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3-10-29

这时马小河碰到卖压缩饼干的了,就过去看。

陈楚正好走的快点,把他甩了,自己去看香水。

为了偷那小莲,他也豁出去了。

“小伙,买香水啊?”一个大婶问。

她看陈楚盯着她摆着的一些洗发水,焗油膏啥的。最后落在香水上不动了。

“啊!俺看看。”

“给你对象买啊?那大姨给你介绍这个,才25块钱,这个可好闻了。”

陈楚摇摇头,感觉这个价太贵了。

又往前走。

又问了几家,有要十块钱的,但质量他又不放心。

他边走边回头瞅,很怕马小河过来发现他买香水,最后看见马小河拎着一塑料袋饼干,也四处张望,肯定在找自己哪。

陈楚提溜跑到一个墙角藏了起来。

这时,无意间看到一个梳着马尾辫,穿着花布衬衫的女的,从跟前过去。

我擦!是那小莲。

陈楚看那小莲今天穿的挺朴素的,没有穿她那白色的丝袜,这女的别看爱干净,但还有点保守,来集上也是挺害羞的。

低着头,脸上还有些红扑扑的,不时的小手握着自己扎的两条辫子。

陈楚冲她圆圆的小屁股看一眼。

那小屁股坚挺坚挺的。

心想还真是刚结婚没多久的小媳妇啊,没有被好好的开发,这要是被耕种的时间长了,早就被啪啪拍成扁平的了。

当然,这些也都是张老头儿教他的。

集上人不少,而且那小莲害羞低着头,陈楚走过去她也没注意,就看着自己的小脚了。

陈楚见她走到一个卖洗发水的大娘跟前。

那大娘说话的声音很大,农村一般说话嗓门都挺大的,尤其是东北,这样才热情。

“哎呀,闺女你不是老王家小卖店的媳妇吗?你说吧,买啥,大娘都给你进价。”

“大娘,你这里有没有香水,我要那个欧莱雅品牌的。”

“有,闺女我这儿啥都有。”

那小莲等了一会儿,那大娘翻腾着找了一瓶递过去。

“多少钱?”那小莲小声问。

“给大娘15块钱就行了,卖别人最少25哪!”

“行!大娘我给你找钱。”

那小莲柔声细语的说着,听的陈楚直痒痒。

她小手在细腰上摸索了一下,然后掏出一只白色的绣着花边的小手绢,左一层又一层轻轻的打开,最上面的是五十的,然后在下面找了十五块钱的零钱给了。

那小手轻轻柔柔的,那那娘看了都眼睛不眨。

“哎呀,那王小眼的儿子可真有福气啊,找了你这样的好媳妇,真是祖上积德了。”

那小莲脸色更红了。

小声说:“大娘,那我走了啊……”

说完莲步轻移,一路小猫步似的往回走。

“姑娘慢走啊,以后买啥就到大娘这来!”

陈楚也看着那小莲走远,见她不禁屁股往上翘,而两条腿夹得还很紧的。

按照张老头儿的说法,结婚被男人干过的女人,腿都是分叉的啊,这也是判断是不是处女的一个标准。

但那小莲却不同。

如果不是知根知底,陈楚还以为她是处女那。

肯定是她男人王大胜那玩意儿不行,没伺候好这片沃土好地。真是太可惜了。

要是老子,肯定把她的腿干成x型的。

陈楚直到见那小莲拐个弯没影了,这才摸了摸鼻子,过来说:“大娘,给我来那个香水,欧莱雅的。”

“好,我给你找,拿去吧!35.”

陈楚一禁鼻子。

“大娘,我是给我姐来买的,我姐都来你这好几回了,都15块钱的。”

“十五块钱是进价啊。”那大娘脸上有难色。

“你姐姐是谁啊?”

“哎呀,就是村东头的老王家啊,都来你家买好机回了,你咋还这么黑呢,洗发水,牙膏牙刷啥的都在你这买,都不去小卖店,就等赶集来你这了。”

“行啊,给你拿一瓶,你别和别人说价啊。”

陈楚给了钱,揣好了香水拍拍屁股走人了。

那大娘还琢磨,村头老王家是谁家呢。

马小河这时吃了一嘴饼干渣子喊他。

陈楚办完事了,心情也大好,和他闲扯了一会儿,然后往回走。

路过老王家小卖店,他稍等了一会儿,果然,看到那小莲出来抱柴禾。

她家的后院不小,苞米杆子也多的是。

但大多是烧陈年的,所以她就往里面走了点,不过那也比较背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