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两人挽着手臂在永州晃悠,完美的一对璧人,羡慕的一帮人留口水。

最郁闷的是陈浩然,以前卓青然总是等他一到家,就把他缠着,现在有了姐夫。

好像地位有些下降。

尽管知道那混账肯定不会对小姨妹动心思,可是心里老不舒服了。

周小山一直在催促。

楚天舒他们回来的很快,带回了七千多匹马匹,三百十万的黄金大洋。

一边安排部队把马匹分散到了巴中,南江,金阳,永州七八个村镇,楚天舒带着抢劫马步芳的金银珠宝就火速回来了。

周小山要不是等他,怕是已经动身去重庆了。

冯天魁,郭勋祺,完成了物资转运,已经登船去重庆了,周小山看着日期,心急如焚,生怕贺国光先下手,先期出发的警卫团一个连有没跟封萍联系上,重庆行营把冯天魁杀了。

这次去重庆,不仅楚天舒会去,高凤翔,卓敏之夫妇,还有周小山的未婚妻也会去。

他要请示刘湘,看看自己什么时候办婚礼合适。

美人太馋人,欲火冲脑门,一天都不想等了。

周小山等楚天舒的不是人,是礼物。

刘湘为了给自己下聘礼,送了那么多好东西,大帅夫人庆祝大寿,这么难得的机会,卓敏之和张慧都不知道怎么回礼。

楚天舒却帮周小山想到了。

西北带回来很多和田玉石,还有些配饰。

大家身份不同,他们也不可能按照刘湘的礼物对等准备,有了手里的玉石。

自己岳父岳母两口子中算是安心下来了。

楚天舒也跟着周小山,尹昌衡一起去重庆,给刘湘夫人热闹热闹。

骑兵团瘦身了,分了两千多马匹,骑兵,到五个主力旅,组建骑兵营,可是直属六十六师的骑兵团还有一千多马匹,还能算一个骑兵加强团,比日军一个骑兵联队都庞大。

骑兵团连同两门意大利迫击炮,四挺M2一起。

这次也被周小山带上了。系统小说网 www.kuwx.net

虽然跟电视剧里很不一样,冯天魁跟郭勋祺一到重庆,就有很多川军将领一起喝酒,还见过了大帅,住进了周小山在重庆修建的别院。

周小山还是一点不敢掉以轻心,他都没想到西北剿总参谋处长,张学良的心腹徐方去了宜昌。

这部剧的历史的惯性太大。

重庆行营要想跟电视剧里西安事变时候,收拾冯天魁,这小子就准备把重庆行营端了。

罗家烈没说什么,尹昌衡有点看不懂了。

“臭小子,带一个骑兵团,还有警卫团一个营,你是去喝喜酒,还是吓唬你大帅夫人!”

“尹昌公,西北局剿匪势糜烂,蒋某人在威逼张学良,杨虎城,万一逼反了,在重庆寿酒的川军大小将领,弄不好被重庆行营一网打尽!”

尹昌衡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吓的罗家烈脸色都变了。

“不至于吧?”

“没什么不至于,老蒋攘外必先安内,让流浪在关内的东北军上下怨气很大,张学良也不甘心背负不抵抗将军的罪名,在洛阳跟蒋某人就大吵一架。”

“我的天,那边要是真打起来,日军挥军南下,国家就没法收场了!”

“没事,尹昌公,打不起来!”

“我看未必,就凭借你小子带这么多兵去重庆!”

:。:

“怎么放心,攘外必先安内是国策,刘湘这些个地方实力派权利没有收缴,军队没有大统,委座绝不会对日本人主动开战!”

贺国光听说他刺杀冯天魁跟李方,眉头都皱在一起了。

“我们根本不知道川军这次转运了多少物资,反正军需物资,数量非常恐怖。”

两广事变的完全解决,让南京有挺直了腰杆,要求再次召开川康整军会议,这节骨眼上既不敢动冯天魁,又动不了刘湘嫡系。

“我的天,永州密不透风,连山羊也被尹昌衡那个老狐狸拉扯着,每天马不停蹄的在各工地动员,为小火车年前通车,为抗战全面爆发的厂矿建设厂址。”

“刘湘告诉我的,他让我放心,说什么升级这些个装备,不是想打内战,是为了有朝一日,对抗日本人的!”

周小山日子过的却很惬意,每天四处巡视,不管是新兵招募,还是工地建设,都带着人督促,完了以后,还专门开车回司令部,把未婚妻接回滴翠峡不说,今天还特意让司令部伙夫,带着鲍鱼汁,高汤,去给未来的小姨子做菜。

卓敏之夫妇笑的都合不拢嘴。

“憋屈啊,国光,你说,我们进四川,做了那么多事情,虽然也有一些个成绩,可是刘湘这么一搞,四川小军阀都得设法扩充军备,频频找上门来诉苦,又是一团乱麻!”

不过这丫头死心眼,坚持挣扎着没有行周公之礼,不敢霸王硬上弓的小子有点小上火。

好在这小子会装,也心疼自己女人,卓清影倒是没有看出他那么猴急。

“可是人家日本人,未必给我们那么多时间啊,四川地处内陆,永州那么偏远,日本人都派出了间谍!”

康泽有些无语了,上次永州中了毒气弹,被南京上下笑话,虽说和六十六师脱不了干系,终究下手的是日本人。

国府要求拿邓锡候他们一些大小军阀开刀。

全盘否定刘湘的以往的整编方案。

两人在哪里焦头烂额。

贺国光忧心忡忡,张学良在洛阳被委座训斥,红军偷袭西宁得手,连马步芳都被抓捕了,青海上下也乱的一塌糊涂。

剿共战局糜烂,西安局势越发紧张。

学校的教授们都在调侃他,这个亲家找的很有眼光。

这哪里是嫁女儿,分明多了个上门的女婿。

很多四川的男人喜欢做菜,周小山并不排斥下厨,也很享受这样的日子,未婚妻一回到滴翠峡,寸步不离的把自己跟着,挽着胳膊,没事就靠着自己,身体能感受到彼此的温热,没人的时候,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

康泽表面归属行营,在国府的地位不在他之下,很多做法,他也只是无可奈何,想了半天,才回话。

“这个消息我知道了,还有更严重的,刘湘收容的欧洲的难民,全是犹太机械,电子,医学,炼钢方面的技师和专业人才,现在永州的械修所,已经可以自产G98德械步枪了。张继先那个炮艇跟他买的小汽轮,还拖拽了七八艘木驳船到了永州,里面全是枪管跟炮管!”

“国光,这个冯天魁不能留啊,说什么收容犹太人,三船的军火到重庆,现在潘文华,郭勋祺,两个师全部换装了德械G98步枪,近两百门意大利迫击炮,五十门德国迫击炮已经列装!”

一回到重庆行营,就跟贺国光通报宜昌刺杀失败的事情。

阅读我的师长冯天魁最新章节系,统.小!说_网 w w w点ku wx点n et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