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潘,是古代氐羌人的地方。西汉时期设置了护羌校尉。唐朝初年,此地设置松州都督,广德初年被吐蕃攻陷。宋朝时期,吐蕃将领潘罗支统领该地,名为潘州。元朝在此设置吐蕃宣慰司。

洪武十二年(1379),朝廷命令平羌将军御史大夫丁玉去平定该地区。皇帝对丁玉说:“松潘地方偏僻,处于万山之中,与西戎之地接壤。我并不是想穷兵远征,而是羌戎Www.slKj.ORg族人屡次侵犯我们的边关,每次征讨都没有收获,这次是不得已而为之。现今捷报传来,知道松州已被你们攻克,你们应慢慢地将军用物资和粮食储存在容州,去攻打潘州。如果将三个州全部占领,则对迭州不需要用兵,他们自己便会来投降的。你们应该挑选勇敢的士卒守卫纳都、迭溪两路,其驿道没有什么阻遏,则不必守卫。凡来投降的各位戎族酋长,一定要把他们送到京城来朝觐,我将亲自安抚他们。”于是便把潘州并入松州,设置松州卫指挥使司。丁玉派宁州卫指挥高显在该地筑起城墙。十三年,皇帝认为松州卫远在山谷之中,军队驻扎和耕种不方便,粮饷难以解决,便下命令将松州卫罢了。不久,指挥耿忠来管理经营该地方,向朝廷上奏说松州是四川番族人的要害之地,不能罢,已命令将松州卫建置恢复了。

十四年(1381),设置了松潘等地的安抚司,以龙州的知州薛文胜为安抚使,官秩为从五品。又设置十三族长官司,其长官的官秩为正七品。这十三族长官司分别称为:勒都、阿昔洞、北定、牟力结、虫各匝、祈命、山洞、麦匝、者多、占藏先结、包藏先结、班班、白马路。后来又隶属于松潘的长官司有四个:阿思、思囊儿、阿用、潘斡寨;安抚司也有四个:八朗、阿角寨、麻儿匝、芒儿者。后来又把思囊日安抚司附到松潘。各长官司每三年向朝廷进贡物一次,皇帝也按惯例给予赏赐。十五年,占藏先结等地的土著酋长来京城朝觐,献贡马一百零三匹,皇帝下诏按他们的等级分别赏赐绮衣和钱钞。十六年,耿忠向皇帝上奏说:“我所管辖的松潘等处安抚司所隶属的各长官司,应该按他们所拥有的户口数和百姓所能有的力量,每年让他们缴纳马匹设置驿站,征籍当地百姓为驿夫,提供徭役。”皇帝同意。不久,松潘的羌族百姓作乱,官兵讨伐平定了叛乱,在松州和迭溪城内以砖修井。

十七年(1384),松潘八积族老虎等村寨的蛮族人作乱,官军将乱军击破,缴获马匹一百二十匹,犏牛三百头,牦牛五百九十头。景川侯曹震请求朝廷允许他们挑选良马献到京城,其余的马分配给当地的官军,至于犏牛、牦牛不是中原所能养的,可以让当地蛮族人拿粮饷来换,以这粮饷犒赏军队。皇帝同意了。十八年,松州的羌族人造反,成都卫指挥成信等带兵攻破了羌族人的牟力等村寨。回军时,在路上与三千叛军遭遇,又打败他们,一直追击到乞剌河才回师。

二十年(1387),将松州卫改为松潘等处军民指挥使司,将松潘安抚司改为龙州。二十一年,朵贡地区没有汉化的番族人则路、南向等带领草地地区没有汉化的番族人一千多,抢劫了潘州的阿昔峒长官司,杀伤了不少人。指挥周助带领骑兵和步兵会同松潘卫的军队一起前去讨伐,抢劫了的番族人也率领众人前来迎战,千户刘德攻破了番族人的阵营,斩获首级三十四个,缴获马匹三十多匹。贼人溃散,渡过河逃了四十多里后,又收集起残兵在一起屯驻。指挥周能带兵追击,斩杀了他们一百三十多人,缴获马匹六十余匹,溺死的人马很多,番族人因此逃得远远的。二十六年,西番的思曩日等家族前来归附朝廷,向朝廷进献马三十匹,皇帝命令授给他们铜制的镀金信符,赏赐给他们有花纹的绮衣官服。

宣德二年(1427),麻儿匝长官司顺从朝廷逐渐汉化,喇嘛着八让卜也前来归附。朝廷就设置了麻儿匝安抚司,任命喇嘛着八让卜为安抚。麻儿匝在阿乐境内,离松潘有七百多里。当初,着八让卜时常侵犯边境,掠夺边境居民,并阻挡八郎安抚司前往朝廷献贡。松潘卫指挥吴玮派人前去招抚他,他就派他的侄子前来献贡物,并说他统治的地区地广人多,比八郎要大,请求设置宣抚司来管辖该地。皇帝命令设置安抚司,派人送诏书给他。

四川巡按等官员上奏皇帝,说松潘卫所管辖的阿用等村寨的蛮族人,拥有一万多人,经常伤害打败官军,请求朝廷派兵征讨他们。皇帝认为这种作乱一定是哪个边关将领激起来的。不久四川都司的奏章传到朝廷,说这并不是番族人入侵,而是千户钱宏征调松潘的官军前去征讨交,大家都不愿去,钱宏便诡称番人已来入侵,应当派人追捕,希望免除征调。接着他又带领军队突然进入麦匝各大姓家族地区,强行从他们那儿索取牛马,致使番族人忿怒怨恨。为此他又用大军将出来讨伐他们来威慑番族人,番族百姓惊慌而逃,便约黑水地区没有汉化的番族人前来作乱。皇帝了解情况后,命令逮捕钱宏等人,责备各司怠慢边关事务,玩忽职守,让他们急速捕获那些打伤官军的人。接着朝廷派都指挥佥事蒋贵前往该地区,同松潘卫指挥吴玮一起去招抚入侵的番族人,又命令附近各卫所调拨二万军队跟随他们行动。此时,作乱的贼人已包围了松潘、迭溪、茂州,切断绳索桥,官军与他们接战都失败了。他们出来到绵竹各县抢劫,官署和民居都被烧毁,镇抚侯琏也以身殉职。蜀王派遣护卫官校七千人前来支援,命令都督陈怀与指挥蒋贵等将军队集中一起去征讨,将钱宏在松潘斩首示众,将各位将领中的贪淫者和玩忽职守者放逐。三年(1428),陈怀等人率领各军在圪答坝、叶棠关等地屡次打败贼人,夺取了永镇等桥梁,收复迭溪,安抚平定了祁命等十大家族,又招降了渴卓等二十多个村寨,松潘的叛乱才平定下来。

八年(1433),八部安抚司和思囊儿等十四大姓家族的朝贡使者向皇帝告辞,皇帝让他们带敕书回去告诉他们的土官,要他们约束他们辖区内的蛮族百姓,安分守己遵循法理,不要去犯过错以免获罪。九年皇帝命令指挥佥事方政、蒋贵等去招抚和进剿松潘。方政等人到达后,张榜告诉百姓什么是祸,什么是福。威远、茂州等卫所都听从号令,惟有松潘、迭溪所辖的任昌、巴猪、黑虎等村寨顽固不化。方政命令指挥赵得、宫聚等按次序进兵,平定了龙溪等三十七个村寨,凯旋回师。朝廷命令蒋贵佩戴平蛮将军的印,镇守松潘。十年,蒋贵上奏章,说近来因为番族人作乱,松潘、迭溪各地仓库里的粮食已支销一空,没有储存积蓄了。皇帝命令户部从四川每年运送的粮食中,抽出二分来支援蒋贵。

正统三年(1438),岩州长官司的让达作乱,侵犯杂道等边关。杂道的长官安白向朝廷控诉此事。皇帝命四川的三个司前去劝谕他们,他们都归顺服从朝廷。四年,松潘的指挥赵得上奏说:“祁命族的番人商巴作乱,官军已将其擒获。商巴的弟弟小商巴又在浦江、新塘等关聚众,据险抢劫,请求派大军前来剿灭清除。”皇帝任命李安为总兵官,王翱为参赞军务,征调成都左卫的官军及松潘的士兵,合起来为二万人前去征讨。之后,王翱了解到商巴是被都指挥赵谅所陷害才作乱的,于是王翱便杀了赵谅,释放了商巴等人,叛乱才平息。

正统九年(1444),松潘指挥佥事王杲上奏说:“近来,黑虎等村寨的番族人攻打椒园、松溪等地的关隘和城堡,打死打伤不少官民。我们想去进剿捉拿他们,又怕各村寨引起惊疑猜忌,希望朝廷谕告他们谁能擒拿叛贼就重赏谁。”朝廷认为此建议可行。十年,黑虎寨的叛贼首领多儿太伏法被杀。原先,多儿太抢劫茂州境内时被官军抓获,官军将其训诫一番后就释放了。不久,他又纠集各寨的番族人进来抢劫。皇帝命令序班祁全前往该地谕告各寨,把多儿太擒拿到京城,斩首示众。十一年任命寇深为佥都御史,负责松潘的军事守备。此时松潘都已向化朝廷,只有歪地骨鹿族的二十个村寨不服,朝廷便命令高广、王杲等人前去进剿。之后,设置思曩日安抚司,任命阿思观为安抚使,隶属于松潘卫。此前,阿思观的父亲端葛,在洪武中年归顺朝廷,朝廷授予他金牌,让其招抚番族人。至阿思观时又有能力招抚其众,所以朝廷便任命他为安抚使。

景泰三年(1452),镇守松潘的刑部左侍郎罗绮等人上奏说“:雪儿卜寨的贼人首领卓时芳,烟崇寨贼人首领阿儿结等人,连年纠集人在安化关抢劫。我们会合军队抵达他们的巢穴,斩杀敌人不计其数,活捉了卓时芳、阿儿结等人,将其斩首于闹市之中示众。”七年,松潘的提督罗绮又上奏说“:松潘当地的番族人王永,习性凶残粗犷,曾杀死土官高茂林家的男女五百多口人,杀死已经亡故的土官董敏的儿子伯诰等二十多人。现今他又纠集番族中的蛮人,攻打、抢劫地方。我与指挥周贵等统领官军,直接抵达桑坪,已将王永等人诛杀消灭了,这样边境地区已经肃清。”皇帝降旨褒奖他们。天顺五年(1461),番族人进入龙安、石泉等地,骚扰运粮通道。六年,皇帝给松潘总兵许贵下令说“:叙州的蛮族贼人出没为患,造成的祸害比松潘更厉害,你赶快带兵前去会剿。”许贵听到命令后,带兵到叙州会合,追击讨伐昔乖件、莫洞、都夜三个寨子,把军队分成两哨,攻克了四十多个防守坚固的寨子,斩杀敌人一千一百多人。

成化二年(1466),镇守大监阎礼上奏说“:松潘、茂州、迭溪所管辖的白草坝等寨子,番族羌人聚集了五百人,越过龙州境出来剽劫。白草的番人,是唐朝吐蕃赞普的后裔,上下共有十八个寨子。他们的私兵素来强壮,倚仗他们的地势险阻,往往劫夺百姓成为祸患。”四年,阎礼又上奏说“:白草等番族人纠集众人进犯安县、石泉等地,因为各军都被征调去讨伐山都掌的蛮族人,致使指挥王瞡守备防卫无法严密。”朝廷便命令副总兵卢能前去进剿。卢能派指挥阎斌去巡逻边境,到庙子沟时,番族贼人三百突然出现,双方接战后死伤相当。阎斌以失机罪被逮捕。九年,巡抚夏埙上奏说:“黑虎寨贼人首领夜合等抢劫和攻打关隘城堡,左参将宰用、兵备副使沈琮督促军队赶往松溪堡将贼人打败,斩获夜合等三十六人的首级。”松潘指挥佥事尧也上奏朝廷“:我与兵备沈琮分别围剿白马路水土、茹儿等番族人的寨子,都将它们攻克了。”

弘治二年(1489),松潘的番族人杀伤了平夷堡的官军,朝廷命令将指挥以下的各级官员都逮捕起来治罪。三年免除思曩日安抚等十六族第二年进京朝觐皇帝的任务,原因是当地的守卫大臣说当地遭受了灾害损伤。七年,松潘空心寨的番族贼人侵犯边境地区,都指挥佥事李镐将他们击败。十三年,番族贼人侵犯松潘坝州的坡抵关,势力猖獗。朝廷命令将指挥汤纲等人逮捕问罪,让巡抚张瓒调集汉族和当地的官兵五万人,从东南二路分别进剿,攻破了白羊岭、鹅饮溪等三十一个寨子,斩杀敌人四百多名。商巴等二十六大姓家族全部投诚。十四年张瓒又向黄头、青水等寨子发动攻击,前后共杀死和俘虏男女七百多人,烧毁他们的碉堡房屋九百间,番族人中坠崖而死者无法统计。这样,各地番族人才稍为安静一些。

正德元年(1506),巡抚刘洪上奏说:“祈命族的八个长官司所统摄的番族人多达三十个寨子,最少也有二十多寨,成环形分布在松潘两条河上。那里的土官已经亡故,其子孙自然应该继承官职。现今应该去察看审核,有原来投降时所授印信者,方可继承官位。”朝廷认为可行。十六年,松潘卫已汉化的番族人八大禳等人作乱,同知杜钦将他们平定。

嘉靖五年(1526)朝廷命令都督佥事何卿去镇守松潘。此时,黑虎五个寨子及乌都、鹁鸽等地各番族人叛乱,何卿率兵相继平定,每天都有来降的人。何卿有威望,镇守松潘十七年,该地一直很安宁。二十三年朝廷因北方边疆吃紧,召走了何卿,继任的是李爵、高冈凤,不久他们都被巡抚弹劾罢免了。二十六年朝廷便又任命何卿去镇守松潘。此时,白草的番族人作乱,何卿会同巡抚张时彻前去讨伐,擒拿了首恶分子数人,俘虏和斩杀了九百七十多人,攻克营寨四十七个,捣毁碉堡四千八百个,缴获马、牛、器械和储积物资无法计算。终嘉靖皇帝一世,松潘地区的镇守官号令深得人心,边境安宁如堵。

最初,龙州的薛文胜在洪武六年(1373)来投降时,朝廷仍然任命他做龙州知州。后来设置松潘安抚司,就任命薛文胜为安抚使。后又设置松州卫,松潘仍称为龙州。宣德七年(1432)龙州升为宣抚司,任命土知州薛忠义为宣抚使。龙州,是汉朝时期的阴平道。宋朝景定年间,临邛进士薛严来镇守该州,在捍卫外敌时有功,便得以世袭官职。自从薛文胜归附朝廷,他手下的部落酋长李仁广、王祥等都因运输粮饷有功,也得以世袭官职。等到宣德中年,他们又因征讨松潘有功,龙州升为宣抚司时,薛忠义升任宣抚使,李仁广升为副宣抚使,王祥升为佥事,并让李仁广和王祥二人各统领五百人马世代镇守白马、白草、木瓜等番族人地区。

到嘉靖四十四年(1565),宣抚使薛兆干与副宣抚使李蕃有仇互相攻讦,薛兆干便领手下人包围了李蕃的家,将李蕃父子捆起来殴打致死。抚按传书给兵备佥事赵教,要他审查这件事。薛兆干感到害怕,便与其母亲陈氏和手下的骨干纠集白草的番族人数千,分别占据各关隘,拒绝听从朝廷的命令,并切断松潘的输饷粮道。他们又去胁迫佥事王华跟随他们造反,没有成功,便杀死王华全家人。该地居民被烧被劫者无以计数。该年春天,他们与官军接战,形势不利,便转向上下十八族的番族蛮人求救,没人响应他们。薛兆干便率其家人逃奔到石坝,官军追赶上他们,将其活捉。四十五年,薛兆干伏法被诛杀,其家产被朝廷籍没,他的母亲和同党二十二人都以同谋罪被斩首,其余党徒全被平定。于是朝廷便将龙州宣抚司改为龙安府,像马湖一样,设立流官来管理该地,并将保宁的江油县和成都的石泉县分割出来隶属于龙安府。

万历八年(1580),雪山的国师喇嘛率四十八个寨子的人马,勾结北部边疆的部落共同入侵。他们包围了漳腊,守备张良贤将其击败。他仍又侵犯镇虏,百户杜世仁奋力迎战,镇虏城倒是得以保全,杜世仁却战死了。他们又侵犯制台,张良贤将其击败,并追到思答弄,连续几战都将其打败。敌人火落赤的侄子小王子也被打死。十九年,巡按李化龙说“:松潘是四川的屏障,迭溪、茂州是松潘的咽喉之地。番族人戎族人在此作乱,光靠松潘自身的防卫力量无法支撑,应将四川总兵移到松潘,以加强防御。”此时迭溪、茂州各番族相互纠集起来作乱,镇巡官带兵前去进剿,俘获敌人八百多人。番族人也将其部落酋长黑卜、白什等人斩首,以向官军献功赎罪。而松坪地区作乱的番族人,在大雪山的山顶上屯居,各位将士前去搜寻讨伐,也有敌人被杀或被俘。该捷报传到朝廷后,朝廷便在龙安府设置了一个平武县。

松潘在边疆地区是一座孤城,仅靠龙州的一条运粮道路与其相通,防卫很困难。洪武年间几次都想放弃,只是因为其地势险要,不能弃置,便在城内屯驻军队,在城外与羌族人、戎族人通和,因循当地人的习俗,挑选精明强干的人前来治理,这样番族百姓安宁了将近四十多年。等到宣德初年,官军调兵挑起事端,以致大动干戈,驻扎重兵以弹压当地蛮族,当地蛮族人也是时而顺服时而叛乱。自漳腊以北的地方即是荒漠之地,这是筹划边疆治理者应急待考虑的事啊!

上一页123下一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