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薛沁咬咬牙,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现在公司情况危急,她只能选择妥协,要是再不及时解决,那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分公司,就得彻底垮掉。

“走,备礼!跟我亲自去何家登门致歉!”宋老冷声道。

宋老给林羽打了个电话,得知他在包子铺,便立马带人赶了过去。

因为正值饭点,林羽此时正戴着卫生帽,围着围裙帮母亲卖包子。

众人看到他这副打扮,不由跳了跳眼皮,脸上略带尴尬,竟然从林羽身上嗅到了一股贤良淑德的气息。

“宋老,您来了,吃饭了吗,没吃来笼包子吧。”林羽笑着说道,接着递给宋老两笼包子。

因为薛沁公司的事,宋老一众人也没吃完饭,这会自然有些饿,便也没客气,直接接了过来,进屋找了个桌子坐下。

薛沁瞥了眼包子,动也没动,她长这么大,还从没在路边摊吃过饭呢。

“姐,吃啊,可好吃了!”宋征一边说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他还是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包子。

黄老和宋老俩人也是赞不绝口。

薛沁被众人的吃相弄得也有些饿了,咽了口口水,最后还是忍不住拿起来小口咬了下。

鲜香浓郁的味道立马爬满了味蕾,她不由一惊,这包子竟然比某些五星级酒店的小笼包味道还要好的多,当下再没犹豫,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等宋老他们吃完,林羽也忙活的差不多了,和母亲把摊子收掉,进了屋。

“您就是小何的干妈吧,常听他提起您,有这么个好儿子,您真是好福气啊。”宋老笑呵呵的对秦秀岚说道。

“宋老您好,我也常听我儿子提起您呢,我也觉得自己福气好,没了一个儿子,老天爷就又送了我一个。”秦秀岚笑着道,看了眼墙上林羽的照片,还是有些感伤。

“妈,您提这个干嘛。”林羽轻轻拍了拍母亲的手,问道:“宋老,您今天来这是?”

其实他看到薛沁的那刻,便知道了他们是为何而来,不过他故意装作不懂。

“奥,我是专程带着这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来给你赔罪的。”宋老笑呵呵的道,“我听说那天他们在公司冲撞了你,在家把他们好好的训斥了一顿。”

话音一落,宋老立马瞪了宋征和薛沁一眼,冷声道:“还不快给小何赔礼道歉!”

宋征有些不情愿的站了起来,说道:“何家荣,对不……”

“叫什么呢!”

他话未说完,宋老一脚就踢了上去,怒目而视,“态度诚恳点!”

宋征赶紧挠挠头,态度恭敬了几分,说道:“何大哥,那天实在对不起,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沁儿!”

宋老见薛沁坐着没动,沉声喊了她一声。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