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凡发现苏沫然的地方离初一教学楼并不远,没过几分钟,凌凡跟苏沫然便走到了255班教室门口。“苏沫然,辛苦你帮我把这个垃圾丢一下,等等,你是不是发烧了,我怎么看你脸这么红?”把已经喝光奶茶的奶茶杯递给了苏沫然后,凌凡便发觉苏沫然脸色不对劲,随即就想伸手摸一下苏沫然的额头,但他马上反应过来现在是在学校,理智阻止了凌凡的举动。

“没有的事凌凡哥哥,我只是刚刚爬楼梯太急了而已。”苏沫然接过奶茶杯,看着喝光的奶茶脸更红了,急急忙忙的走进了教室。

凌凡一头雾水,又不好继续追问,在凌凡看来一直追问是个不礼貌的习惯。

“凌凡学长,我来帮你把书包拿进去吧。”这时候,秋梦玲从教室里面走了出来,伸手拉着凌凡的书包。

“那,谢谢你秋梦玲。”凌凡犹豫了一下,把书包递给了秋梦玲。

秋梦玲接过凌凡的书包后,走进了教室,而凌凡在走廊上站着,微眯着双眼,等着教室里的俩人出来。

“凌凡学长,今天还请多多指教了。”没过多久,苏沫然带着秋梦玲站在了凌凡的身边,秋梦玲朝着凌凡拘谨的说道。

“恩,顺手而为罢了,这是我份内的工作,用不着这么客气,走吧,今天去哪里吃晚饭你们说了算好了。”凌凡说完眼神在苏沫然脸上扫了一眼,发现苏沫然脸色恢复正常后,率先走下了楼梯。

“谢谢凌凡学长,那我带你们去吧,我知道哪里的东西比较好吃。”秋梦玲看了苏沫然一眼后,拉着苏沫然跟上了凌凡。

“不用谢,你有推荐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我跟你走。”凌凡说完放慢了脚步,好让自己走在两个小姑娘的身后。

这秋梦玲看起来个头不大且颇为稚嫩,但胜在长相可爱,身材也很纤细,并且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不过,凌凡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是个吃货,跟柳思雨倒是非常相似。

凌凡不禁哑然一笑,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晚饭时间在秋梦玲不断的提问中很快度过,晚自习同样也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

“凌凡学长你真厉害,我好羡慕沫然,能有这样的补习老师。”秋梦玲显得很兴奋。

“哪里有那么厉害,只是比你们多读两年书而已。”

“要不凌凡学长也去给我补课怎么样?”秋梦玲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把一旁的苏沫然吓了一跳,凌凡反而没多大反应。

“玲儿,凌凡哥哥他很忙的,不一定有时间哦...而且你课余的一大部分时间都要拿来练小提琴,也没多少时间吧,就算上次拿了全国金奖,你也不能懈怠哟!”路灯下苏沫然的笑容有点不自然。

“好吧,既然沫然你这么说的话...”秋梦玲的声音低了下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秋梦玲会拉小提琴这点息凌凡暗自记了下来,如果能拿全国金奖的话,那肯定拉的很好了。

怪不得自己之前觉得秋梦玲很有气质。

凌凡跟两个小姑娘分别后,一边朝着自家走去,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橙小诗果然又发了一堆信息过来,看的凌凡头皮发麻。

好不容易从信息堆里面找到了橙小诗的账号密码,凌凡想了想,决定截图保存在手机里,这要是不截图,过一两天压根就找不到了。

时光:账号信息我收到了,我上线的时候会提前跟你说。

橙小诗:时光!你终于肯回我消息了吗?!!!我等好久了!

凌凡刚把手机放兜里,橙小诗的消息便立马发了过来,只能无奈的又把手机拿了出来。

时光:...姑奶奶你不是初中生吗?你不用上课的吗?求求你放过我好不?

橙小诗:不用呀,我想去就去,不想去就请假好了,你不要想了,放过你是不可能的。

我当初就不应该点任务点那么快,看着手机屏幕的凌凡一脸苦涩。

现在已经认识这么久,对于把橙小诗拉黑这件事凌凡更有些下不了手了。

因为凌凡发现这个单纯的小女孩并没有恶意,她只是想开心的玩游戏,交几个好友罢了。

想想自己当初玩游戏,虽然不想交什么朋友,但是想开心的玩游戏这点跟橙小诗是一样的。

时光:...你可真任性,难道你天天请假玩游戏吗?

正好没什么事,索性就陪橙小诗聊几句好了。

橙小诗:没有一直玩游戏,也有做些其他的事情好不好。

这橙小诗莫非也是个小富婆?难道跟许嫣然她们一样,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嘛?

时光:做其他事?比如?

橙小诗:说出来你可不准笑,就是画画漫画呀、插画呀这种的。

时光:喜欢的事情努力去做就行了,有什么好笑的,能给我看看不?

橙小诗:哼~不给看!

时光:...不给看就不给看,有时间再聊吧,我先下了。

橙小诗:时光你是不是生气了?

已经站在家门口的凌凡回完消息后就关闭了秋秋,并没有看到橙小诗最后发的这条消息。他从口袋拿出钥匙把门打开后,将书包往床上一丢就准备去洗澡。

衣服正脱一半,床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凌凡赶忙抓起手机一看,是许嫣然打来的。

“喂,凌凡,怎么电话接的这么快呀?是不是想我了?”许嫣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也非常撩人,要是一般的初三男生听到,怕不是心猿意马的一晚上睡不着觉。

就连凌凡也不得不承认,许嫣然是个充满着诱惑力的女孩,只是初二的许嫣然,已然颇具祸国殃民的影子。

凌凡想起了上次许嫣然从背后抱着自己时,她身上的香味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自己的神经。凌凡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醒,那个味道,简直就是烈性催情剂,让人一不注意,就能迈向深渊,现在想起来凌凡都有些后怕。

这个许嫣然...哪怕凌凡重生之前是个绝对冷静的顶阶施法者,因为自身主修元素的关系,凌凡对于自身欲望的掌控力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地步。

但他这会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修行不到家啊!

“...你这话槽点很多,我没法接下去,接的快是因为手机就在手边好吧。”好听归好听,该吐槽还是要吐槽。

“那这么说你刚刚是在拿手机跟别人聊天咯?”许嫣然的声音突然有一丝小小的变化。

MD,这些女人的直觉怎么都这么准?

“我刚刚脱了衣服准备洗澡,冷死我了大小姐,再吹一会西北风我就要感冒了。”凌凡避重就轻的回答道。

“咿呀,已经脱guang了吗?能不能发一张自拍照给我呀?另外我想问你什么时候来找我拿教案。”许嫣然语气突然变得很害羞。

“害羞你妹啊!穿了一点衣服的好吧!我明天下午过去,到时候联系你,好了不说了,先挂了,拜拜!”凌凡可不敢再跟许嫣然聊下去,这小妮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凌凡急忙摁断电话,立马冲进了浴室。

洗完澡换上睡衣后,凌凡打开了电脑,开始搜查起了失落神庙的攻略以及其他玩家的视频,他得为任务六【团队领袖】做准备。

许嫣然此时正站在许家别墅的药房里,仔细的搜寻了一会后,她打开了一个不起眼的抽屉,并从中拿出一个小药瓶握在手中仔细看了起来,没过多久,许嫣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同时将药瓶放进了口袋,离开了药房。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