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淮是那种风流消沉,厌世漠然,却只疯狂沉迷于沈漾的男人,那样暴烈又病态的偏爱,一把把她从黑暗中拉了起来。 某人第一次表白被拒的原因是年龄小。 于是第二次他很符合他年龄人设的表白: “姐姐,我没谈过恋爱,你赏我一个初恋?我这种小弟弟,很好骗的。” “……”孩子病糊涂了吧? “你知道我的任务是要了你的命吗?” 男人云淡风轻:“知道,我这不,乖乖来送给你了?” “!!!”众人:“淮爷!搞事业啊啊啊!!!” …… 很久之后—— 科研大佬顾淮的研究成果举世瞩目,他举杯,稳沉谦虚的敬酒。 事实证明,事业和姐姐,他都要搞—— 却有人说:“沈漾不配顾淮!” “沈漾出身肮脏又低下,沈家的一条走狗而已!” 好巧不巧,网上这时扒了沈漾的马甲,一个接一个,亮瞎了众人的眼, 墙头草,一边倒,网上瞬间换成了:顾淮虚有此名,明显是漾姐帮忙的! 顾淮淡定:“年少应知软饭香,早把姐姐带回家。” 沈漾:“你堂堂一级研究学家能不能不装大尾巴狼?” …… 婚后。 他温柔低语:“姐姐,你比我大,这种事,你带带我。” 弟弟很好骗? 不!是弟弟很会装! 沈漾可以用四个字形容他——温柔野兽。

立即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