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先生您好,我叫宋俊。”乐队的主唱主动和林羽握手。

“你好,宋俊。”林羽说。

“林先生,能否冒昧请教一下您的全名?”宋俊问。

林羽疑惑的看着宋俊,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哦,林先生您别误会,是这样的,我刚刚把您的原创歌曲录了下来,准备给我在电台工作的朋友。我想这么好听的歌,应该让更多人听到。所以我才冒昧的问您全名,以后我朋友问起来,我也能回答上。”宋俊一脸真诚。

“原来如此,我叫林羽,双木林,羽毛的羽。”林羽释然。

“多谢林羽先生,祝您的这首歌大火。”宋俊赞扬道。

“没错啊,这首歌具有沪市的风情特色,肯定能火,以后说不定就是沪市的名片。”吉他手阿驹发自内心的说。

“我只是随意的一个作品,不值得那么推崇的。”林羽很不好意思,这首歌并不属于他的原创,自己只是一个搬运工。

宋俊又问道:“如果我的电台朋友喜欢您的歌,必然会给我打电话,林羽先生能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吗?”

林羽想了想,说道:“我目前暂住在朋友家,没有电话。雯艳,可以把你的电话地址给宋俊先生吗,代我接收消息。”

胡雯艳笑着道:“当然没问题。”

说完,拿过一支笔,把自己的单位电话号码留下,并写上自己姓名。

...

三人离开爱琴海歌舞厅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走在回家的路上,胡文轩仍是一脸崇拜的表情,“羽哥,你的这首《魔都》真的是太有感觉了。”

林羽摇了摇头,“我没想到这首歌反响能这么激烈,当初只是抱着尝试一番的心态。”

“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阿羽,以后我们去玩都能免单。”胡雯艳挽住林羽的胳膊。

林羽说道:“虽然黄老板给我们免单了,但以后去尽量坐边上人少的座位。每次都坐靠前的贵宾座,他们都卖不出去了,人家虽然不会说什么,但影响别人做生意终究不太好。”

“嗯,听你的。”胡雯艳点点头。

三人回到家,林羽朝着二楼走去,“你们都早点休息,明天我带轩轩再出去考察一下。”

“我就不信了,在沪市找不到一个赚钱的机会。”

胡雯艳被林羽的话逗笑,“我相信你阿羽,可惜我要上班,不能陪你们一起。”

“没事,姐。有我带着羽哥,不会出问题的。”胡文轩拍了拍胸脯。

又是一番闲聊,洗漱完毕之后,三人各自睡去。

...

第二天林羽早早起床,走出社区溜达了一圈,买回豆浆油条给姐弟俩当早餐。

今天是星期四,距离认购证发售的截止时间又少了一天,一股淡淡的紧迫感萦绕在林羽心头。

虽说已经有五百一十张认购证保底,肯定能赚上不少,但林羽并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想赚更多。

回到家,胡雯艳已经在卫生间里洗漱,见到林羽从外面回来,一脸惊讶。

“阿羽,你怎么每天都起这么早呀。”

林羽笑了笑,提起手里的豆浆油条,“去给你们姐弟俩买早餐了,不然你们吃什么,你还要赶着去上班。”

胡雯艳心头一暖,自从父母去国外工作,很久都没有人照顾他们姐弟俩。

林羽的到来,让胡雯艳再次感受到了家的感觉。

“阿羽,谢谢你。”

说完,胡雯艳走回卫生间,留下一脸迷惑的林羽待在原地。

吃完早饭,林羽目送穿着工作制服的胡雯艳出门上班,独自坐在沙发上思考今天的计划。

至于胡文轩,林羽决定让他多睡一会儿,年轻人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况且是在假期,没有必要起那么早。

把剩下的早饭放在餐桌上,林羽就出门了。

沪市不仅是华夏的经济发展要冲,文化和教育方面也走在前沿,不少知名的大学就坐落在沪市。

林羽这次的考察目标就是沪市的各所大学,大学生不同于其他阶段的学生,已经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和购买能力,而且市场前景巨大。

胡家坐落在LC区的东侧,经过昨天的询问,林羽决定先去距离这边最近的沪市师范大学看看。

师范大学女生占比很高,那么来学校找女生的男人也不会少,人流量这个条件就已经具备。

林羽来到校门口,发现这里的商铺非常繁华,虽然是上午,地摊却也摆了不少。

大致看去,无非是日用品、书籍、小吃饮料、磁带、水果等比较常见的商品。

和城隍庙那一块的地摊比起来,学校旁的地摊要正常不少。毕竟大学生不会去买古董,也不会去练气功,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开不过来。

确定了考察范围,林羽立马进入状态,认真仔细的观察每一个商铺和地摊的经营模式以及产品,有时还会询问价格。

逛了一圈下来,林羽心里大概有了个概念。

摆地摊也不容易啊!

就像路口处比较红火的小吃摊,一辆手推车上绑着一个煤气炉,上面搭了一个简易的炒锅和油炸炉。

看上去操作并不复杂,但里面却有许多门道,光是那一手炸小吃的手艺就不是几小时几天能学会的,而且食品安全问题很难保证,林羽想了想就放弃了。

卖水果也行不通,水果保鲜和供货是个难题。

至于其他摊位,成本低的盈利也低,指望不上能赚几个钱。

林羽有些失望的走在小路上,一辆停在角落的三轮车引起了他的注意。

几名学生正围在三轮车旁,低着头,时不时互相交谈几句,而一名中年男子则警惕的四处张望。

走到三轮车旁,林羽总算是看明白了。

几百本书整齐的摆放在三轮车的后座上,林羽从里面抽出一本,粗糙的封面上赫然印着《射雕英雄传》。

接着翻开第二页,模糊的油墨印刷让林羽不得不眯起眼睛,字体也比一般的书要小上不少。

粗略的浏览一遍,原来四本才印完的《射雕英雄传》居然压缩在一本内。

好家伙,这不就是盗版刊物吗?

ps:求推荐票、月票、收藏。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