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糖醋小鱼干

文案:

“比我弱的,没资格拥有我。”

糖醋小鱼干

原创小说-BL-长篇-完结

ABO-未来-强强-星际

1v1

第1章

“别来白费力气地搭讪了。”

我掀起眼皮看了看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懒洋洋地抬起裹在军靴里的小腿架到桌上,一点儿都不客气地用鞋底把对方赠予的那杯烈性朗姆酒踢了回去。

“比我弱的,没资格拥有我。”

从他身上信息素的气味我就能判断出来,这不过是个A级的Alpha。

换做以前,我一晚上能日哭三四个。

但现在,我试了各种办法却都不能主动硬起来,而根据医生给我出具的检测报告……

我可能需要获取别的Alpha的信息素来刺激我本身的激素恢复正常。

我给自己做足了思想工作才勉强接受身为S级Alpha却要臣服他人的事实。

但要是让一个比我弱的人来上我……

我宁可去死。

今晚是我第一次来酒吧寻乐。

可喷了信息素消除剂的我等了好几个小时也没找到能压制住我的人,反倒是来了一堆没眼力的Alpha和暗送秋波的Beta。

真无聊,还是回去用道具自己玩吧。

我摸了摸自己颈侧被强制印下的鸢尾刺青,没劲地站起身准备离开酒吧。

但那Alpha却不甘心,死缠烂打地缠着我。

刺青忽然开始发烫。

我有点难耐地撩开脖子里的短发,仰躺到卡座上开始一颗颗地解自己的钮扣。

反正……那人要来了。

我跟他都不怎么喜欢废话,做事也比较直奔主题,所以没必要等他来了再开始进行准备工作。

但我的动作似乎让那个低级Alpha产生了误会。

只是还没等他扑到我身上,他就被拎着衣领狠狠丢到了数米远的地方。

“训练期间不应随意离开营地。”身着笔挺军服的英俊男人皱着眉将脱得差不多了的我抱进怀里,声音冰冷,“我说过有需求就来找我。再这样擅作主张,我会操死你。”

我敷衍地点头表示听见了。

要不是那一次意外,我可不想跟这个天天见面的家伙滚床单。

“这是你跟教官说话的态度吗?”对方眸色微微暗沉,抱着我大跨步往外走,“军纪方面记一次过。”

记过可不行!

这影响着训练结束后我能拿到的成绩评定,我绝不能容忍自己不是系内第一。

而这人总是言出必行,心肠冷硬得像块石头。

除非……

能找到他感兴趣的点进行谈判。

“你把记过取消。”我咬了咬牙,“我就同意开始服用软化生殖腔的药物。”

他低头看我,语气淡淡的:“成交。”

随手摸鱼

第2章

02

离开酒吧后,我被他略显粗暴地丢进门口泊着的军部专用私人飞行器里,两手手腕旋即被特制的金属镣铐禁锢在头顶,完全挣脱不开。

我不大高兴地仰面躺在软垫上,眯着眼舔了舔自己因欲火烧灼而过于干燥的唇:“教官你是童年受过虐待吗?怎么床上的嗜好总这么——嘶!”

突然抵进身后的手指让我咽下了畜生二字。

那王八蛋神色漠然地跪坐在我两腿间,身上深色军装依旧笔挺,勾勒出近乎完美的身姿。

他左手牢牢扣着我大腿根部不让挣动半分,另一只手则毫不留情地在我身体里插得更深,指节沿着黏膜一寸一寸地往里进,似乎非要一次性把整根手指都捅进去才肯罢休。

“秦映南你他妈要我说多少次……先用润滑……”我倒吸了口冷气,脖子上的刺青却随着甬道被强行拓开而愈发灼热,“你上没上过Alpha!”

“经验的确不多。”对方语气低沉地回应道,乌黑深邃的眼眸里满是掠夺者的锋芒,“但操你应该是够用了。”

够你妈!

我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又觉得在床上跟一个即将侵犯我的人扯皮着实没意思,于是干脆闭上嘴,非常配合地张开了双腿。

他对我的识时务应该挺满意,身上不要钱般疯狂往外溢的信息素中攻击性稍稍减弱了些,闻起来也没那么呛人了。

我懒洋洋地抬起两脚搭到他肩上,想了想又顺嘴叮嘱了句:“早点完事。”

这人望着我的眼神冷了下来。

第3章

03

他解开皮带,将自己胯下那根东西从军裤的束缚中放了出来:“早不了。”

说完还往前挺了挺腰,青筋毕露的柱身啪得一下重重打在我大腿内侧上。

不疼,但这举措含着的羞辱意味让我有点恼火。

“别这么磨叽。”我语气不善地催促,“我还要回去复习第一星系各空间站的坐标点,后天有模拟——唔!”

这人冷着脸握住我两腿腿弯,掰成M型往我胸膛上贴,以蛮力将我硬拗成对折的姿势压在了身下。

我又不是什么身娇体软的Omega,被他这么一搞简直疼得想暴起揍人。

然而手腕被拷在头顶,能踹他的两腿也被铁钳般的手桎梏着,我除了用吃人的眼神怒视近在咫尺的这王八蛋,做不出半点有效的反抗。

他眼底藏着暗焰,落在我颈侧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现实中的星系跃迁要耗费数月。你要是一个人坐在驾驶舱里,会不会饥渴到用屁股去含操作杆?”

我脑袋轰得一下,一时说不出话来。

愣神的工夫,两腿间的入口被远超正常水准的骇人性器硬挤着挺了进去。

“唔……”我猝不及防被逼出声喘息,惊怒交加地看着对方,“秦映南你……”

真的要被生生撑裂了。

每挺进一寸都如同折磨。

然而我那根一直软趴着的东西却随着被侵犯而慢慢充血挺直,当着我跟秦映南的面大大方方地抬起了头。

那王八蛋微微挑了下眉:“教官的这根操作杆舒服吗?”

我错开视线不回话,一声不吭地忍耐身为Alpha却要被另一个Alpha用性器插入深处肆意肏干并内射的耻辱感。

当稍显干涩的窄径终于彻底包裹住入侵者后,我的分身已经硬到滴水,思绪也有点恍惚。

丢人玩意儿,真想切了算了。

我啧了声,破罐破摔地看向正低头亲吻我颈侧刺青的男人。

他湿热的舌尖沿着轮廓细细描摹勾勒,带来些许痒意。我乐得有喘息的机会,努力放松呼吸来适应。

毕竟接下来的过程不会太好受。

性子再温和的Alpha,上了床也会变成一味凶狠掠夺的野兽。何况秦映南这人平日里就跟温和两字完全搭不上边。

没跟他上床之前,被他在模拟室里操练得几近虚脱是常有的事。而上床之后,则是被操到虚脱。

颈侧的舔舐停止了。

我知道,这是正式开始享用猎物的标志。

第4章

04

才插进去的性器忽然毫不留恋地缓缓整根抽出,连龟头都完全退了出去。

我当然不会蠢到以为这是对方良心发现要放过我,张开嘴打算询问。

然而第一个字音都还没发出,就被再一次重重插进来的性器全部顶了回去。

五脏六腑似乎都被这一下干得错了位。

我颤抖着绷紧身体昂起头,浑身知觉都集中到了烫得惊人的身后。

过快的摩擦掀起难以想象的热浪,灼得敏感青涩的内壁一阵阵收缩。

秦映南垂着眼看我,一言不发地以这种模式跟力道挺腰操干了起来,每次都完全抽出再完全顶入,囊袋啪啪啪打在我被掰得大开的臀瓣上,撞得那里红了一片。

“你他妈给我慢一点……”我咬着牙,格外艰难地从齿关里挤出话来,“这么操……要烧起来了……”

对方面无表情,掐在我腿上的手再次收紧几分:“是你嫌我磨叽,要我快点完事。”

我细微地颤了下,半点不让地用言语刺回去:“哈,你……唔、你这么搞就不怕最后没用地射在外面……都没法把信息素灌进去让我爽到……”

紧紧闭合的生殖腔腔口忽然被龟头狠狠蹭了一下。沿着尾椎骨骤然爆开的酸涩感让我颤抖的幅度不受控地加大,呼吸有一瞬的错乱。

“对自己的Alpha这么说话?”秦映南语气低沉,凝视着我的眼眸晦暗至极,“是不是真得被操到哭哭啼啼流奶……才能懂事?”

我汗毛都竖了起来,满心戒备地警告他这属于违规:“我答应接下来被你调教生殖腔,不代表你今晚就可以——唔!”

意识被剧痛中断了一瞬。

腔口被强行顶开道缝隙的行为令我冷汗流了浑身,胸膛剧烈起伏:“不、不行!真的不行!”

“的确很勉强,太紧太小了,直接操进去会撕裂。”他往后退了点撤出我的生殖腔,随后皱着眉捏起我被汗水浸透的下巴,以鼻尖抵着鼻尖的距离看我,“接下来每天都要做点扩张,明白了吗?”

我屈辱地要命,想反悔却又忆起医嘱。

如果被直接灌注信息素是唯一的恢复途径,那让对方射进最能吸纳信息素的生殖腔……会大大缩短恢复过程吗?

我垂下眼,咬牙切齿地点了点头。

等我恢复了,我一定要约这混蛋去打场机甲,把他按在地上揍得鼻青脸肿才能解恨。

大概是为了惩罚我背着他溜出军营,这人今晚干得格外狠。我要不是被拷着根本跑不了,估计早就跳机了。

幸好秦映南在床上虽然不是个东西,但守信做的还可以。他接下来无论顶得多狠,都没有再触碰到会让我痛苦万分的腔口,而是往死里欺凌腔口附近的软肉,最后竟真把我干得和Omega一样淌出水来。

我羞愤地牙都要咬碎了,却强忍着没求饶过一句,断断续续地还要再嘲讽几番。

看起来势均力敌的一场性爱。

可我跟他心里都清楚,他只要再往腔口撞几下,绝对能借着那种灵魂都要被撕碎的痛苦把我折磨得听话。

……不论缘由,总之他没这么做。

等这人终于成结,我已经跟从水里捞出来的没两样了。

“明天我会汇报你身体不适,训练暂停一天。”这人舔了舔我脖子上的刺青,冷冽而满是占有欲的信息素将我从头到尾都裹了一遍,“等你走得动路了,再给你补回来。”

我困乏得不行,脑袋一歪就靠在他怀里:“……随便。”

然后我精疲力尽地睡了过去。

第5章

废物

联邦军校从来都不是享乐的地方。

所有学员在训练期间无论阶级出身都统一安置在简陋的六人间,只有需要处理保密信息的高级教官才会拥有独立的单人宿舍。

而做爱时沾染上的信息素异常活跃,消除剂根本无法遏制那股冷冽清凉的海盐味由内而外地散出去。

所以为了不暴露关系,我只能呆在他屋子里背联邦星系的各空间站资料,直到信息素能被药物所掩盖。

秦映南把并不宽敞的床直接让给了我,自己则面无表情地倚着墙站,乌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我瞧。

我躺在床上大大方方任他看。

房间里除了呼吸声,就只剩我触碰光屏时的电子提示音。

就这么过了一两个小时后,这人可能是出于无聊,因而问出了一个更无聊的问题:“叶旭,你为什么执意报考军校?”

我头也不抬:“别打扰我复习。”

秦映南的声音更低沉了些:“听说叶元帅更希望你去科学部当个不必上前线的研究员。”

这句话简直戳在最令我愤怒的点上。

我将目光从光屏上移开,懒洋洋地朝他笑了笑,眼底一片冰冷:“是啊,他自打死了一个儿子之后,就巴不得另一个儿子从此像见不得光的废物一样……永远躲藏在其他人用命建造的安全区里。”

秦映南皱了皱眉,不再出声。

难捱的沉默一直延续到了晚上。

我看了眼时间,相当自觉地关了光脑,然后朝秦映南伸手:“给我软化生殖腔的药。”

他抿着唇拉开抽屉,把一管无色的试剂递进我掌心:“药物所的人说这个得滴进去才有用。”

我愣了一下:“滴哪儿?”

对方淡漠冷沉的目光瞟向我大咧咧张着的两腿间,语调平缓:“需要直接滴进生殖腔腔口。如果中途被黏膜吸收掉,不会起到软化作用,反而还会强烈催情。”

正硬着头皮打算自己来的我咽了咽口水,认命地把这玩意儿丢回秦映南手里:“……劳驾帮个忙。”

第6章上药

上药

06

在这人的要求下,我面朝下地跪趴在了床上。

双膝大开,臀部高高翘起。

我对这姿势不太满意。

刚想调整一二,撑在床头的两只手就被对方从身后不由分说地拽住,强行紧贴上我自己的小腿。

“你想做什么?”察觉到空气中信息素浓度飙升的我警觉地扭过头,“今晚只上药。”

“固定一下,省得你待会儿挣扎。”站在床尾的那人表情淡淡的,动作利落地将我的手腕跟小腿捆在了一起。

他看着因不满而挣动起来的我,皱了皱眉将我摁回床上,冷冽而具有压迫力的信息素毫无保留地向我倾泻而来:“趴回去,我要用玻璃软管插进你里面,再把药顺着软管滴进去。你直起身我不好上药。”

我释放不出信息素跟他抗衡,只得暂时低头,转而用肩膀抵着床单,脑袋憋屈地压在枕头上:“行了行了知道了。”

……迟早把你脑袋开瓢。

我是想尽力配合用药的,毕竟早死早超生。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