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场到来的哨声吹响时,看看4-0的比分,高顺耀走到场边坐下后,擦了一把汗,然后就坐在凳子上什么都不说了。

耳边不断传来了声音,队友们都陆续回来了。就在球场边他们聊成了一片,各种议论声都从耳边传来。

“这球踢得没救了,对方强太多了。”

“咱一开场就被人打懵圈了,你们站位都不对。”

“棒子身体太强,能跑能跳的,简直一帮牲口。”

“咱能捞回来一个不?别让人给剃光头了啊!”

队友们还在吵着刚才场上的比赛,有人在感叹,有人在抱怨,而作为队长的刘颂则在鼓舞士气。球员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话,谁也不能说服谁。这群在日留学生们来自全国哪里的都有,一时之间也是南腔北调,漫天起飞。刚才在球场上面,他们比赛的时候踢不出来什么像样的球,可是回到了场下,仿佛他们一个个全都看出来了对手的虚实深浅,都能够指点江山了。

高顺耀自己坐在角落里面,一句话都不说。他看得出来他们为什么这么欢实:球场的旁边,坐着来看球的留学生们,这里面有很大一批都是女孩子。

理论上说她们都是球队的啦啦队。只是既然是业余球队,自然啦啦队也是业余的,短裙舞什么的是肯定没有的了,她们也就是在场边送送水,喊两嗓子加油。

不过就算这样,也足以让男孩子们激动万分了。有女人在场的时候,哪个男孩都是想着表现一下自己的。在球场上他们半场输了四个,一点面子没有,那么回到了场边,怎么也得显示一下嘴皮子,显得自己与众不同一些,才好让女孩子看重。

现在他们身边就围着这些唧唧喳喳的女孩们,他们也是为了这些女孩们,各尽其能的在展现着自己的智慧。

只是这种事,高顺耀却懒得做。刚才在场上,他跑的最勤快,可是在说起来这些时里他却不想开口。他不喜欢在别人面前争功显能,更不喜欢在别人摆聪明。踢球的时候该跑的他不偷懒,看得懂的自然知道他的水平,至于看不懂他的作用的,他也懒得去讨好。

对于这帮队友,他只有冷笑的份:有这个力气球场上怎么不用?这一场比赛已经输了,说再多的话也是白费。

高顺耀认为自己对于足球只能算是一知半解——上小学的时候他踢过一段球,等到了初中升高中时为了给他报个体育生以便上重点高中,他学过那么几个月的足球。可就算是他对足球了解的这么少,他也知道足球运动最重要的第一个要素就得是团结,而不能是这么没完没了,为了讨好女人就吵架。

这样吵下去,能够有个好才怪。

高顺耀发现,自己又有点犯了老毛病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办什么事情都只是新奇一阵子,新鲜劲一过去就觉得特别没意思。现在,似乎他又觉得足球没意思了。

不过这也难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事有意思。

按理说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年轻人就有么消极样的想法着实有些不应该,可是高顺耀却不认为这有什么奇怪的。他的生活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18岁是朝气蓬勃,可是高顺耀却不是。

高顺耀来日本留学是因为学习不好,他高中成绩烂的一塌糊涂,父母眼看他考不上大学,送他到日本留学镀金,准备让他镀金后给他安排点事情做。他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生活是充满了未来的,他却总觉得自己的一辈子完全都被父母安排好了,一点意外的惊喜都没有。

到了日本之后,学语言也好,打工也好,旅游也好,他全都是有几天兴奋劲,可是兴奋劲过去,就又都觉得没意思了。这一次自己心血来潮玩足球,看样子也是一样的了。本来以为一起踢球总能够找到几个不错的朋友,可现在看这也都是些没劲的家伙。

他也知道这不应该,可是又真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

坐在场边,周围的女孩们还在不断的一惊一乍的说着话,高顺耀干脆闭着眼理都不理身边的人了,一直到身边有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他才睁开眼,扭过了头。

在他的身边,李泽正投来询问的关切目光。

“老高,你没事吧?”

李泽是高顺耀在语言学校认识的朋友,也是他的室友,和他一起住着学校提供的两人间的宿舍。高顺耀脾气不算好,在日本也没有太多的朋友,不过李泽绝对是个聊得来的好朋友。

他也是被刘颂拉来的人手之一,只是他是替补,上半场没有上场。

“我没事,颖子呢,她怎么没跟你在一起?”高顺耀不愿意和朋友提起心事,看到李泽也就扯开了话题。

“她不是打工呢么?说是过来,应该快到了吧。”李泽回答了一句,“怎么了,输球了心里不痛快?”

高顺耀没有开口,算是默认了李泽的想法。

“伙计,踢得真不错了。刚成立的球队能踢成这样就算可以了。就刘颂一直说的那个CCJ吧,FFL的球队,有过退役的职业球员,在FFL里面成绩不俗,就是这个球队当年刚成立也是一样输球不断,四场比赛他们才进一个,丢了三十个,你们这半场才丢了四个,很不错了。”

李泽开口安慰着他,高顺耀摇摇头,不让他再说下去了。他知道,李泽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懂得很多,不管什么事情他都能够找到开脱的理由,可是现在高顺耀最不想听的就是各种借口。

“其实输球没什么,输赢我也不是特别在乎。就是感觉……踢着踢着感觉就特别没有意思。”

高顺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心情:自己的队友们都是一群猪,他们根本不懂得如何好好踢球。和他们一起踢,自己的什么想法都是白费的,别人压根不理解他,让他着实心烦。

只是这话毕竟不好开口,都是自己的队友,都是不拿报酬来踢着玩的业余球员,谁都是图个乐子,高顺耀也不愿意开口指责别人。

他是个性子沉闷的人,不喜欢当面给人难堪。

李泽知道他的性子,也不好多说什么,他手指漫不经心的在腿上打着拍子,坐在高顺耀身边不再开口了。

“你要是连输赢都不在乎了,那踢得当然就没有意思了?你有没有点追求?你没有追求还能有什么意思?”

突然间,高顺耀和李泽的身后,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高顺耀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是身后的啦啦队员在开口,只是他和李泽闲聊两句,却想不到都有人在这里开口打扰,这帮女人实在惹人讨厌。

他回过头想要骂上一句,可是回过头的瞬间他就愣住了。

面前的女孩颇为漂亮,她有着一张极为精致的面容,即使在日本见多了各种化妆出来的美女,这个女孩的美丽也让人看到之后颇为觉得有些惊艳。她的身上穿着一身蓝色的运动衣外套,头上还带着一顶棒球帽更是衬得她的身材匀称。在场的女孩有十几个之多,可是在这个女孩站起来之后,高顺耀立即觉得在这群人里面女孩的风度仪表完全是鹤立鸡群的。

她站在高顺耀的身后,微微嘟着嘴,带着一脸的不满神色看着高顺耀。她的一双眼睛里面全都是温和的责备之色,可是在高顺耀看来,却不知为何只让人觉得真诚,而没有一点鄙夷。高顺耀原本的一肚子不满,在回头看到了女孩的一双眼睛之后,却似乎完全消失了。

这个女孩让他失神了,女孩的眼神仿佛清泉一样,浇灭了他心里憋着的恼火。

“球队输了球,你是踢球的,不想着怎么扳回来局势,还在这里大言不惭说什么球队输赢无所谓,就是没意思。我看最没意思的就是你。你能不能有点追求,好好地进一个?”

女孩继续斥责着高顺耀,也让高顺耀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场边遇到这么一个敢于大胆开口斥责他的人。

按理说,这是业余比赛,就算是赢了也没有奖励,根本不必在意那么多。如果是别人,高顺耀多半也就是直接回上一句你懂个屁就打发回去了。可是面前的女孩却让高顺耀没有了话语。

这个女孩很漂亮,可打动了高顺耀的却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的眼神。她的眼睛中有一种特别的认真和真诚,也让高顺耀觉得这双眼睛极为有魅力。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可他知道面对这样的眼睛,他说不出来混账话。这是一个很认真的女孩,高顺耀自己活得稀里糊涂,对认真的人总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他突然觉得,如果是这个女孩的话,她指责什么都是对的。

他的沉默,使得女孩继续说了下去。

“你上半场踢得还是挺好的,看得出来你确实会踢球。你比这里别的球员都强,那你就应该更加努力的带着他们踢好了比赛才对。你是这个球队的一员啊,你不能老是抱怨,你得好好踢球才行。”

这一次,她的话让高顺耀有些意外,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倒是看得出来他比别人技术好。想不到球场上那帮人全都不怎么样,倒是这个女孩有眼力。

仿佛突然之间,他发现这个女孩相当与众不同。

“加油!”

看到他抬头,女孩在冲着他用力的扬扬拳头鼓励着他。对于刚才的训斥,女孩似乎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虽然刚刚责骂完了高顺耀,可她马上就又为他鼓劲了。

有趣的女孩……高顺耀本来以为,球踢成这样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引起自己注意的事情了,可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一个女孩。

似乎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了。足球比赛,似乎确实是更有意思一些的。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