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妈妈的声音还在继续,“我哪里瞎说了?我们家现在有多难你不是不知道!我不上班,靠你一个人能有多少钱?厂里效益又不好,你挣那点工资给咱们鸣宝买奶粉都不够,还要养一个吃白饭的,又不是我生的,凭什么白养着?”

“可咱们不是把她领回来了吗?户口都上在咱们家呢,也不能亏待……”

陈亮话还没说完,付英英一听就火了,“我怎么亏待她了?不给她吃还是不给她喝了?我还供着她上学呢,怎么就亏待她了你说!到底谁是你亲生的你搞清楚啊!”

陈亮知道自己老婆脾气,就算给她讲一箩筐道理,也是油盐不进,怕吵起来反而让陈一墨听见,干脆不说了,眼看着儿子也要喝完奶了,收拾收拾去餐馆吧。

“墨囡!墨囡!”他朝外喊,“洗好没有?准备去吃饭了!”

“爱去不去!随便做什么都磨磨蹭蹭的!不去就在家里待着!”付英英气道。

“我……我在这!”陈一墨飞快擦干了眼泪,假装刚跑来的样子,站在门口,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去饭馆,好像,妈妈并不喜欢自己去。

陈亮却提着包,牵着她,低声道,“快去快去,不然得迟到了,主人家迟到可不好。”

小小的她偷偷看了眼妈妈,觉得并没有在妈妈脸上看到反对,才确信自己是要去的,于是伸手去够陈亮的大包,小声说,“爸爸,我来吧。”

“不要你来!很重!”陈亮牵着她的手,快步走了。

陈一墨跟着爸爸的脚步,再一次想哭。

餐馆里很热闹,一条街的街坊邻居都被请来了,每个人来了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陈一鸣,个个赞陈一鸣长得好,是个有福气的,把付英英高兴得满面红光。

陈一墨超乎寻常的懂事。不过一个八岁的孩子,跟着付英英两口子参加过几回别人家的喜宴,就学会了怎么待客。

小小的一个人儿,平时文文静静的也不爱出来玩儿,街坊邻居她却都记得,居然懂得给客人安排座位,谁跟谁是一家人,谁跟谁坐一块儿,哪一席满,哪一席有空座位,她理得清清楚楚,领着人入座落落大方,惹得邻居们啧啧称赞称奇。

宋河生和他爸爸妈妈来的时候,陈一墨正站在门口迎客,他大大咧咧上前打个招呼,却看见她白净的脸上泛着红,一条血痕从耳根处开始勾出一根细细的线。

他想问她怎么回事,她却朝着他们文静地一笑,“宋叔宋婶儿,河生哥哥,你们来了,请坐这边吧。”

宋河生的父母笑呵呵地夸了她一阵,便牵着她的手往座位走去了,顺便把喝酒的红包塞给了她。

宋河生没找到机会和她说话,想着这会儿人多,干脆等下再问吧。

客人多,事儿也多,一时陈一墨便忘了宋婶儿塞给她的红包。

等她忙完,就已经开席了。她是主人家,她知道应该跟爸爸妈妈坐一起的,可是,那一席却没有座位了,爸爸妈妈忙着逗弟弟,笑嘻嘻的,也没注意到她的存在。

“墨囡,来这里!”宋河生叫他。

喜欢旧曾谙请大家收藏:(www.lwtxt.net)旧曾谙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