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浩送走两人后,觉的心情有些烦闷。身上一摸,想掏根烟,却发现烟抽完了。走到小区的一家便利店,买了一包烟,刚想回去。忽然,一道人影拦在他的面前。楚云浩皱了皱眉头一看,发现眼前的人正是陈冰。

    “怎么?还不放弃?”楚云浩看着陈冰淡淡的问。

    陈冰深深的看了楚云浩一眼道:“首长让我告诉你,风家的人已盯上你了,你要小心!”

    看着陈冰离去的身影。楚云浩皱紧了眉头。

    风家盯上自己。虽然早在楚云浩的意料之中,但是对方来的这么快,让楚云浩是有些始料未及。楚云浩不怕风家的人,找自己,就怕对方对自己的家人动手,这却是防不胜防。不过特勤科的人知道这事情,楚云浩想到对方应该会做些什么。毕竟现在是特勤科的人,在求自己。

    在南闽某个房间内

    风家的三长老、四长老两人盘膝坐在床榻上。

    一个风家的子弟从外走了进来。

    “情况怎么样?”四长老缓缓的睁开眼睛。

    “四长老,楚家周围都有政府的人。”那风家的子弟神色凝重的说。

    “政府的人?怎么回事?政府的人在保护楚家?”三长老也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中迸射出凌厉之色。

    在那风家子弟离开后,三长老对着四长老问道:“你觉的如何?”

    “再缓看看……大长老快出关了……及有可能突破武者九重天,那时候无论那个击伤无忌的人是不是楚云浩,我都都要将楚家连锅端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四长老冷冷的说。

    “嗯……四长老所言甚是!”

    说完,两人又重新闭上眼睛。周身一股凌厉的劲风将两人身上的劲装吹的鼓鼓的,显示着,两人那雄厚的力量。

    楚云浩让彭少东、郭壮等人想办法在整个南闽寻找风家的蛛丝马迹。可是让楚云浩微微有些意外的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各宾馆酒店都没有任何线索。但楚云浩知道,特勤科的人,既然会如此说,就不可能欺骗自己才对。

    南闽国家安全部

    宁雪看着手里的资料,如果楚云浩此时看到宁雪手中的资料。一定会大吃一惊。那上面的资料写的不是自己么?

    “楚云浩、男、19岁。闽江医科大临床学院录取学生……”

    看完楚云浩的资料,宁雪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其实楚云浩的资料,国安部早就收集了,只是宁雪一直没有重视。这一次,特勤科特别的要了楚云浩的资料,宁雪才特别的重视起了楚云浩的资料。这段时间国安部都在寻找骷髅客,但是毫无线索,只得渐渐的放弃。可是在这个时候,特勤科介入,才国安部也有些奇怪。特勤科和国安部不是一个系统的。特勤科隶属于军部,而国安部隶属于国务院。两个部门虽然职权有些重叠,却是各管各的,不过必要的时候,还是会互相支持。但在暗地里却一直在较劲。

    看完楚云浩的资料,宁雪发现了楚云浩很多奇异的地方。比如楚云浩此前表现一直很平庸,但在几个月前,突然变了一个人。先是击败林天奇,接着又击败了雷破天。而且似乎和江就家的公主打的火热,甚至同居了起来。这前后的变化很快。

    “难道是在扮猪吃老虎,有意思,看来我宁雪是得会会你了!”宁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南闽大地电影院门口

    楚云浩急匆匆的赶来,江思颖突然要自己请她看电影。害的楚云浩急匆匆的从家里赶来。

    大地电影院门口

    江思颖等的已有些不耐烦了。不时的看着手表,脸上写满了不满。

    “死楚云浩怎么还不来……再不来,电影就开始了……”江思颖很是不爽。

    今天江思颖打扮的很是朴素,牛仔短裤,白色体恤,不施粉黛。但即使是这般,江思颖仍然是吸引了超过百分之百的目光。

    楚云浩急匆匆的赶来。

    “楚云浩你迟到了2分钟零20秒……你说怎么办?”江思颖看着楚云浩哼了一声。

    “大姐,我在家里正脱衣服准备洗澡,你才打我电话……能这么快不错了……”楚云浩也不满的说。

    “好了,电影快开始了……”江思颖也不想和楚云浩争了。

    “什么电影?”楚云浩看着江思颖有些奇怪的问。

    “鬼域……”江思颖笑了笑。

    “鬼域?怎么听的像是恐怖片?”楚云浩弱弱的看着江思颖。

    “恭喜你答对了,但是没有奖金,就是鬼片!”江思颖看着楚云浩笑眯眯的说。

    “这国产影片貌似没有什么好片?”楚云浩弱弱的说。

    “没看过嘛!陪我进去看看又不会死!”江思颖挽着楚云浩的手。

    既然来了,楚云浩自然不会拒绝。

    在大地电影院对面的一栋楼上,一个戴着头套,只留出一对眼睛的男子正看着楚云浩和江思颖两人。他的双眉赤红。两只手臂上,纵横交错的遍布着无数的伤疤。

    “楚云浩,今天我会让你死的……以雪我心头之恨……”声音无比的沙哑,却透着刻骨的寒意。

    “只要你杀了他,我就是你的……”一道声音从那男子的身后传来。同样无比的阴冷。

    如果楚云浩此时听了这女子的声音,一定会无比的惊讶。

    “哼哼,你放心,他死定了……”那男子沙哑的声音说。

    ……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陪一个女人逛街,还有比陪一个女人逛街更痛苦的事情,就是陪两个女人逛街。如果还有比陪女人逛街更痛苦的事情,那就是陪女人看电影了。

    一个明明不算什么好笑的情节,楚云浩总能听到身边这女孩神经质的在笑。还有楚云浩觉的很不怎么样的情节。竟然也会看到这女人吓的尖叫起来。那都是很弱智的恐怖情节。脸上那化妆,就和马戏团里的小丑一般可笑。

    楚云浩除了要忍受身边MM那高分贝的音波穿刺,还要忍受她那五指山。楚云浩觉的自己的手臂,都快被江MM给捏的淤青了。

    一场电影看下来,楚云浩发觉自己没有被电影吓到,倒快被身边的MM给吓的神经质了。

    从电影院出来,楚云浩看着江思颖弱弱的说道:“江大美女,我求你下次看电影手下留情啊!都手都快肿了……”

    “我靠,你皮糙肉厚的,捏下怎么了……不然带你来干嘛?”江思颖哼了一声。

    楚云浩:“……”

    楚云浩很是郁闷的摸了摸鼻子,敢情自己来,就是让人当沙包捏的?

    由于大地电影在一个小巷子内,所以出来打的不好打。连打了几个过路的的都是满座的。

    走在偏僻的小巷子内,四周乌七八黑的。不时吹来一阵冷风。让穿的有些单薄的江思颖打了一个冷战。

    “你怎么了?”楚云浩看着有些簌簌发抖的江思颖,关切的问。

    “好冷……”江思颖抱着楚云浩的手臂。

    “我抱你……”楚云浩知道此刻正是男人吃豆腐的时候。大大咧咧的将手放在江思颖的腰上,让江思颖靠在自己的身上,半搂着江MM。

    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幽香传来。让楚云浩精神一震。手抚在江思颖的腰肋上,软软的,很舒服。手感也不错。虽然隔着一件衣服,但是楚云浩却仍然可以感受到那滑腻的肌肤。

    江思颖看着周围的树影,不时传来“咯吱!”“咯吱!”的怪异声音,吓的江思颖小脸发白。

    “这是什么声音啊?好可怕……”江思颖小脸发白,更是害怕的依偎在楚云浩的怀里。

    “我靠,是不是这丫头鬼片看多了……”楚云浩发现,以后真的可以不时的带mm来看鬼片。

    “没事,有我!”楚云浩抱紧了江思颖。江思颖半个娇躯,几乎都依靠在楚云浩的怀里。

    那对丰满紧紧的挤压着楚云浩的身子。

    好大,好有弹性。楚云浩咽下了一口唾沫。

    悠然,一道震响在前方响起。

    “什么声音?”楚云浩皱紧了眉头。

    连江思颖也吓了一跳。

    悠然,一道黑影印入了楚云浩的眼帘。

    这是一张桌子,虚空向着两人砸了过来。速度很快,眨眼间,到了两人的头顶。

    “啊……”江思颖被吓呆了。

    楚云浩目光一凝,一把将江思颖推开。脚在地上一蹬,虚空一个后旋踢,向那桌子扫了过去。

    “轰!”的一声。那桌子被楚云浩一腿轰碎。在虚空爆碎开来。化成碎片,寸寸落在地上。

    “哼,出来来!”楚云浩抱着手。

    “哒!”“哒!”脚步声从前方的阴影处走来。

    那脚步声不大,很有节奏感。却带着一丝肃杀之气。

    这是一个戴着头套的黑衣人。身材高大,手臂上横七竖八的刀疤,在黑暗中,借着柔和的月光,看起来无比的狰狞。

    “你是什么人?”楚云浩皱紧眉头。

    “来杀你的人!”

    那黑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楚云浩总觉的似乎在哪里听过。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