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凤满脸寒霜的看着冯天宇,慢慢的走到自己的夫君面前,用手揪起冯天宇的耳朵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你就要如何的对我啊”?

魏湘儿惊讶得张大了嘴,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相信的两人。

陈骏德的嘴脸微微抖动,看着自己这第一次见面的弟妹,其实也挺为她叫不平的。这人看上去说不上好看,但也并不难看,就是浑身上下骨架比较大,身形高大,也就是一米七多,在后世绝对是受人追捧的人物。可惜生不逢时,在这,小家碧玉才是王道。

冯天宇此刻十分的尴尬,如果有个地缝他自己都想钻进去,这娘们也太不给自己留面子了,当着骏哥面这样落我的脸。有心给她个教训,可自己之前已经领略过了,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反而自取其辱。只能无奈的说道:“呦呦,你来了啊,我这不正跟骏哥说你呢嘛。说过几日就去接你过来,我得让骏哥好好的招待你。快坐快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兄弟,你叫骏哥就行”。说完抬起手将揪心自己耳朵的手扒拉下来。将周玉凤按在了椅子上。

周玉凤也不愿再外人面前落冯天宇的面子,只是他以前不声不响的跑了,自己又听到他语气之中抱怨,一股火上来,就不自觉的动起手来。既然他冯天宇给台阶,她周玉凤也就顺坡下驴了。

“哼,你还有那好心去接我?你就是那个土匪少爷陈骏德啊?看你人还算周正,可惜是贼人,我家相公不能与你往来,我这就接他回去了。以后你们之间少来往,省得教坏我家相公。”周玉凤毫不留情的对着陈骏德说道。

陈骏德满头的黑线,这娘们挺火爆啊,这说起话来一点余地不给人留啊。还我教坏大宇。你家相公本来就那德行,这还用我教啊?

还没等陈骏德说话呢,魏湘儿可不干了,对着周玉凤说道:“你怎么说话的,我家少爷可不是坏人,再说了是你家相公自己来的,谁找他来了啊,你可别冤枉好人。”魏湘儿小脸气得呼呼的,一点也没给这个污蔑自己少爷的女人好脸色。

“呦,这还有一个小妹妹呢,姑娘娘家家的怎么能在土匪窝里待着呢。这进进出出的都没什么好鸟,在这还能有你的好?能走就早点走,要是发生了什么,以后传出去,你这不清不楚的,日后你还怎么见人啊。”周玉凤嘴上不饶人,尽往人心窝子上捅刀子。

魏湘儿听到这句话之后,脑袋“嗡”的一下子又想起了那晚的事来,不禁“哇哇”的大哭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陈骏德急忙喊到:“湘儿?”见跑出去的魏湘儿情绪激动想不开,又怕她自己一个人在遇到什么混蛋,急忙对门再喊到:“门外喘气的给我跟着点湘儿。千万不能让她出什么事来,快去”。

“是,少爷。”门外传来一串串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小。

冯天宇看着脸色阴沉的陈骏德。知道现在的骏哥是气得不行了,为了这个湘儿姑娘。今天都杀了好几个人了,还有一个现在还被装在坛子里了呢,这下周玉凤可踢到铁板上了。可毕竟是自己的妻子,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自己也不能看着她受罪。斗起胆来对着周玉凤大喊道:“你这臭娘们,你怎么跟我骏哥说话呢?我告诉你,没有骏哥就没有我的今天,要不是当时骏哥挺身而出,我早就完犊子了,哪还容得你在这里放肆。今天你不给骏哥和湘儿姑娘哄好了,老子我现在刘休了你,大不了以后不进家门罢了”。

周玉凤第一次见冯天宇发这么大的火,不由得忘记了反击,怔怔的看着冯天宇,半天都没有言语。

“你看我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也是有脾气的。你今天就触碰到了我的底线,之前的事我都不跟你计较,你以为我怕你呢?我那是不愿多事。但这事你要给我弄不明白,老子决不饶你。”冯天宇对着周玉凤劈头盖脸的训道。

周玉凤这才反应过来,心中不免怄气道:好你个冯天宇,这才出门几天啊,就敢跟我吼了。姑奶奶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低过头呢,他一个土匪少爷算老几啊?惹急了姑奶奶,我让爹爹联系官府灭了这窝土匪,让我给他们笑脸门都没有。

周玉凤“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对着冯天宇骂道:“区区一窝土匪还想让姑奶奶低头,门都没有。识相的你乖乖跟我回去,要不然姑奶奶找来卫所官军灭了这土匪窝上上下下,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给你和你的兄弟留条生路”。

陈骏德看着异常嚣张的周玉凤,语气平静的说道:“姑且叫你一声弟妹,没想到咱们第一次见面就如此的不愉快,真是让人难以相信。但是我要告诉你,自从干了这土匪以后,就没想过要活着到老,既然话都说道这了,我呢也不妨告诉你,你最好把我们杀个片甲不留,否则日后小爷会让你和你的家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来人啊,给我送客。日后在见到她,不用顾及,直接打死,对她这样的蛇蝎妇人不用心慈手软。”陈骏德毫不理会周玉凤的威胁,脸色狰狞的对外边的人吼道。

冯天宇夹在中间十分的尴尬,这可如何是好呢?看了看怒火中烧的陈骏德,又看了看火冒三丈的周玉凤,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只能是两边和稀泥,也是没别的辙了。

“骏哥,你别生气啊,是她不懂事,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这个都是自己人,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转过头来又对周玉凤说道:“你也别来劲,哪有你这么说话的?怎么这屋里就没好人了啊?看在我的份上,你两人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大家重新来过,这也不好嘛”。

陈骏德此时也是有些后悔,虽然这个弟妹确实飞扬跋扈,眼中无人。可毕竟是大宇明媒正娶的妻子,自己这样也让大宇在其中难做,可话又说回来,谁让她欺负湘儿了?现在的陈骏德对湘儿是珍若瑰宝,谁要是伤害了她,陈骏德一准会什么都不顾,立刻翻脸。

陈骏德脸色缓和下来许多,对着坐在那气鼓鼓的周玉凤笑着说道:“这个,弟妹,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不是,你也别多心。哥哥跟你一样,都是直肠子,臭脾气。咱们也算是同路人,你又与大宇乃结发夫妻,你们的喜酒我是没能去上。今天在这,我给你们补上。也是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来人啊,让伙夫做一桌好酒菜,我要与我兄弟夫妻二人不醉不归”。

周玉凤和陈骏德一样,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见得陈骏德说了软话,又看自己的相公跟他的关系十分紧密,自己也不愿与陈骏德交恶。本来自己的相公就不怎么待见自己,这要是又跟他的兄弟闹了起来,他岂不是要烦死自己了?也是就坡下驴,对着陈骏德说道:“哥哥,切莫这样说,是小妹的不是,不应该来到哥哥的地方说三道四,还气跑那个小妹妹。这事都怪相公你,要不是你当着跑了,让我难堪,我怎么会把对你的火都撒在哥哥和那个小妹妹的身上呢?对了,我看哥哥对那个姑娘很是在意,不知道她是哥哥的什么人啊”?

冯天宇一脸黑线,这说来说去还是我的不是了,就你这样的娘们哪个老爷们能受得了啊,一点也没有那温柔劲,动不动就上手,我真是倒了大霉娶了你。冯天宇此时心情十分的压抑,没好气的对着周玉凤说道:“今天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数落人家湘儿姑娘,她以后你还得叫嫂子呢”。

“哎呦,这真是当妹妹的不是了,等下等她回来,我定要自罚三杯,以赎刚才之罪”。

陈骏德看着周玉凤抱拳的姿势,心里微微感叹:唉,就这架势,这气魄,我是不如她啊。这以后可有得大宇受得了。

“哈哈哈,弟妹端得是敞快人,做哥哥的佩服得紧。这大宇也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竟能得此佳人为伴,真真是羡煞旁人。大宇你真的是好福气,以后可要珍惜啊。”陈骏德看着冯天宇一脸促狭的说道。

还没等一脸无奈的冯天宇说话呢,周玉凤竟然罕见的羞涩地说道:“哥哥竟说笑了,我要是那么好,他还能离家出走嘛”。话虽是这么说的,可一脸得意的模样曝露出她此刻骄傲的心情来。

冯天宇看着洋洋得意的周玉凤,心里无比的郁闷。这娘们,真是不禁夸,没怎么地呢,尾巴都要翘上天了,人家明显是恭维,这都听不出来,真是没救了。

汪疤石看着留下来的韩强等人,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思,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不是咱们娘子山,由不得你们的性子胡来。刘大当家的什么脾气你们都知道,这咱们要是在山寨里整事,他知道后立马就废了咱们。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先看看情况再从长计议,你们可别私底下弄事。如果真是那姓陈的动了咱们兄弟,我们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这个你们放心,到时候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我汪某人绝不拦着。但不能坏了四奶奶临走时的交代,你们听明白了吗”?

“汪爷,哥几个都明白,绝对不会坏了四奶奶的大事的,可兄弟们咽不下这口气,那个姓陈的算个什么东西?之前爷们弄死他就跟踩死一个蚂蚁一样,现在还他娘的拽了起来,敢动咱们的兄弟了。汪爷你老既然发话,哥几个就都听你的安排。就一点,可别让兄弟们寒心就成。”韩强阴沉着脸说道。

“这个兄弟们放心,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来。咱们就容那姓陈的嚣张嚣张,他也蹦哒不了几天了,到时候就让他生不如死。”汪疤石一脸杀气的说道。

酒桌上的陈骏德,魏湘儿,冯天宇,周玉凤相谈甚欢,经过刚才周玉凤的郑重道歉,魏湘儿也不那么难受了,两个人正坐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呢,魏湘儿不时的用眼睛偷看陈骏德,喝了一点酒的小脸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想上前狠狠的咬一口。

冯天宇看着现在亲密无间的两人摇了摇头,这女人真是善变,就这一会就从陌生人变成好姐妹了,这太让人难以理解了。

就在几个人其乐融融的时候,齐大嘴带着满身的血腥走了进来,对着正与周玉凤碰杯的陈骏德说道:“少爷,事办妥了,小的按照少爷的吩咐将那几个人砍去了四肢,亲眼看着恶狼将他们撕成碎片才回来的”。

“嗯。大嘴兄弟辛苦了,”陈骏德捏了捏鼻子说道:“你去把董康叫来,你换件衣服,一会咱们一起喝酒”。

“哎,小的这就去少爷。”一听到有酒喝,这嗜酒如命的齐大嘴转头就跑了出去。

听到此处的周玉凤手中的酒杯差点吓掉了,没想到这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陈骏德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啊。虽说自己自幼习武,可还从来没有伤过别人的性命呢。还好刚才的不愉快过去了,要不然这亡命之徒发起火来,可哪有自己的好啊。自己心里也不禁担心起来相公跟这样的人待久了会不会被传染上啊,以后他们之间还得少来往,要不然自己心里不踏实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下载17K客户端,《重生大明之携美闯天下》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