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绝望

别墅二楼最角落的一个房间,靳韶琛坐在书桌后,左手动作娴熟地把玩着那个从喉结处取下来的微型变声器,右手握成拳头抵在弧度优美的下巴处。

他面前的那一堵墙壁,整面墙都是液晶显示屏,能够监控到整栋别墅的每一个角落。

此时,那面液晶墙上放大了沈安诺所在的那个房间的场景。

门被打开后,走廊上的灯光影影绰绰投到室内,靳韶琛看到沈安诺本能地伸手要去护住身体的重要部位,俨然忘记四肢被绑。

于是,她狼狈地在冰冷的地板上滚了半圈。

站住,你们别过来。”

沈安诺尖叫了出声,似乎吓坏了,她吃力地往里面又滚了半圈,想要跟这两人拉开距离。

真是愚蠢,这么做有用吗?

靳韶琛嗤了一声,身子却不由自主挺直了三分。

沈安诺到底还是失望了,因为她的话对这听令行事的两人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当这两个人的手碰触到她身体的时候,沈安诺整个人僵硬了起来,浑身的血液逆流集中到了某一处。

她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她以为被一个陌生男人强上已经够崩溃了,没想到还会在同一个晚上被轮”。

噩梦。

她真希望这一个晚上只是她的一个噩梦,一觉醒来,一切恢复正常,那该有多好。

…..

咦!

沈安诺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而眼睛上的布条被解开了,手脚也能自由活动了。

她能看得见了。

浴室内的光线有点暗,但可以瞧得出这间浴室的面积并不小。

沈安诺沉到心底的那块石头总算有了松动,她没有去管手脚上被绳索勒出来触目惊心的青紫痕迹,快速活动了下手跟脚。

只是血液还有些不通,但胜在还没残。

她晦涩的双眸逐渐明亮了起来,只要手脚不被束缚,她一定能够找到机会从这里成功逃离的,一定会的。

那变-tai男人到底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没有叫人轮了她。

她昏过去之前,总算听到了进来那两个人的声音,是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

沈安诺仔细清洗起自己的身体来,她下手搓揉有些用力,总觉得没洗干净,那种黏腻的感觉始终存在。

浴室的门,被打开了,沈安诺冷不防抬头。

面前站着的是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戴着狰狞的面具,身上穿着一模一样的制服,连身材都是相似的强壮。

沈安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没有再多费力气去遮掩身体的某些部位,反正早就被这两个女人看光了,她也懒得去纠结那颗羞耻心了。

她的目光有些冷,两个女人却不为所动,一个动作利落将她从浴缸里捞了出来,另一个将一条大浴巾罩上了她的身子。

然后沈安诺被当成一具玩偶一样任人摆弄后丢到了一张大床上,然后那两个女人关上门后出去了。

临走之前,那两个女人中其中一个倒是大发慈悲开了口,少爷交代下来,沈小姐只能在这个房间里活动,如果沈小姐一意孤行,那么只能委屈沈小姐的手脚了。”

沈安诺躺在温暖的大床上,拉过一旁的一床空调被将自己的整具身体遮得严严实实。

在敌暗我明的前提下,她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一个不慎,便会再次沦落到万劫不复的深渊。

反正已经被那个变-tai男人强过了,她就是再懊恼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眼下,她最要紧的是要弄清楚自己现在身处何方,是否还在阳城。

还有,这里到底防守有没疏漏,只是防守这方面她需要走出这个房间才能清楚。

变-tai男人,那个变-tai男人是关键,是这里的主宰。

她,只能从那个变-tai男人身上寻找突破口。

那个变-tai男人,不好糊弄,他要的是自己告知她沈安宁的下落,只是……只是沈安宁到底身在何方呢?

连这变-tai男人都找不到沈安宁,宁可大费周章将自己掳来,自己就更加不可能获悉沈安宁的下落了,除非……除非沈安宁主动联系自己。

只是,沈安宁除了缺钱会找自己之外,其他情况,极少主动。

还有,她的手机,还有随身的那个背包,都不在身边了,想必落到那个变-tai男手中了。

沈安诺郁闷的是平日里没有过度关注沈安宁,否则肯定不会如此刻这般没有半丝头绪。

她缓缓闭上了眼,来日方长,眼下养精蓄锐最为重要。

*

靳韶琛神情阴鸷,目光凌厉地紧盯着液晶屏幕,这女人,居然就这样心安理得地睡着了。

这心得有多宽,在经历了被强后,她还能睡得着。

看来,自己对她的待遇还是太周到了点。

靳韶琛慢慢地身子往后仰了仰,却听到了陌生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的视线落到书桌一角一个浅碧色的背包上。

手机铃声是从那里面传来的。

他二话不说站了起来,背包里的东西有些多,靳韶琛在取手机的时候不小心带出了一片雪白的东西,飘到了地上。

他定睛看去,眼睛都瞪直了,居然是…….居然是一片卫生棉。

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饶是向来处变不惊的他,这会脸也黑了大半。

有极重洁癖的他,竭力克制住去洗手的冲动,查看起了沈安诺的手机。

屏幕上忽明忽暗地闪烁着一个有点熟悉的名字,蒋哲远。

不是沈安宁的电话,靳韶琛都没有接听的冲动。

当铃声重复了两遍依然没人接听后,对方总算死心了。

靳韶琛也想起来了蒋哲远是谁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蒋哲远是南城蒋家的三少。

阳城分为南城跟北城,南蒋北江,却没有人知道南北后面直接掌控的是却是帝都的靳家。

靳韶琛还没把手机扔回包里,又进来了一条新的消息,来自蒋哲远。

内容如下:安诺,到家了吗?

靳韶琛的视线再次落到了液晶显示屏上,修长的手指不情愿地跟着动了两下,睡了。”

沈安诺的失踪,他暂时还不想引起八方关注,越少人知道越好。

那晚安,好梦。”

然后手机总算安静了下来。

靳韶琛呵了一声,嫌弃地将手机扔了回去。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上一页                   下一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