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热播的《山河令》,原小说2010年开始连载,于2011年1月份完成。

也就是说,这是一部距今10年的作品。

但作者用文字构建的江湖和情感世界,却并没有因时间而褪色。

改编成剧版后,同样备受认可。

不少追剧观众,都赞龚俊的“温客行”、张哲瀚的“周子舒”还原了小说设定。

那么,原小说中,两个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本文要说的,就是原小说中的“三大美男”。

先来说温客行。

作者在写温客行这个人物时,并没有在其外貌上大费笔墨。

相比之下,反而是神态描写更多。

容貌,只停留在“局部”。

比如苍白的脸色,深邃的眼睛,殷红的唇,乌黑的发。

而且,还是分开来说的。

比如脸色和眼睛,是在温客行出场时。

周子舒对温客行的初印象,便是“脸色微有些苍白,眼珠却很黑,像是将光都吸进去了”。

至于乌发和红唇,则是临近结局,温客行以鬼谷谷主身份出现时。

那时的他,“小半张脸隐藏在乌黑的发丝下,嘴角兀自含笑,殷红殷红……整个人竟有了几分妖气。”

因此,温客行是美男无疑,但具体长什么样,就靠读者去脑补了。

再来说周子舒。

作者花在周子舒外貌上的笔墨,或许比温客行稍微多了那么一丢丢。

但整体来说,差不多。

周子舒出场时,天窗侍卫眼中的他“似是二十八九的年纪,样子斯斯文文的,倒像个文士”。

像个文士的周子舒脸有病容(那时,他已经给自己钉了六颗七窍三秋钉),眉眼轮廓深刻清晰,眼神极亮,但总是微微垂着,睫毛极长极浓密。

此外,他还有着挺秀的鼻梁和薄唇。

最后,作者还干脆下了定论——俊美的脸。

也就是说,作者笔下的周子舒的长相,比温客行要细致、明朗得多。

周子舒除掉易容时,作者又给他安排了一段外貌描写。

脸颊瘦削而苍白,嘴唇薄如一线,同样没什么血色。

轮廓深,睫毛密,眼神半遮半掩。

温客行那一刻的感觉是“浓墨重彩”。

从这些描写来看,原小说中的周子舒是位“浓颜系”美男。

作为原小说的“双男主”,作者曾说他俩是两个壳子一个人。

而编剧的形容是,有的人天生就是知己。

换句话说,温客行和周子舒,太像了!

从外貌、气质来说,两个人都是“黑白”的。

周子舒眼里的温客行“黑白分明”,温客行眼里的周子舒“只有黑白”。两个人简直就像是对方的复制品,明明长得并不一样,却又真的一模一样。

经历、样貌、武功、性格,全都称得上“势均力敌”,或者“天生一对”。

但无论是温客行还是周子舒,都不是书中第一美男。

这个名号,非七爷莫属。

原名“景北渊”的七爷并不是这部小说的主角,他有自己的独立作品。但就算只是配角,也光彩四射到无人可以忽略。

小说中,七爷出场时,身穿一袭藏青色长袍,手中端着小弩,腰间别着一管白玉箫,“长袖、衣袂翩然,既不像江湖人,也不像读书人”,贵气优雅得仿若“士族公卿”。

张成岭初见,便被七爷风华折服。

在他眼里,景北渊“约莫二十五六,长了一双总是带着些许笑意的桃花眼”,相貌级别是“绝世好看”。

即使看着毒蝎时,眼睛里微微泛着冷光,但落在张成岭眼中,依然是“这个人,可真是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就算是让温客行这种“老江湖”来看,景北渊也是过往所见,无人能及。

虽然眉眼漂亮到有些轻佻,但是在一身贵气的“压制”下,就只剩下了绝世风流。

老温的感觉是“芝兰玉树四个字,简直就是为他而设的一般”。

因为温客行觉得景北渊相貌实在是出众,加上周子舒和景北渊是旧识,还引发了他的危机感,暗中吃了不少醋。

所以,不论从哪个角度看,七爷都绝对是原小说中相貌最出众的那个。

最关键并不是花瓶,虽然武力值不行,但是“多智近妖”,偏偏还有点唯恐不乱。

剧版中,“七爷”由魏哲鸣扮演,出镜效果如何,到时观众自会判定。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