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北之地,冰原深处,有一座完全由冰雕琢而成的宫殿,这是一座美丽的冰宫,在阳光下闪着熠熠的光芒。

这是雪帝宫,极北之地的王,雪帝的住所。

沐染就这样,慢悠悠的走着,终于走到了雪帝宫前,抬头望向那扇冰雕大门。

雪帝宫中传出一道声音,听声音就知道这绝对是一个美丽高贵的女子。

“人类,你如此弱小,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这里不是你该来的,请速速离去。”

“雪姐姐,是我啊,我回来了。”

那扇冰雕大门突然间打开了,一道身影直接闪现在沐染面前。

“小雪儿,不对,小染,是你吗?”雪帝的声音充满了惊喜。

沐染点点头道:“是我,我回来了。”

“为什么我感受不到你魂兽的气息?”

“人类魂斗罗和封号斗罗的强者太多了,所以我用一件宝物掩盖了自己魂兽的气息。”

“看来你这件宝物很是厉害,连我都感受不到你的魂兽气息,人类肯定也感受不到,这样你在人类世界就安全多了。”雪帝满脸笑意:“好了,快跟我进来吧!”

雪帝带着沐染进入雪帝宫。

雪帝宫里很是空旷,只有一些冰雕装饰,处处都写着“简洁”两个字。

“你快坐。”雪帝让沐染坐在一把冰椅上。“雪帝宫周围是有魂兽驻守的,看到我让你进来了,过会儿就有人过来拜会了。”

沐染可不是六年前刚来斗罗大陆的小白,自然知道待会儿来的是极北之地最强大的几个魂兽。

“小染,你快和我说说人类世界的事情吧!你离开极北之地去了哪里?”现在的雪帝看起来就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少女,完全看不出来七十万年魂兽的威严。

“雪姐姐,我去了史莱克学院。”

“史莱克学院?”雪帝望了沐染一眼,“没想到你会去那里,说起来,我和史莱克学院现任的海神阁阁主还有点交情。”

“雪姐姐,你和人类有交情?还是史莱克学院的?”沐染并不能理解这件事,不是说魂兽和人类是死对头吗?怎么还有交情!

看到沐染困惑的表情,雪帝解释道:“像这样的事情,都属于秘辛,你不知道很正常。”

“雪姐姐,我现在知道了,可我不理解,人类和魂兽的关系不是敌对吗?”沐染不好意思的说道。

“所以啊!我说你单纯。”雪帝纤细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沐染的额头。

“虽然人类和魂兽敌对,但最顶尖的魂兽和人类彼此之间是牵制的,或者说,各取所需。”

“打个比方,人类来我极北之地猎杀魂兽,普通的魂兽没关系,但要是敢猎杀你冰姐姐,阿泰,还有其他十万年及以上的魂兽,是决不允许的。除了这些,极其稀有的魂兽也不允许猎杀。同样,我们十万年魂兽也不允许插手人类猎杀普通魂兽,不允许故意杀死封号斗罗,彼此之间互相牵制。”

雪帝的这番解释,沐染听明白了,真没想到人类和魂兽之间还有这样心照不宣的协议。

“那暗魔冰蜥王呢?人类可以猎杀吗?那可不是什么好兽。当初我在雪山洞中修炼,尽管外面有雪姐姐你加固的屏障,但那头暗魔冰蜥王却不死心的来了好几次。”

说起这件事,沐染心里那个恨啊!他的确天真。

雪帝轻笑了一声,道:“那暗魔冰蜥王去找你,我知道,但它绝对越不过屏障,我就没管它了。暗魔冰蜥一族,能力特殊,是一种邪恶的魂兽。我记得它们一族在受到你辅助的时候,被自动判定为敌方,当然恨你啦!”

沐染满头黑线,他这算是在为前任雪神莲背黑锅,不过前任雪神莲也留给了他不少宝物。

雪帝继续说道:“虽然人类不能猎杀随意猎杀十万年魂兽,但是邪恶的魂兽可以。就像是暗魔冰蜥王,是允许人类猎杀的。我们顶级魂兽之间轻易不会出手,让人类出手是最好的选择。”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沐染说道,“这样人类还能得到十万年魂环和魂骨,人类强者会记着这份情意。”

“没错。”雪帝却叹了口气,“但是这也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事情。十年前,来了一批封号斗罗和几位魂斗罗来猎杀暗魔冰蜥王,暗魔冰蜥王已经是二十万年的凶兽了,再加上它能够吞噬人类和魂兽,转化为自己的力量,人类惨败,最后只剩下两个封号斗罗,其他人全死了。”

“那两个封号斗罗还是我暗中出手救下的,我警告了暗魔冰蜥王,那次的事情闹得有点大,不过我记得那时候你在修炼,所以你不知道这件事。”

沐染心中松了一口气,真是巧啊,要是雪姐姐问自己那场大战的细节就糟糕了,还好还好。

“我救下那两个封号斗罗没多久,又是一群封号斗罗来到了极北之地,正是来救援的。领头的是史莱克学院海神阁阁主。人类和魂兽达成协议很久很久了,之前的人类强者我都没见过,那位海神阁阁主是我见到的第一个。”

“他很强,十年过去了,可能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看来人类的修炼天赋真是得天独厚。”沐染说道。

“所以你选择重修为人,我没拦你。”

“多谢你,雪姐姐。”这句话沐染说的很是郑重。

雪帝摆了摆手,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对自己负责就好了。”

沐染是真心的感谢雪帝,一方面雪帝告诉了他许多事情,另一方面,若不是雪帝,他怕是早就被那头怀恨在心的暗魔冰蜥王给一口吞了,他以后一定会报答雪帝的。

“宿主,你若真的想报答她,就给她一滴雪神之心,帮她渡过天劫”001突然冒了出来,竟自动解除了对沐染精神的屏蔽,又一次用意识与其交流。

沐染瞬间神经绷紧,紧张的说道:“001,你的意思是雪姐姐无法渡过天劫吗?我明明给了她一朵十万年的雪莲啊!”

“十万年的雪莲对七十万年的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是那朵雪莲却可以让她重修为人。”

“不,雪姐姐是不会重修为人的,她对极北之地太重要了。”

“所以到底如何选择,权看宿主自己决定。宿主抱歉,事情紧急,我解除了对你意识的屏蔽。”

“就这样吧,万一以后又发生了紧急情况。”

雪帝伸出了手,在沐染的面前挥了挥,道:“小染,你怎么了,一动不动的,想事情吗?”

“不是不是。”沐染连忙否认,看来意识交流也不太方便,在外人看来自己就是一动不动的在发呆。

“雪姐姐,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沐染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着一滴金色的液体,正是雪神之心。

自从上次给言少哲看了之后,沐染就把剩余的九滴雪神之心分开装了。

“这是什么?”雪帝看着那金色的液体问道,不知为什么,那金色液体让她产生了强烈的渴望。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