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院长的一丝侥幸,伴随着风镇天的下一句话彻底荡然无存,只见风镇天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记得,咱们神武大陆有一种顶级丹药,被称为圣丹,它应该算是第十种丹药吧,怎么,副院长见多识广,难道连这种基础知识都不晓得?真让人感到意外啊,亏您还是副院长呢。”

听完风镇天一席话,让原本面如死灰的王老师,眼底升出一抹喜色,对啊,神武大陆上一直都有圣丹的传说,只是好久没有人见到过了,所以,教科书并没有把它编写进去,她诧异的看了风镇天一眼,万万没想到这么生僻的知识,风镇天竟然知道,真奇怪。

副院长嘴角微微抽动,很显然被一个学生嘲讽是很丢面子的事,他看了风镇天一眼后,声音低沉:“接下来问他中级炼丹知识。”

“第二个问题,炼体丹需要哪种火炼制。”此时,王老师带着一丝期待的神情看着风镇天问道。

闻言,风镇天皱起眉头,双手抱臂陷入到了沉思当中,思考了一段时间,依旧没回答。

副院长见到风镇天的样子后,原本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一抹冷笑心中暗道:“哼,废物显出原形了吧,能知道圣丹,一定是在哪本书上看见的吧。”

相较于副院长的得意,学生们一个个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满是怨恨的眼神在看着风镇天。

而此时的王老师一颗心也到了嗓子眼,心中出现了一个疑问,难道刚刚真的是碰巧?

陡然间,风镇天的眉头舒展开,噙着一丝愧疚的笑容,挠了挠后脑给出了一个令全体人石化的回答:“那个,这炼体丹我还真不知道如何用火炼制。”

副院长冷嘲热讽的笑了一声:“呵,难道你连炼丹最基本的火都不知道,这个答案原本很简单,白痴应该都知道。”

学生们怒视着风镇天,一些同学气愤的开始卷袖子,大有将风镇天碎尸万段的架势,王老师被这个废物给连累了,他们如何能放过风镇天呢?

此时的王老师也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了,神情呆滞,心情沉重,她心中在想到底要不要接受那个男人的追求呢?

然而,就在这时,风镇天嘴角却微微上扬:“炼体丹想要保存药力,最好的办法便是用元气炼制,以元气为媒体,将一切材料放置在手中,用元气将它们融合在一起,保存药力为百分之九十九,可谓是最好的办法。

而用火炼制炼体丹,不用说药力如何,纵使成丹的几率也不高,大概在四成左右,纵使凝丹药力也只有不到两成左右。”

风镇天话落的瞬间,顿时让现场众人均是一愣,而学生们却破口大骂:“你这个废物,害死王老师了,用元气炼丹?你没睡醒吧。”

“白痴,你把梦里的事说出来了吧,你放学别走,我打死你。”

“闭嘴。”就在这时,一道震惊的斥喝声传出,让义愤填膺的学生们均是目瞪口呆的巡音望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