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叔的微信言简意赅:“老爷夫人突然中止旅行,现已到家。”

按照国际惯例,江隽要和各个事业部的leader开会,听他们汇报自己部门这一个月来的业绩,以及下个月的工作安排。

作为□□尽人皆知的冷面boss, 江隽在会议上一如既往的不苟言笑。他目光所到之处, 都会让被重点关注的员工忍不住背后发凉。

到底是哪路神仙发来的信息啊?!

与会人员的八卦之魂都在熊熊燃烧!

这天是周一, 也是这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的第一天。

齐叔简单的一句话, 却把江隽给说紧张了。

“腾”地一下猛地坐直了身子,江隽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机, 然后拧起了眉头。

李义了然, 继续给江隽讲解自己做好的PPT。

在李义铿锵有力的汇报声中, 江隽拿起手机, 解锁了一看, 是齐叔给他发来了一条微信。

会议室里十分安静, 正好李义又在换页, 所以江隽这一举动立刻引来了大家的集体注目。

神经高度紧绷的李义被江隽吓了一大跳, 突然就忘词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江隽“唰”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沉着眉,宣布:“今天的会议就先到此为止。明天再继续。”

说完,江隽拿上自己的手机, 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第 17 章

大家很有默契地想起了昨天晚宴上的震动!

难不成……是江BOSS的那位神仙女伴发来的信息?!

噢~!

这恋爱的酸臭味~!

――――

此时,江家。

在江隽撞上了江隽的父母,文曦满脑子就一个念头――等江隽回来了!我要打死他!

说好的你爸妈要出去旅行大半年的呢?!怎么就回来了?!

看到文曦愣在门口,江妈妈回头瞪了说话的刘姨一眼:“刘姨,瞧你说的!把人家小陈都给吓到了!”

说着,江妈妈又看向文曦母子俩,冲他们招手:“孩子,别怕,过来让伯父伯母看看你。”

江妈妈这慈祥的表情和语气,让文曦一时间分不清楚她口中的“孩子”是指自己,还是豆豆。

不过,文曦还是顺从地牵着豆豆走过去了。

文曦一走到自己的跟前,江妈妈就牵住她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了。

江妈妈顺势还把豆豆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看看文曦,再看看豆豆,江妈妈转头和江爸爸笑着说到:“都说男孩子长得像妈妈,但是我们家豆豆却不一样,长得像爸爸!士棋,你看豆豆这模样,是不是和江隽小时候一模一样?!”

江爸爸眼中都是深情,温柔地凝视着妻子,回答:“是的。我进屋来一看到豆豆,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二十多年前,是江隽在家等我回来呢~”

“可不是!这大眼睛、这小鼻子……还有我们江家男孩儿特有的厚耳垂!乖乖!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我们江家的小孙子没跑了!”

――――

听到江爸爸和江妈妈你一言我一语地,直接把豆豆给认成了江隽的亲生儿子,文曦尴尬了。

思来想去,文曦还是觉得不应该让两位长辈对豆豆的身份抱有太多的期待,便弱弱地开口解释道:“伯父、伯母……我觉得你们应该是误会了……我和江董是今年才认识的,豆豆并不是……”

“豆豆并不是江隽的亲儿子”这句话文曦还没说出口,江妈妈就一副“你当我傻吗”的表情看过来,把文曦后面的半截话给噎回去了。

“刘姨,你去把我们家的相簿拿来。要江隽五岁之前的那些。”

江妈妈吩咐刘姨。

刘姨应了一声“是”,马上下去拿东西了。

江妈妈再一次看向文曦,笑得和蔼可亲:“小陈,不管你和江隽之间有什么矛盾或者误会,孩子都是无辜的。就算你最后没有选择江隽,你也不用担心我们和你抢豆豆。你可以继续抚养他,他依然跟你姓陈。我们只是想尽我们所能,让豆豆过得更开心快乐。而豆豆在这个世界上多几个疼爱他的亲人,不也是好事吗?!你不用刻意和我们隐瞒豆豆的身份的。”

江妈妈话里话外地,就是笃定了豆豆是江隽的儿子。文曦是因为担心江家和她抢孩子,所以才不承认这个事实。

江妈妈的逻辑链太过完美,简直令文曦无言以对。

这到底是什么惊天大误会啊?!

文曦有点儿想哭。

她也才认识江隽一个星期啊!

孩子怎么就变成他的了?!

――――

就在文曦寻思这要不要让江隽和豆豆去做个亲子鉴定,用科学手段向江妈妈证明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时候,刘姨把江家的相簿给拿来了。

相簿还有好几本,全都是厚厚的一本一本,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江妈妈挑了记录江隽三岁左右的那本相簿,翻开来给文曦看:“小陈你快来看看,现在的豆豆和小时候的江隽是不是长得就像复制粘贴一样?!”

听到江妈妈这兴趣勃勃的语气,文曦硬着头皮,凑过去看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看到老照片上那如豆豆长得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孩,文曦惊了!

这这这……这什么情况?!

为什么豆豆长得和江隽的小时候一个样?!

咋回事?!

――――

看到文曦目瞪口呆,江妈妈依然和蔼如故。

“是吧!我就说豆豆和江隽长得一样的吧?!所以呀,小陈你就不要骗我们啦~!伯父伯母不是那种迂腐的人,觉得女孩子必须要嫁人才能生孩子的。伯府伯母是心疼你一个人自己带孩子,想帮帮你,让你轻松一些的……另外,我们也想让孩子拥有完整的长辈的疼爱。”

江妈妈一番话说得温和又不冒犯,文曦再一次无言以对。

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从哪里下手解释了。

她甚至开始怀疑人生了。

没那么狗血吧?!豆豆还是江隽的儿子?!

这种桥段不是应该发生在女主角的身上吗?!

她文曦区区一介女配,何德何能,给豆豆白捡这么一个厉害却便宜的亲爹?!

不现实!

――――

就在文曦被事实冲击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院外响起了汽车急速驶入又急速刹车的声音。

两分钟后,一脸着急的江隽阔步流星地走进了家门。

“爸、妈!你们不是还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玩着吗?!怎么就回来了?!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我让人去接你们啊~!”

江隽话音方落,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江爸爸就冷哼了一声,呛他:“告诉你干什么?!给你足够的时间转移豆豆和小陈?!你小子藏得还挺深!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不肯告诉我和你妈!要不是王伯伯告诉我你在追小陈,我多了个心眼问了一下刘姨,我和你妈都不知道小陈他们母子俩的存在呢!”

江爸爸说完,江妈妈就瞪了丈夫一眼,然后说教江隽:“咋咋乎乎的,一点儿董事长的风度都没有!冷静一点!我们只是回家见一下豆豆和小陈,又不是要把他们母子俩给吃了,你急什么!坐下!”

被江妈妈这么一呵斥,江隽脚步一顿,然后老老实实地在文曦身边坐下来了。顺手地,江隽还抓住了文曦落在沙发上的手。

江隽的出现让文曦吃了一记定心丸。

在江隽牵住自己的时候,文曦反过来在他的指腹上捏了一下,示意他:“江隽,你快和伯父伯母解释一下,他们是真的误会了……豆豆真的不是你的……”

文曦话没说完,江妈妈就叹息一声打断了她:“小陈!你又来了!我的孙儿我还能看不出来吗?!不瞒你说,我在看到豆豆第一眼的时候,就断定了他一定是我们江家的孩子!我和豆豆有心电感应,这是我们之间的血缘上的羁绊!”

再一次被江妈妈噎住,文曦无奈,只能转头去求助江隽:“江隽,你看伯母这……你快给他们解释清楚!”

面对文曦期盼的目光,江隽轻叹一声,伸出自己另外一只手,将文曦的柔若无骨的右手包在自己双手的掌心之中。

“小念。”江隽目光灼灼地看着文曦,斟酌着,开口,“其实这件事我想等我们更熟一些了,再告诉你事实的真相的。但现在既然我爸我妈都发现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

文曦被江隽给说愣了:“你瞒我什么了?”

“其实,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出你来了,虽然你很显然地不记得我了。后来,你带我去接豆豆,我心中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是我怕吓到你,所以我没和你说。”

江隽将事实的真相娓娓道来。

“前两天,我取了豆豆落在我身上的头发,让小吴拿去和我头发一起做了个亲子鉴定。”

“刚刚我回来的路上,小吴把亲子鉴定的结果发给我了。”

“我猜的没错――豆豆的确是我的亲生儿子。”

“他是我和你共同的孩子。”

就在会议有条不紊地进行当中,江隽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屏幕亮了起来。

正在汇报工作的海外市场总监李义被江隽手机的动静打断了一下。

素来以工作严谨著称于S市商界的江BOSS居然开会开到一半被条信息给叫走了?!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偶像剧也不带这么演的~!

江隽对着李义比了个手势, 示意他继续。

不过,江大boss今天的心情好像还不错, 会议室里的压迫感没那么强。

大家都猜测是因为最近签的那两张国际大单。看到成绩做出来了, 江大BOSS整个人也因此而变得温柔了很多。

一整个会议室的人目送着江隽的身影消失在会议室大门后面后,哗然了!

真TMD见鬼了!

时.光’小"说.网y、ou‘x、s。o‘r’g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