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琛被这声音吵醒,闭着眼睛不耐烦的哼哼,刚要翻身——“呜……好疼……”本来只有_0_pi_0_gu疼,现在怎么哪儿都疼了?“没事,没事,再睡一下,睡醒就不疼了。”未免再惊扰到易琛的休息,柳砚潇替他拉高了被子,一面在他的腰际轻轻揉捏。直到确定易琛又睡熟了,才悄悄的披上外衣下床,走到了房门外。“娘娘……”门外的侍从还捧着衣服和梳洗用具跪着,看到柳砚潇就这样走了出来,一时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今早本宫不用你们伺候了,圣上现在在里面休息,你们一会去养心殿拿几套换洗的衣物来。等圣上起来的时候,本宫自会叫你们。”“是,娘娘!”十二章 习武之事易琛的那一觉,是给饿醒的。前一天已经两顿没吃了,大病一场还做了一晚上运动,再睡到第二日的中午,就算身子再怎么累,胃肯定先是要造反了。好在柳砚潇也早有准备,吩咐下人一直在边上温着一些稀粥小菜,一见易琛醒来就端过去了。水玥也在午膳之后特地来了柳砚潇的寝宫给易琛复诊,本来照易琛昨晚高烧的情况,他一早就该来看看的。不过早上他才出门就接到柳砚潇的电话,告诉他易琛已经退了烧,正睡着,让他晚些时候再过去。不过,他这时来的也不巧。正当下人进去通报的时候,易琛正幸福的窝在柳砚潇的怀里,吃着他亲手喂过来的饭菜,时不时的还能品尝到额外附送的帅哥香吻当加菜。下人在门外那一句,“水玥大人求见。”让易琛一惊,差点又给饭菜呛死。“慢点吃,别急,他这会儿还进不来。”柳砚潇放下手里的碗碟,拍着易琛的背。眼看易琛浑身的皮肤渐渐泛红,就跟煮熟的虾子似的,不禁暗暗好笑。扶着易琛重新在床上趴好,柳砚潇下了床,吩咐下人带水玥进来。量了体温、把了脉,易琛的情况的确比昨天好了不少,只是还有点虚弱而已,不过当水玥掀开被子给他查看伤势的时候——“这是——你……你们……”床上的人全身_0_chi_0_luo,从颈部开始一直蔓延到腰臀处的吻痕,如果还看不出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那他就是傻子了。虽然之前也看出来易琛对柳砚潇颇有好感,只不过,真的想不到,一向淡然处世,简直都快要不食人间烟火的柳砚潇,竟然能对易琛下手,而且还是在对方生病的时候……“就是这样咯。”看着水玥惊讶的神情,柳砚潇毫不避讳的承认了,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难得能让这些家伙意外一下,也挺不错的!易琛这时候只能一言不发的做鸵鸟状,真想除了头以外能把整个身子都给藏起来。“对了,你今天给他上了药没?”经过一夜,臀部虽没有昨日红肿的那么厉害,但也没有如预期的好转。“他这才醒你就来了,正好你给他顺便上药吧。”柳砚潇假装没看到易琛哀求的眼神,顺势答道。经过昨夜,他显然是对这个孩子更加的宠爱了。一提到擦药的事,易琛那眼泪汪汪的样子,他实在狠不下心。也许,还是假手与他人比较好。“也好,这两天正好配了新的药,加了几味活血化瘀和止痛的草药进去,用起来应该会比以前好受一些。”水玥一边说一边拿出了新的药膏。“柳哥哥……”易琛下意识的往床内侧缩了缩,可怜兮兮的看着柳砚潇。擦药太痛苦了,每次都让他痛的死去活来的。“小易,上了药才好的快写,刚才水玥也说了,新配的药没有以前那么难受了。”柳砚潇坐到了床边,一边哄着一边就要伸手把易琛拉出来。“……”坚决摇头,继续缩。他情愿好的慢一点也不要擦这个可怕的药膏。“小易,别闹别扭,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把头埋起来,假装没听到,使劲缩。以前,以前不是没人心疼他么?现在有人疼,自然更是娇气了。“小易!”柳砚潇看着缩在床边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的易琛,真的有点哭笑不得,伸手去拉,他却是把被子拽的更紧了,这孩子怎么才一晚上就越来越孩子气了呢?“你再不出来我可要动手了啊!”柳砚潇佯装生气道。被子里的人似是扭动了一下,然后干脆缩成了一团,还是不出来。自己出去是死,被拖出去也是死,他至少不要主动去送死。柳砚潇终于也失去耐心和他继续磨,连人带被子从床里一起抱了出来,而后强行的扯掉了那床被用来当乌龟壳的棉被。“嘶……好冷……”一下子失去了温暖的被窝,易琛被冻的哆嗦着抱成了一团。“活该,谁让你这时候闹脾气的!”嘴上虽是数落着,不过柳砚潇还是将易琛搂进了怀里。“那个……我……我已经觉得好多了,不太疼了,就……就不要擦药了吧?”易琛继续垂死挣扎。“是吗?”柳砚潇一挑眉,冷不防就在易琛伤痕累累的_0_pi_0_gu上捏了一把。“哇——呀——痛……痛……痛……啊……”易琛呼喊着,眼泪立即就哗哗了落了下来,一脸委屈的看着柳砚潇。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无视易琛的控诉,柳砚潇严肃的说道:“知道痛就乖乖的,别再想搞什么花样出来,要不然我也不会轻饶你。”“……”易琛再一次失语,认命的沉默。---------------------------10/28------------------------这一次易琛算是逮到了理由可以大哭特哭的哭够本,水玥擦药的手丝毫没留半点情谊,还说要再给他揉一次,原因是昨天柳砚潇给他擦药的时候没忍得下心,导致淤血揉的不开,隔了一夜原本有肿块的地方更硬了……这一通蹂躏,易琛又是汗水又是泪水的,基本像是刚蒸了桑拿出来似的。不管之前再怎么严厉,柳砚潇这会儿肯定是心疼的,搂着床上快哭的断了气的人,不顾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往自己身上抹,撸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好了,这么大人了还哭成这样,你也不怕羞?”“呜呜呜呜……”这一劝,好不容有所收敛的眼泪又出来了,易琛扭头,推开他,不理。“还不理我了?”柳砚潇带着一抹戏谑的笑,转头问道,“水玥啊,陛下是在生臣妾的气呢,你说这可如何是好?”水玥立即心领神会,恭敬的回道:“娘娘莫急,陛下许是累了,让微臣先带陛下回寝宫歇息吧!”“嗯,就依你的意思——”柳砚潇的话还没说完,易琛果然是忍不住抬了头,红红的眼眶,直瞅着柳砚潇,那样子还真是……“陛下是还有什么要吩咐臣妾的么?”柳砚潇假装不明白易琛的眼神问道。“我……”易琛撇撇嘴,终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委屈的眼泪再度冒出来。还说疼他,这会儿比谁都狠心!说什么是为他好,受伤的是他,疼的也是他唉!都是说风凉话的!他不过就是想难得撒娇一下,被人哄哄,这就没了耐心急着要赶他人走了?呜~他好命苦!“好了好了,这会儿不逗你了。”柳砚潇还是心软的把易琛给搂到怀里,顺便打发了水玥,“你先忙你的吧!这几日他就先住我这儿好了,有事我会通知你的。”水玥没再说话,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易琛,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出了柳砚潇的寝宫。

“好了,别哭了,当心人都给哭干了,可就没人要了!”水玥一走,柳砚潇似是变得更加的不正经起来。“哼!”舒服的在柳砚潇的怀里蹭了蹭,易琛撅着嘴继续撒娇。“真拿你没辙,昨天挺懂事的样子,这会儿倒越活越回去了!”看着怀里的人越翘越高的嘴,柳砚潇也不介意继续宠着他。他明白一个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关爱的孩子的感受,总是会想尽一切的法子去弥补心里的那种遗憾。易琛就是这样吧,所以才会在得到了来之不易的关爱之时,像个孩子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