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洛少爷,近段时间你可要小心了,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学院中有人将会对你不利。”

梅沙查看四周无人之后,这才压低声音郑重的对着越凝出声提醒。

“我知道了。”

越凝对于面前的梅沙并没有太多的信任,故此也并没有再同眼前这位妖媚的女教官多说什么,告辞离开。

梅沙只是远远的望着越凝离开的方向,许久才转身离去。

沿着回去的小路越凝一路上走的很快,可还是不得不说她被人给跟踪了,这人的隐蔽功夫很高,可无奈他遇到的是拥有内里的越凝,当然很是轻易的就被敏感的越凝察觉了不寻常。越凝不动声色的继续朝前走,甚至头也不曾回一次。

如若是她的话,一定会选择前方不远处的小树林下手,不管这人究竟有何打算,在越凝看来对方都会在前方的小树林之中露出马脚。

越凝刚进入小树林百米远,一道身穿劲装的黑衣人就出现在了越凝的面前,如若越凝不是知道这里是与过去不同的世界,那她绝对会认为面前的来人是江湖上少有的刺客。

不过眼前的这俨然也应该是杀手吧!越凝在心中猜测着面前人的身份,甚至她不难从面前人的身上感觉到淡淡的杀气。

“你是谁?”

越凝临危不乱的张口,不得不说面前的来人很强,可如若她催动轻功拼命逃的话定能轻松逃离,可作为一代教主,她越凝又岂是但小之辈,自尊心作祟之下,越凝做出了一个不明智的选择,那就是留下来。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但过了今天科洛·特里斯将只会是一个死人。”

面前的蒙面男说完这话,手中银光一闪,整个人瞬间好像爆发而出的猛兽一般的朝着越凝这边攻了过来。

那冲过来的刀很快,但催动内力的越凝更快,她的在银刀接触脖颈的瞬间一低头整个人躲过了这致命的的锁喉一刀。

而下一刻的越凝抬手就是一带着极寒之力的掌风朝着面前人的左胸袭去。比狠历她越凝可是的一点都不弱于面前的这个杀手。

杀手显然也是发现了面前人貌似并不像资料上说的若不经风,当然作为一个职业杀手他能活着也不全靠的雇主提供的资料,如若只看资料来杀人的话,他怕是早就死上几百回了。

后仰闪过越凝的这一掌,紧接着抬手就再一次把手中的银刀朝着越凝的心脏刺去,招招很辣无比。

越凝的明知躲不过所幸也就不躲了,眼下她也就只剩下一击的机会,只有能够打在这杀手的慎身上,她才能够挽回劣势。

银刀好不留情的插入越凝的左胸,当然与心脏还是有所偏差的,不过这短暂的时间已经足够越凝再打出冰魄神掌了。

越凝一咬牙,忍着痛抬手对着刚得逞后有些放松的杀手狠狠的就是一掌打在了他的心脏处。

“你以为单凭肉掌就能够伤我......”

杀手有些得意的抽出了插在越凝左胸前的刀,鲜血瞬间阴湿了越凝的校服。越凝面色异常惨白的望着面前的黑衣蒙面杀手。

“作为一个杀手最愚蠢的就是不能第一时间杀了你要杀的人,别人做不到并不代表我做不到。”

“你......”

杀手的双眼之中突然间多出了恐惧,此刻他才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动弹不得了,而起一股钻心而又冰冷的寒意竟然是从他的左胸之处向着四肢百骸渗透。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不是科......”

“你终于发现了我的秘密,不过已经太晚了,而我这个人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喜欢除死人以外的人知道我的秘密,所以你就成为知道秘密的死人吧!”

越凝此刻虽然是在对着面前的黑衣人微笑,但不知为什么在满脸惊惧的黑衣杀手的眼中,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个人,拥有那样笑容的绝对是地狱爬出来的勾魂恶鬼。

不过很快他的思想也跟着好似被冻结了一般,整个人彻底的断了呼吸,即使死他依旧维持着他临死前额恐惧面容。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越凝就在刚才已经发现了树林里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个人,不过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她的判断力也跟着下降了不少,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不清。如若是另外一个敌人,怕是她今天就要彻底的栽了,可......

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朝着前方倒去,就在她失去知觉的瞬间一道貌似有些熟悉的身影迅速的闪出,身后一把接住了那满是虚弱的人。

“你......”

紧接着两人一具尸体很快就消失在这片小树林之中,就连一丝痕迹都不曾遗留。

独栋别墅,二楼维亚的房间。

维亚若有所思的站在治疗舱前,看着面色苍白的越凝正在被治疗舱进行着紧急治疗。他原本以为这人遇到这种情况会逃离,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女人竟然选择了如此愚蠢的方法,原本他是要在最后出手的,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稍作犹豫之后竟然被他发现这女人的另外一面。

那种感觉好阴暗,就仿若那个时候的自己,对所有的一切都已经麻木了,在他眼中生命毁灭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好想就此沉沦,放弃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而这其中还带着一种他所不懂的悲凉之意。

总之在他看来那最后面对那个想要杀她之人的微笑实在是太过的复杂了,甚至最后的时候那双眸子中有的竟然是嗜血的享受,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维亚觉得自己越发的看不懂这个女人了。

说起来她对自己还真狠,她难道就不怕那人的短刀再微微偏移一些,那先死的怕是就是她自己,除非......

想到那样一个可能之后,维亚看向治疗舱之中的越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复杂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有任何可疑,否则......”

维亚说着伸手隔着治疗舱在越凝的脖颈处轻轻的比划了一下,紧接着在那原本白皙的脖颈之上竟然突然多出了一道不算很深的血痕。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