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踩他于脚底,蔑视,嘲讽,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爷,而他,只是他花钱雇来的保镖,人卑命贱。    四年辗转,再次相遇,他成了默默无闻,衣食拮据的劳动下层,而他曾最瞧不起的那个男人,已然站在了权势巅峰!    少爷,你知道我找你多久?呵呵,整整四年!    你放手!!    (挣,非争,是挣扎,挣脱的之意。看文的小姐姐们么么打~~~求轻喷~~)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