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夜之宴(或少钰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饿了许久,小馆陶的体力并不佳。全都靠着刚刚偷偷馋了一下顾瑜额角的红“名”才勉强恢复了走路的力气。她不知道自己能在这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路程中坚持多久,只想着得赶快找些食物来果腹才行。但是眼看这周围黄茫茫一片,哪里会有什么能吃的东西。她倒是想即刻对眼前这些红色的“名”下手,可是现在动手显然不是好时机。

鸦夜之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毕竟,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弟弟馆宴又在昏睡中,明目张胆的动手只会给自己招惹麻烦。还是得在隐蔽处进食才可。但看这曝晒在黄沙之中的队伍,哪里像是会有隐秘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不明这支队伍目的的小馆陶实在不能够轻举妄动。——啧,真烦。

鸦夜之宴在线阅读

明明心中已经因饿而暴躁不已,偏偏面上却不得显露。小馆陶知道那个叫清明的怪老头眼睛毒辣得很,惹不得。尤其在弟弟没有醒来之前,没有自保能力的她必须要依靠他人先活着。这个叫顾瑜的,就是个很好的人选。想着,小馆陶抬头看了看顾瑜的脸,以及她额角的红“名”。察觉到小馆陶的视线,顾瑜扭过头来对她微笑了一下,“怎么了?”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好像是在避免什么。小馆陶想了想,决定再重复一下自己的问题,“我们这是要去哪儿?”顾瑜显然没想到馆陶这孩子到现在都不明白此行究竟是去哪儿,这明明是世界上最普通不过的常识了。可眼前这孩子却犹如白纸一张,竟有许多不懂。虽然吃惊疑惑,不过顾瑜还是耐心地解释了这场旅途的最终目的及意义。原来,这是一场通往传说中唯一能够被救赎的地方——骨塔的旅程。世界原本安宁和平,却因为一场祸乱而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一种怪物出现了——全身漆黑,且形状各异不定,大嘴獠牙,没有鼻息,原属眼眸之处有一对猩红色的圆球,似是眼珠。没人清楚这怪物究竟从何而来,如何繁衍,只知这怪物没有思想,残忍无情,喜噬人肉。且人们把它们叫做“鸦夜”。鸦夜自身带着奇怪的传染病毒。一旦被鸦夜咬中,便会感染病毒,随即,独属于个人的名字会直接不受控制地以文字的形式浮现在身体某处,并且从正常的黑色变成赤红色,尔后逐渐成透明色。待名字彻底消失不见的时候,也就意味着这个感染病毒的人将会痛苦死去。鸦夜的出现使得人人自危。幸好,这样的怪物并非无法消灭。有一类人正是专门为了消灭这种怪物而存在——那是以洛城卓氏一脉为首的,拥有名为除灵师职业的一群人。他们拥有强大的灵力与灵活的身手,足可以对付鸦夜且不受病毒感染。原本能对付鸦夜的不止洛城卓氏一脉,还有其他三支家族,分别是漠河或族、中庭南宫和不夜苏域。不过却因为那场祸乱加上时间长河,竟是落没了。仅靠洛城卓氏一脉仍在代代传承,坚持与鸦夜斗争。可四处游荡的鸦夜几乎到处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村民也到处都是。于是,病毒蔓延,感染者几乎数不胜数。后来,为了自救,被感染者中竟有一人研制出来了一种药剂,可以压制体内病毒和红名透明化的速度。不过会有极强的副作用——间歇性失忆。虽然延长了寿命,却忘记了自己是谁,或是忘记了周围的人,并且无法进行回忆。如此,服用这样药剂的患者和普通的感染者又有何区别。好在后来,终于又有人在这种药剂的基础上成功研制出了既能压制病毒且又能够抵消副作用的药物。显然,这样出现的药物弥足珍贵,一下子成了感染者哄抢的对象,甚至差点成了权贵者的垄断品。若不是洛城卓氏插手,这样的药剂果真就只能以高昂的价格出现在各种高档场所了。为了能让大多数感染者得到救治,在洛城卓氏的支持下,一位以慈善自居的贵族开设了药剂的定期免费发放和正常价格贩卖。一开始是简单的搭棚营业,发展到后来变成正规的医疗机构。再之后,便是到了骨塔。骨塔原是早就存在的地名,同时也是一幢堪比城市的宏伟建筑。只不过,祸乱战争之前,这里曾是一座监狱。也不知这位贵族是怎么想的。怕是脑子有病,一边以低价出售救命的药剂,一边却用着曾经囚禁犯人的城塔来安置感染者。前后矛盾,宛如讽刺。世人虽然心中膈应,但最终还是因那救命的药剂试图无视骨塔曾为监狱的事实。再加上时间久了,这件事情逐渐被人淡忘。只留下过度美化的形容——骨塔,唯一一个能使世人得到救赎的地方。听到这样的形容语句,小馆陶顿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直觉告诉她,那个地方有着自己必须要拿到的东西存在。如此一来,她便成了比在场所有人都要更加急切去往那儿的人。不过,这一路上显然不太平。原本应该是躲避黄沙的时间段却被领路人拒绝,要求现在就赶路,这让队伍里绝大多数人都感到不舒服。黄沙来临的时候有多可怕他们都见识过,此刻要他们顶着风沙赶路,自然是反抗的情绪多一些。只是,他们不敢明着忤逆壶山。眼见着天色越来越暗沉,天际边上逐渐出现一片浑浊之色,众人不免胆战心惊起来。可队伍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不少人已经因为恐惧而开始不配合,甚至是暴怒。但壶山统统都充耳不闻。小馆陶见过壶山,虽然这个人残暴又小气,但却不至于是个头脑发热的蠢家伙。他要众人顶着风沙赶路显然是有原因。只是不知,这原因究竟是什么。

鸦夜之宴免费阅读

虽然嘴上说的容易,但是场内那么大,残留下来的人体组织又太多,实在不太好清理。而且,虽然以往实验进行中时,偶尔也会有不知因为什么契机而出现的鸦夜,但是数量一直都很少,今天却近乎有十头,不仅怪异得很,使得打扫难度也增加了不少。阿善是个做事细心负责又不怕脏不怕苦的人,在清理场地的时候,他主动承担了人体组织堆积最多的区域。这样的工作并不轻松,但他还是做得很好。大概是他心中一直有个奋斗的目标。从基层做起,踏实又安全。而随着工作进行的速度与清理的程度,阿善忽然发现自己所承包的这一区域有些奇怪。先不论那些过多过杂的人体组织好像基本没有被高温处理掉,就光是看眼前这堆的形状,似乎是有很多人为了要保护某样东西而一个一个叠层起来。可瞬间的高温是十分可怕的,在将人体溶解的同时,还会继续往更深的地方扩散炙热感。那个被众人心心念念想要护住的某样东西可能根本就没有被保护成功。不过,那究竟是什么呢?被众人一心守护的东西究竟会是什么?阿善对此很好奇。于是,不知不觉之中,他清理人体组织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稳。直到即将接近最底层的时候,他的动作才突然慢慢地停了下来。而双眸则是在透过厚厚防护头罩紧紧地凝望着蓦然在眼前出现的诡异画面——最后一道防线之下,有一条将近一个拳头大的缝隙,在人与人人与鬼相拥挤的空间内,这道缝隙的下面,有一双十分可怕的,红色的眼睛。“那是!”阿善发觉不对劲想要大声呼喊。但是却被那只红色的眼睛狠狠地盯着。说也奇怪,别这么一盯之后,阿善忽然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带我出去,带我出去。隐约之中,阿善好像听见了一个小女孩清澈而干净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想要做出回应。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回应半个字。而小女孩的声音似乎由远到近,直到变成贴在耳边的叙说。再之后的事情阿善便全然没有半点感觉了。或许,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件好事,不然,若是再以思绪清晰的状态和那双诡异的眼相互凝望更久,怕是不仅会毛骨悚然,还可能会直接情绪崩溃。但是,也快了。失去自我神智的阿善,现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尤其是当他开始不由自主地听从那个小女孩的指令开始做出相应的动作时,事情便演变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喂,阿善,你在干什么啊?”一旁的同事发现了阿善奇怪的举动——先是丢掉手中的工具,然后弯下腰开始用手刨开眼前区域内的脏污,像是寻找什么似的,不断翻找。阿善这样擅自行动,我行我素,甚至连同伴的话都听不进去。实在奇怪得很。为首带队的那两个人也看到了阿善的异常,便纷纷走了过来,“怎么了,小伙儿?是哪里不舒服么?”一开始说话的时候,阿善并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另外一个人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又喊了一声,“阿善?”一时间,就好像是信息不好的接受仪终于能够有信号一样,阿善惊了一下,失神的双眸又重新恢复聚焦。“怎么了?”看到眼前的伙伴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阿善十分不解。“还问我怎么了,是要问你怎么回事。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同伴瞧他十分不对劲,心里奇怪的很。阿善本想说些什么,但与此同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出现在脑袋里:带我出去。刚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阿善微微低下头,用手拖住脑袋,声音闷闷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头有点痛,可能需要休息一下……”说完,他也没等别人回应,便捂着眼睛冲了出去。完全无视身后人不解地喊叫。跌跌撞撞地从空旷的实验场地跑了出去,阿善的意识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里有一团炽热的雾气,一直在蚕食自己的闹脑子,以至于在失去大脑控制之后,他的四肢完全不听使唤。不过阿善大概能猜得到,自己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脑袋里的那个东西。——你到底是什么?意识到自己逐渐无法掌控自己身体的阿善不甘发出质问。而脑袋里那个声音却是轻笑一声道:我是你呀。四字话音刚落,原本还紧绷的神经霎时彻底崩开。然后,这个叫做阿善的男人的声音便再也没出现过。很快,原地的“阿善”也如失去电源的机器萎了下去。但是没多久,这个“阿善”的身子又忽然猛地抽搐了一下,再之后,他重新抬起了头。“啊……一具笨重的身体,看来只能先凑活着用了。”“阿善”抬起手活动了几下,确定自己能够灵活地掌控这具身体的主权之后,他抬头看向远方。没有任何拖延与犹豫,他立即按照原主的记忆,开始寻找出去的路。意料之外的事情已经发生得够多了,不愿再节外生枝的“阿善”现在只想赶紧回去。可

小编点评

鸦夜之宴(或少钰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别又设计这些有的没的情节,更加丰富的剧情,人设全部蹦的一塌糊涂,感兴趣的你可以来免费阅读这部超人气的小说,更加丰富的故事体验有趣的内容,喜欢的你还等什么!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