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套房中。

    砰~

    林若箬狠狠的把一瓶水砸到了墙上又反弹落到了地上。

    她双眼赤红的瞪着禹千言:“禹千言,是不是你让陈心雅去撞千彧哥哥的?”

    禹千言漫不经心走到林若箬面前,抬手拍了拍林若箬的脸颊:“千彧哥哥?林若箬,你贱不贱啊,禹千彧早就不要你了。”

    林若箬抿了抿唇,难堪的偏过了头没有说话。

    禹千言捏着林若箬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面对着自己,面无表情的说:“你要认清你的身份,你是我的人,你最好把禹千彧彻底从脑子里挖掉。”

    林若箬吃痛倒抽了一口凉气,忍不住拍掉了禹千言的手,带着怒气说:“我是未来的迟太太,咱们只是各取所需,你最好不要再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我用新婚忘记你无弹窗

    禹千言勾唇冷笑,拉住林若箬的胳膊,把她甩到了ki

    gsize的大床上,倾身压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林若箬,声音中不带一丝温度的说:“迟太太?我倒还真的挺好奇的,迟珉然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经从头绿到脚了?”

    “迟珉然到底知不知道你这几天都是怎么被我......”

    眼看禹千言的话愈发的不堪入耳,林若箬终于忍不住打断他:“够了。”

    禹千言勾着唇角慢慢低下头,声音喑哑的说到:“乖,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迟珉然什么都不会知道,你还是能坐稳你迟太太的位置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此时此刻,那唯一和禹千彧相似的三分也因为对方狰狞的表情而彻底消失无踪了。都市之至尊高手作品目录

    恍惚之间,林若箬有了一种被毒蛇缠上的感觉,她不知道禹千言到底想对自己做什么,也不知道禹千言到底想要自己做什么,可是她却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

    钟语珂和禹千彧在医院住了三天便出院了。

    回到半岛湾,刚一开门便看到了在门边站成一排的三个孩子。

    多日不见,他们都黑了许多,但是看起来都长高了不少,也精神了许多。

    反而是他们两个,伤的伤病的病,整个人看上去苍白又瘦弱。

    一看到自家父母狼狈的样子,淼淼的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爹地,妈咪,你们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

    钟语珂心头一软迅速蹲下身抱住淼淼,小声哄着:“没事了没事了。”山海十二分局

    这一抱淼淼感觉到了钟语珂身上凸出的骨头,哭的更凶了:“妈咪,你都快瘦成骷髅了。”

    钟语珂一阵头疼,耐心的小声哄着淼淼。

    焱焱嫌弃的看了一眼哭的眼泪鼻涕流满脸的妹妹,转头看向禹千彧,没什么好气的说:“啧,老头子果然手脚不利落了。”

    禹千彧敲了敲禹抒焱的脑门,哭笑不得的说:“臭小子,说谁老呢?”

    焱焱翻了个白眼:“谁摔断了胳膊就说谁老。”

    禹千彧用完好的那只手拧住了焱焱的耳朵:“我这是被车撞了好吗?”

    焱焱撇了撇唇:“一个车你都躲不开,还说不是手脚不利落了。”

    禹千彧好笑的看着焱焱,这孩子明明担心的要死,却还是非要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来。无双庶子

    不过相比于以前这个孩子过于少年老成的样子,现在这样也算是有了几分小孩子的可爱来了。

    思及此,他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到了钟语珂的身上。

    是因为妈咪回来,焱焱才会慢慢慢慢的变回小孩子样子吧。

    禹沐欣站在旁边,看着说说笑笑的四个人,有些尴尬的抠了抠裤缝。

    先前在岛上只有他们三个人的时候还不觉得,如今回到锦城的家里,那种格格不入的外人感觉又重新找了回来。

    禹沐欣低着头抿紧双唇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一只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发顶,她抬起头正好对上了钟语珂关心的目光。

    钟语珂问到:“沐沐,怎么了?”第一赘婿

    禹沐欣摇了摇头:“没事。”

    因为禹千彧的胳膊还不太方便,三个孩子也没有在半岛湾停留太久便和洁姨一块返回了环星大厦。

    孩子们走后,钟语珂才觉出了些许尴尬。

    她清了清嗓子,问到:“你饿不饿?洁姨刚才已经做好饭了,你要是饿了我就去盛出来。”

    看出钟语珂的尴尬无措,禹千彧打了个哈欠:“饿到是不饿,不过我有点困了,想睡一会。”

    钟语珂松了口气:“那你先去休息,一会睡醒饿了叫我。”

    禹千彧嘴角挂着痞笑看着钟语珂没有说话。

    钟语珂愣了一下,讷讷的问:“怎么了?”

    收起爪子的小野猫可爱的让人心软。甜心女王很凶萌

    禹千彧凑近钟语珂,用完好的那一只手拉住钟语珂的手,十指紧扣,一边将人往卧室拉去一边说:“我的手不方便,需要你帮我换睡衣。”

    钟语珂垂眸看了看两人牵着的手,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仇不得不报,可是现在她又欠了禹千彧这么大的人情。

    钟语珂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就当现在是提前还债吧。

    禹千彧用眼角余光看着钟语珂垂眸沉思的样子,他并不傻,他并不是看不出来钟语珂现在的煎熬为难。

    他也不是看不出来钟语珂在听到陈心雅说的关于那个孩子的事情之后并不能放下心结。

    她没有和高予晟走,到底是因为不得不妥协,还是因为根本无法放下?

    禹千彧收回视线,走进卧室。

    一进卧室,他便扯起衣领低头闻了闻,转过头对钟语珂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说:“味道太难闻了,我得洗个澡。”

    钟语珂立刻接话:“那我叫骆远来。”

    禹千彧无奈的看着钟语珂问:“现在这个时间骆远正忙着呢,大老远把他叫过来就为了帮我脱个衣服是不是太离谱了?再说,这个时间交通拥堵,等他过来起码也半个小时以后了,语珂,我真的很累,想赶快洗完睡觉了。”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中甚至带上了几分示弱。

    禹千彧脸上的疲惫不是假的。

    钟语珂咬着下嘴唇,算了,又不是没看过,怕什么。

    思及此,她仰头神色镇定的看着禹千彧,把心一横说到:“好吧,我帮你。”

    说不上不乐意,可就是让人有一种她在慷慨就义的感觉。

    禹千彧无奈的笑笑,她现在对自己还真的是避如蛇蝎,如果不是自己恰好拼命救了她,只怕她现在连正眼都不会看自己一眼吧。

    苦笑一闪而过,他脸上继续挂着慵懒的浅笑,将包的严严实实的右手伸到钟语珂面前:“喏,帮我把上衣脱了就行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