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王明珠又打电话来,催我快回去,

沈小岑听到王明珠主动让我帮她搓背,

先是惊讶的合不拢嘴,然后窃笑不止,

总算有人接盘了!

高兴过后,

沈小岑一本正经的说道:“张二皮,你别再到处跟人家说你是阳间摆渡使,弄的跟精神病似的,让人家笑话,你以后肯定是我们九姐妹的老公,注意点形象,我知道你是急于扬名立万,想让人能高看你一眼,但名声也不是这么闯出来的,像电影里那个傻瓜似的,到哪都先告诉人家,我是来自蒙特多的钢蛋!呵呵,傻不傻?!”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就是新官上任,心里没底,

这么喊一嗓子,下意识的想引起我老大,那个阴间摆渡人的注意,

好让他罩着我,毕竟我初学乍练,还没什么法力,

吆喝一嗓子,一个是出师有名,再一个就是给自己状状胆子。

我看一眼沈小岑,逗屁道:“咋的,还没等成我老婆,就开始管上我啦?”

沈小岑白我一眼道:“滚犊子,别跟我瞎逗屁,你跟二姐试婚都试到搓背了,我最多就是你小姨子。”

我调笑道:“对了,小姨子,以前乔师傅跟我说,小姨子半个屁顾是姐夫的,你听过那个故事吗?”

沈小岑抡起小拳头,一边捶我,一边娇嗔道:“张二皮,你咋这猥琐呢,心里都想什么呢?!”

沈小岑把我送到临江别墅后,

笑嘻嘻的说道“祝你能搓出爱的火花,我就不进去当灯炮了,嘻嘻!”

我逗弄道:“沈小岑,你别高兴的太早,我要是和王明珠试婚不成,下一个就是你!”

沈小岑立刻跺着小脚娇嗔道:“不嘛,张二皮,看在我保护你的份上,把我放在最后,我不信你能过了八个姐姐的美人关,如果都不行,再试我。”

我当然知道沈小岑安的什么心眼,

她觉得我连王明珠这一关都过不去,

她绝对是安全的。

“好吧,不过你还得继续给我洗脚按摩。”说完后,我便向别墅内走去。

我一时间真没想好怎么帮王明珠,

因为对这方面完全是空白,

乔师傅一给我讲这样的事,我就觉得闹耳朵,

不想听了,此时需要用这方面的知识,

就有点后悔了,当初多听些就好了。

不过我必须得帮她,毕竟试婚也是夫妻,

怎么能扔下她不管呢,太不爷们了。

王明珠一听到我回来的脚步,

就在浴室里发飙的叫喊起来:“张二皮,你死哪去了?用到你时抓不到人影!”

我去,这真是白的晃眼!

看到王明珠用浴巾遮挡的很好,只是露个后背,

我这才走进去,

心想,这就是做夫妻的特权吧。

我一边给她搓背,一边讲刚发生的事。

王明珠一边享受我的服务,

一边担忧的喃喃道:“张二皮,你真是半夜摸茄子,不分老嫩!连五大邪神你也敢惹,这次不死算你命大,但是剩下那个四个邪神,都会来找你麻烦的,这回你是惹上大麻烦了!”

我其实也有点后怕,

那白婆婆是真不好惹,

大蛇烧的皮肉都没了,

魂魄还能带着骨头架子逃掉,真特么没谁了!

以我现在这点本事,真的很难把对方灭掉!

也就是仗着探阴指和黑铁针,才保住命。

“好了,再搓就搓掉皮了,你帮我按摩吧,我觉得好多了。”王明珠长出一口气,无力的喃喃道。

我让王明珠趴在按摩床上,

开始帮她按摩,

边按边道:“王明珠,我也救你一次,咱们扯平了。”

王明珠道:“我救你时咱们还不是夫妻,救你是人情,现在是夫妻,你无论怎么帮我都是应该,那个情你就欠着吧,扯不平的,好好按,再用力点。”

她可真是商人,算的真清!

王明珠见我汗都下来了,

就把一瓶路易十三递给我道:“看在你给姐按舒服的份上,奖给你的,不算软饭,喝吧。”

她要是这么说,我还能接受。

我连谢谢都没说,一仰脖,就是一大口,

我去,真是第一次喝,

这味,其实就是贵!

我按一会,喝一口,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我做梦了,乱七八糟的,

梦到沈小岑,也梦到王明珠,

还梦到那个花花绿绿的纸人,

最后梦到夏雪莉,

梦到她倒在浴室里,

我抱着她竟然要跳楼,

因为我爸在下面,蹬个倒骑驴,招手让我下去。

夏雪莉一点也不怕,

还笑嘻嘻的对我说:“咱们先做完夫妻之事再跳吧,让你爸在下面等会。”

我想也是,跟夏雪莉好一回,

还没做过夫妻之事就死,有点遗憾。

她又主动把鲜红的嘴唇亲上来。

我低下头,迎接上去……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鼻子里全是好闻的香味,

感觉底下软软的,

抬起脸,才发现竟然趴在王明珠身上睡着了。

顿时囧的脸都红了。

主要是趴在王明珠身上,

竟然梦到的是夏雪莉,这有点说不过去了,

不管咋说,人家王明珠哪也不比夏雪莉差。

女人,婚姻,真的比秘术还复杂,

搞的我晕头转向,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要怎样!

王明珠趴在按摩床上,睡的正香。

我一起身,碰倒了酒瓶子,

王明珠也醒过来,

看我很疲倦的样子,用领导的口吻道:“辛苦你了,没事的话,去床上好好补个觉吧。”

我道:“不用了,我得赶回老家,把我爸的骨灰送回去。”

王明珠算计一下公司当天没什么重要的事,

也想回避一下大豪再纠缠她,

就主动提出送我回去。

其实有我的贴身保镖沈小岑呢,

我根本用不着王明珠。

恰好沈小岑也从别的卧室走过来,

长发蓬松,睡袍半掩,

伸个懒腰问道:“你俩啥时生宝宝,我随个大红包!”

王明珠没好气的说道:“随你个头,谁随谁还不一定呢,你不认为第一个试婚的风险最大,也是失败率最高的吗,男人都一个德行,喜新厌旧,这山望着那山高,就拿你八姐说,当红大模特,魔鬼身材,比妖精还迷人,你觉得张二皮会放过跟她试婚的机会吗?!”

我隐约想起来,那七个师姐同时转身离开,

走在左手边最后一个就应该是八姐,

走路都是职业模特步,扭着夸夸轴子,

虽然只是一个华丽的背影,

那腰和臀的比例确实没谁了,

真的是魔鬼身材!

我觉得王明珠真的很懂男人心理,

男人也确实是视觉动物,

在美面前不堪一击。

不过,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我其实也不知道到底选谁,

毕竟是绑架婚姻,不是自由恋爱,

跟着感觉走吧。

吃过饭后,我和王明珠都上了沈小岑的路虎。

直奔我老家。

沈小岑一边打开导航,一边问道:“张二皮,你家那个地方叫什么名?”

我道:“土鳖堡王八店村。”

两个美女顿时笑喷。

有那么好笑吗?

我一脸正色的说道:“先到土鳖堡,我妈在那卖煎饼果子,我先去看看我妈。”

两美女又是忍俊不禁的一笑。

沈小岑怕我看出来她俩笑我,

就突然问道:“张二皮,你看没看,上次赵老给你那张卡里有多少钱?”

我道:“没功夫看,多说也就几万呗。”

沈小岑撇嘴一笑道:“那你可就太不了解赵老了,你救他一命,他怎么可能就给几万!”

我心里一喜,要是怎么说,有可能得十万八万的!

到了土鳖堡,我远远的看到我妈的煎饼果子车,

然后看到一个老男人,

一边大口咬着煎饼果子,

一边正在从我妈手里接过一把钱。

一看就不是找零,

我妈连数都没数,就把钱都塞给了那老男人。

卧槽,那老男人不正是失踪的乔师傅吗!

我妈怎么会认识乔师傅,

为什么还给他钱?!

在车上,王明珠又打电话来,催我快回去,

沈小岑听到王明珠主动让我帮她搓背,

先是惊讶的合不拢嘴,然后窃笑不止,

总算有人接盘了!

高兴过后,

沈小岑一本正经的说道:“张二皮,你别再到处跟人家说你是阳间摆渡使,弄的跟精神病似的,让人家笑话,你以后肯定是我们九姐妹的老公,注意点形象,我知道你是急于扬名立万,想让人能高看你一眼,但名声也不是这么闯出来的,像电影里那个傻瓜似的,到哪都先告诉人家,我是来自蒙特多的钢蛋!呵呵,傻不傻?!”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就是新官上任,心里没底,

这么喊一嗓子,下意识的想引起我老大,那个阴间摆渡人的注意,

好让他罩着我,毕竟我初学乍练,还没什么法力,

吆喝一嗓子,一个是出师有名,再一个就是给自己状状胆子。

我看一眼沈小岑,逗屁道:“咋的,还没等成我老婆,就开始管上我啦?”

沈小岑白我一眼道:“滚犊子,别跟我瞎逗屁,你跟二姐试婚都试到搓背了,我最多就是你小姨子。”

我调笑道:“对了,小姨子,以前乔师傅跟我说,小姨子半个屁顾是姐夫的,你听过那个故事吗?”

沈小岑抡起小拳头,一边捶我,一边娇嗔道:“张二皮,你咋这猥琐呢,心里都想什么呢?!”

沈小岑把我送到临江别墅后,

笑嘻嘻的说道“祝你能搓出爱的火花,我就不进去当灯炮了,嘻嘻!”

我逗弄道:“沈小岑,你别高兴的太早,我要是和王明珠试婚不成,下一个就是你!”

沈小岑立刻跺着小脚娇嗔道:“不嘛,张二皮,看在我保护你的份上,把我放在最后,我不信你能过了八个姐姐的美人关,如果都不行,再试我。”

我当然知道沈小岑安的什么心眼,

她觉得我连王明珠这一关都过不去,

她绝对是安全的。

“好吧,不过你还得继续给我洗脚按摩。”说完后,我便向别墅内走去。

我一时间真没想好怎么帮王明珠,

因为对这方面完全是空白,

乔师傅一给我讲这样的事,我就觉得闹耳朵,

不想听了,此时需要用这方面的知识,

就有点后悔了,当初多听些就好了。

不过我必须得帮她,毕竟试婚也是夫妻,

怎么能扔下她不管呢,太不爷们了。

王明珠一听到我回来的脚步,

就在浴室里发飙的叫喊起来:“张二皮,你死哪去了?用到你时抓不到人影!”

我去,这真是白的晃眼!

看到王明珠用浴巾遮挡的很好,只是露个后背,

我这才走进去,

心想,这就是做夫妻的特权吧。

我一边给她搓背,一边讲刚发生的事。

王明珠一边享受我的服务,

一边担忧的喃喃道:“张二皮,你真是半夜摸茄子,不分老嫩!连五大邪神你也敢惹,这次不死算你命大,但是剩下那个四个邪神,都会来找你麻烦的,这回你是惹上大麻烦了!”

我其实也有点后怕,

那白婆婆是真不好惹,

大蛇烧的皮肉都没了,

魂魄还能带着骨头架子逃掉,真特么没谁了!

以我现在这点本事,真的很难把对方灭掉!

也就是仗着探阴指和黑铁针,才保住命。

“好了,再搓就搓掉皮了,你帮我按摩吧,我觉得好多了。”王明珠长出一口气,无力的喃喃道。

我让王明珠趴在按摩床上,

开始帮她按摩,

边按边道:“王明珠,我也救你一次,咱们扯平了。”

王明珠道:“我救你时咱们还不是夫妻,救你是人情,现在是夫妻,你无论怎么帮我都是应该,那个情你就欠着吧,扯不平的,好好按,再用力点。”

她可真是商人,算的真清!

王明珠见我汗都下来了,

就把一瓶路易十三递给我道:“看在你给姐按舒服的份上,奖给你的,不算软饭,喝吧。”

她要是这么说,我还能接受。

我连谢谢都没说,一仰脖,就是一大口,

我去,真是第一次喝,

这味,其实就是贵!

我按一会,喝一口,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我做梦了,乱七八糟的,

梦到沈小岑,也梦到王明珠,

还梦到那个花花绿绿的纸人,

最后梦到夏雪莉,

梦到她倒在浴室里,

我抱着她竟然要跳楼,

因为我爸在下面,蹬个倒骑驴,招手让我下去。

夏雪莉一点也不怕,

还笑嘻嘻的对我说:“咱们先做完夫妻之事再跳吧,让你爸在下面等会。”

我想也是,跟夏雪莉好一回,

还没做过夫妻之事就死,有点遗憾。

她又主动把鲜红的嘴唇亲上来。

我低下头,迎接上去……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鼻子里全是好闻的香味,

感觉底下软软的,

抬起脸,才发现竟然趴在王明珠身上睡着了。

顿时囧的脸都红了。

主要是趴在王明珠身上,

竟然梦到的是夏雪莉,这有点说不过去了,

不管咋说,人家王明珠哪也不比夏雪莉差。

女人,婚姻,真的比秘术还复杂,

搞的我晕头转向,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要怎样!

王明珠趴在按摩床上,睡的正香。

我一起身,碰倒了酒瓶子,

王明珠也醒过来,

看我很疲倦的样子,用领导的口吻道:“辛苦你了,没事的话,去床上好好补个觉吧。”

我道:“不用了,我得赶回老家,把我爸的骨灰送回去。”

王明珠算计一下公司当天没什么重要的事,

也想回避一下大豪再纠缠她,

就主动提出送我回去。

其实有我的贴身保镖沈小岑呢,

我根本用不着王明珠。

恰好沈小岑也从别的卧室走过来,

长发蓬松,睡袍半掩,

伸个懒腰问道:“你俩啥时生宝宝,我随个大红包!”

王明珠没好气的说道:“随你个头,谁随谁还不一定呢,你不认为第一个试婚的风险最大,也是失败率最高的吗,男人都一个德行,喜新厌旧,这山望着那山高,就拿你八姐说,当红大模特,魔鬼身材,比妖精还迷人,你觉得张二皮会放过跟她试婚的机会吗?!”

我隐约想起来,那七个师姐同时转身离开,

走在左手边最后一个就应该是八姐,

走路都是职业模特步,扭着夸夸轴子,

虽然只是一个华丽的背影,

那腰和臀的比例确实没谁了,

真的是魔鬼身材!

我觉得王明珠真的很懂男人心理,

男人也确实是视觉动物,

在美面前不堪一击。

不过,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我其实也不知道到底选谁,

毕竟是绑架婚姻,不是自由恋爱,

跟着感觉走吧。

吃过饭后,我和王明珠都上了沈小岑的路虎。

直奔我老家。

沈小岑一边打开导航,一边问道:“张二皮,你家那个地方叫什么名?”

我道:“土鳖堡王八店村。”

两个美女顿时笑喷。

有那么好笑吗?

我一脸正色的说道:“先到土鳖堡,我妈在那卖煎饼果子,我先去看看我妈。”

两美女又是忍俊不禁的一笑。

沈小岑怕我看出来她俩笑我,

就突然问道:“张二皮,你看没看,上次赵老给你那张卡里有多少钱?”

我道:“没功夫看,多说也就几万呗。”

沈小岑撇嘴一笑道:“那你可就太不了解赵老了,你救他一命,他怎么可能就给几万!”

我心里一喜,要是怎么说,有可能得十万八万的!

到了土鳖堡,我远远的看到我妈的煎饼果子车,

然后看到一个老男人,

一边大口咬着煎饼果子,

一边正在从我妈手里接过一把钱。

一看就不是找零,

我妈连数都没数,就把钱都塞给了那老男人。

卧槽,那老男人不正是失踪的乔师傅吗!

我妈怎么会认识乔师傅,

为什么还给他钱?!

喜欢我的九个阴阳师姐姐请大家收藏:(m.xinqdxs.net)我的九个阴阳师姐姐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