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佳人创造出了这部《抹布女也有春天》,千千佳人文笔巧妙,读下来给人一种酣畅淋漓之感,情节十分精彩,字字珠玑,能够把叶凝曦闵知行的情感和剧情衔接的天衣无缝,杜绝一切俗套,《抹布女也有春天》家道中落的叶凝曦,为了拯救爸爸留下的公司答应嫁给金融界年轻才俊。用尽了所有努力自以为抓住了他的心,然而那都不过是对另一个人的。“别以为在外面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他冷笑。“我有什么资格吃醋?”她淡漠。

抹布女也有春天叶凝曦闵知行 《抹布女也有春天》第9章 见公公

叶凝曦浑身僵硬,几乎都不敢动弹。

紧接着,她眼前的压迫感就消失了,闵知行站直了自己的身子。

走吧,进去。

他冷冰冰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毫不犹豫地转头,大踏步的离开。

叶凝曦站在原地迟疑了一会,还是搞不懂他究竟想做什么,也是一咬牙,跟了上去。

一走进家门,叶凝曦就发现家里面灯火通明就像是早在等着自己回来一样。

还没四下环看下,突然一个人影就冲着她扑了上来。

凝曦!段贤淑哭着抱住了自己的女儿,你怎么淋成了这幅样子!

妈!叶凝曦也忍不住叫了出来。

————

段贤淑松开手,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眼叶凝曦,眼中尽是心疼。

此时的叶凝曦浑身湿哒哒的,因为淋雨淋了太久,身上还笼罩着一团挥之不去的寒意。

皮肤苍白,嘴唇青紫,整个人的气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段贤淑心疼极了,还想继续追问,但旁边叶铎海却见缝插针的挤了进来,然后拼命把段贤淑往外拖:有什么事等会再问吧!别让闵先生等急了!

说着,他还一边冲着闵知行点头哈腰的讨好。

而回应他的,只是闵知行不屑地哼气。

走。

进去了叶家之后,闵知行就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

就像是不愿意开口,挤出了一个字,就往前前进。

叶凝曦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和堂哥,又看了看完全不等她就快步离开的闵知行,也没机会跟母亲说什么了,只能连忙赶过去。

回过头,还能看见段贤淑和叶铎海都对她拼命示意着什么。

示意什么?

叶凝曦完全弄不明白。

她跟着闵知行,一直来到了叶家二楼摆放叶凝曦父亲灵位的灵堂之中。

踏进灵堂,哪怕是狂傲如闵知行,也不由得下意识放轻了脚步。

更不用说叶凝曦,在自己父亲的牌位前,更是一瞬间涌起回忆,然后红了眼眶。

不过她也没来得及多想,因为她在父亲的遗像前,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穿着一身做工考究的中山装,手里拄着乌木的龙头拐杖,另一只手上还把玩着一对洁白莹润的玉球。

两个沉默的黑衣保镖站在对方的身边,就像是高塔一般护住了对方周身,看到有人走进,顿时气势汹汹的眼神就瞪了过来。

然后在看到来人是闵知行的时候,眼神又恭顺了下去。

大少爷!保镖们一起喊道。

人我带来了,有话就快说。

闵知行没有理会那两个保镖,而是冲着那个背对着他们,静静凝望着遗像的老年男子说话。

叶凝曦默不吭声,只是在静静观察。

对自己的父亲说话,也不知道客气点。

那个老人哼了一声,然后转过了身。

看清楚那个老人的真面目后,叶凝曦顿时大吃一惊。

因为眼前这个人她曾在以前的金融杂志见到过,是闵知行的父亲闵千里——知行集团的董事长。

但是为什么对方会在自己的家里呢?

叶凝曦迷惑不解。

坐吧。

闵千里只是淡淡说了一声,然后就带头坐到了灵堂前的一个椅子上。

闵知行哼了一声然后在椅子对面的沙发上也坐了下来,叶凝曦站在他们身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小心翼翼的在闵知行的旁边坐了下来——毕竟能坐人的地方只有这一个位置了。

闵知行在叶凝曦坐下来后看了她一样,让叶凝曦浑身紧绷,但让她松了口气的是,闵知行只是看了一眼,竟然没有赶她走。

你就是叶凝曦?闵千里仔细观察着叶凝曦,出声问道。

……是。

叶凝曦点了点头。

虽然是嫁给了闵知行,但叶凝曦并不认识其他的闵家人。

因为她和闵知行结婚、包括给叶氏注资的决定,全部出自闵知行一个人的决定。

甚至就连她跟闵知行的婚礼上,都没有见过这个老人。

可以说,此次还是他们公媳第一次见面。

闵千里只是问了一下叶凝曦的名字,之后就没有理会她,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她身旁的闵知行的身上。

你当初,要拿出五亿娶叶氏的女儿,我没反对。

他对着闵知行淡淡地说。

我知道。

闵知行抿着唇,回答道。

但是现在你又在做什么?他继续问道。

而这回,闵知行不说话了。

叶凝曦悄悄用眼角余光打量了一眼他的脸色,发现已经黑如锅底,看得出来十分的不爽,但偏偏仍旧在隐忍。

叶凝曦有些若有所思。

从回到家然后来到这里,叶凝曦就一直在观察着闵千里和闵知行的反应和互动。

她发现,闵知行对自己的父亲,说话之间并不怎么显得太过尊重,但脸上不满行动中却仍旧比较顺从。

这一点让叶凝曦隐隐有些激动,因为她有种预感,或许叶氏的命运有可能改变也说不一定。

叶小姐。

在叶凝曦思虑间,闵千里重新看向她。

虽然是自己的儿媳妇,但闵千里却称呼的极其客气。

叶凝曦张开口,话语在喉间转动,却喊不出父亲这种词汇,最终还是跟着闵千里对她的称呼一样,叫了一声闵先生。

我不明白,叶凝曦斟酌着自己的话语,为什么您会和……他,出现在这里……

因为我们是来接你回去的。

闵千里淡淡地说。

接我回去?叶凝曦有些惊愕。

旁边的闵知行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叶凝曦不去看他都能感受到那种针扎般的视线。

而闵千里则完全不为所动:没错,他说,你是我们闵家的儿媳妇,当然要接你回闵家。

可是……叶凝曦吞吞吐吐,看了一眼闵知行,我今天早上……已经……

这件事我已经完全清楚了。

闵千里没等叶凝曦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我相信知行那只是一句气话,只要民政局没盖章,你就还是我们闵家的儿媳妇。

————

叶凝曦说不出话来了。

她的脑袋现在十分混乱,完全不理解目前的状况。

闵千里说已经清楚她和闵知行的所有纷争……那也就是说已经知道了自己在新婚之夜前就已经不是处|女之身?

就算这样,他仍旧要把自己这个儿媳妇留下来?

为什么?

《抹布女也有春天》第10章 丑闻

婚礼现场新郎没有出现,新婚之夜新娘又不是处子,然后第二天就要宣布离婚……

闵千里看着坐在对面的叶凝曦和闵知行,眯起了自己的双眼,语气越变越重。

你究竟了不了解,这对闵家来说,是个多么难听的丑闻?

叶凝曦被闵千里的呵斥训得缩了缩头,下意识地就想要道歉。

但是反应过来,才发现对方并不是在跟自己说话。

我管那些!闵知行忽的坐直了身体,瞪向自己的父亲,我闵知行还轮不到他们说三道四!

你是不怕!闵千里狠狠的往地上一敲拐杖,也拔高了声音,但整个闵家跟着你丢不起这个人!

不管怎么样,哪怕是为了闵家的门面,我也不会允许你们离婚的。

闵千里板着脸说出了这句话,不只是警告闵知行,也是在警告叶凝曦。

今天晚上,就趁着别人不知道之前,把叶小姐接回家去!闵千里狠狠瞪着自己的儿子,有意见吗!

我……

————

我有意见。

闵知行下意识地就要反对,但是他还没出声,一个冷静的女声就提前把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闵知行和闵千里都愣了一下,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居然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

你有意见?闵千里挑了挑眉,看向叶凝曦。

此时此刻,好像才是他第一次真正打量这个是他儿媳妇的女人。

对,叶凝曦深吸了一口气,无视两人那种诧异的目光说道,我不想回到闵家……我觉得离婚很好。

闵千里眉头一皱,刚想说话,而叶凝曦就已经率先开口打断了他:闵先生,我和闵知行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

在闵家提出婚约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也不认识他。

叶凝曦冷静地说道,是闵家做主,让我嫁了进去。

而现在,既然就连闵知行都不愿意要我了,那我觉得,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必要非得继续生活下去。

叶凝曦在闵千里的话说出口之后,就一直在思考。

这些话也是她的心里话。

毕竟闵千里要的只是她仍旧和闵知行生活在一起好不给闵家丢脸,根本不在意他们两个之间是不是真心结合和相爱。

但叶凝曦会嫁给闵知行,却不是因为什么感情和闵家的脸面,而是想要知行集团对叶氏的五亿元注资。

可这笔注资是由闵知行操控的,并且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已经完全撤资了。

叶凝曦不觉得自己就是真的按照闵千里的话重新回到闵家,闵知行会那么好心的重新将钱给她。

既然没有注资、无法拯救叶氏,叶凝曦也同样不稀罕什么闵家大少奶奶的名头,那么还有什么必要继续维持她跟闵知行这份虚无缥缈的婚姻?

还不如彻底放手,两人都能有一个解脱。

你真的确定?

闵千里像是不相信叶凝曦的话:闵家的财富富可敌国,你如果成为了闵家的大少奶奶,我不敢说知行这小子会如何,但将来肯定也会给你一部分的公司股份作为诚意……

您不用说了,叶凝曦有礼地打断了闵千里的话,这些我都不在乎。

……不在乎吗?闵千里的眼睛一直盯着叶凝曦,苍老的面孔中散发着睿智的光芒,那如果我说,我愿意代替我的儿子,重新对叶氏注资……你也不在乎吗?

什么?叶凝曦彻底惊讶了,瞬间身体就变得挺直。

一旁的闵知行皱了皱眉,喊了一声:老头子……

你闭嘴。

闵千里只是扫了他一眼。

您……真的愿意重新对叶氏注资?叶凝曦此时已经顾不上闵知行究竟是生气还是不生气,她整颗心都在随着刚才闵千里的话而砰砰直跳。

没错。

闵千里淡淡的点了点头,本来这就是当初约好的规定,你嫁入闵家,闵家就会对叶氏注资。

爸!闵知行终于忍不住,一拍沙发扶手站了起来,我不会拿一分钱的,也不会让这个女人再回闵家。

你不拿钱我来补上,闵千里同样强硬道,至于后者,我想你没有选择权。

说着,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看着闵知行:别忘了,当初你曾经和我交易过什么!

这句话一出口,闵知行的脸色就瞬间变了。

叶凝曦感觉到好奇,但她还没来得及多想什么,闵知行就突然一甩手,直接摔门走了出去。

他的这种说走就走直接让叶凝曦吓了一跳,整个人的脑袋到现在都仍旧回荡着刚才闵知行关门时的那种巨响。

闵千里突然叹了口气。

叶小姐,他叫着叶凝曦,你觉得这个条件怎么样?

什么?叶凝曦还有点回不过来神。

你重新回到闵家,闵千里说,执行集团仍旧为叶氏提供注资。

或者你选择跟知行离婚,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他盯着叶凝曦的脸,你选择一个吧。

叶凝曦苦笑。

摆出这种条件,她根本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我会回到闵家。

叶凝曦咬住自己的嘴唇,嚅动半天,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闵千里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我知道,叶小姐是个聪明的女孩。

说着,大概是看叶凝曦脸上的表情太过黯淡,所以他突然有话锋一转。

虽然我不清楚,你和我的儿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我想跟你说,其实知行他并不是完全的不在乎你。

什么?叶凝曦不解地抬起头。

————

虽然来到叶家找你,的确是出自我的授意。

但是当我们来到这里,发现你一大早就被赶出闵家,却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在叶家的时候,是知行主动去找你的。

他……主动来找我?叶凝曦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目瞪口呆。

没错。

闵千里一边微笑着,一边站了起来,把你从暴雨中带回来的,的确是他……不是吗?

说着,闵千里就带着身后的那两名保镖离开了灵堂。

只留下听见了他的话而久久无法言语而陷入沉思的叶凝曦。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