附和。

“刘一飞我爱你!”

“刘一飞……我爱你!”这一次则是只有男生跟着叫了起来,女声们则大约是及时收住了嘴,只有两三个女生跟着叫了起来,顿时引来了一阵大笑。

刘一飞这时嘴角不由露出了笑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受到了同学们的如此拥戴,考试抄袭还能弄到这样的地步,还真是够意外的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