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惊宴本来是没什么感觉的,消毒水碰到肌肤泛起的刺疼,让她知道自己受了伤。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刚刚跟薄暮纠缠的时候,被她抓伤的。

她压根就没感觉到痛过。

肯定是很不起眼的小伤口。

他竟然注意到了。

陆惊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发呆的时间有点久,等她回过神,盛羡已经把棉签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拆开了一个创可贴,小心翼翼的正往她脖子上贴。

他指腹刮了下她皮肤,带着一股电流,击的她往后猛躲了下脑袋。

他声音从她头顶砸了下来,有点淡:“说了,让你别动。”

她禁不住抬了下头。

视线还没碰到他的脸,他一只手落在她头顶上,固定住她动来动去的脑袋。

“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他另一只手压着创可贴,粘牢在她脖子上。

“越说,动的越厉害。”

“……”

他仍是那种淡到不掺杂任何情绪的语气,陆惊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竟从里面听出来了一抹宠溺。

陆惊宴张了张口,忽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连心头那抹因为他护着薄暮而浮现出来的不爽也随之消散的一干二净。

盛羡手很快就从她身上挪开了。

陆惊宴看了他一眼,下意识地抬起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创可贴。

依稀能感觉到他残留的温度。

她指尖蓦地一颤。

就在这时,盛羡转头看了她一眼:“还有哪受伤吗?”

陆惊宴手啪的从颈边落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慌什么,就跟做贼一样,心虚的转开头看向了窗外。

迟了两秒,她才反应过来他问的话:“哦,没有了吧。”

盛羡没再说话。

陆惊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片刻后。

盛羡问:“为什么打架?”

陆惊宴很清楚如果他问了薄暮同样的问题,薄暮一定会在他面前装成自己很无辜的样子,添油加醋的把错误都推到她身上。

但她没想着把自己的事讲给盛羡听,所以也没想着要解释些什么。

她歪歪斜斜的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看她不顺眼。”

盛羡:“……”

整一成长期叛逆的小孩儿。

盛羡像是被噎住一样,沉默了几秒钟:“以后别跟人打架了,真要是看人不顺眼,你可以选择骂回去。”

陆惊宴以为自己听错了,顶着一脸问号看向盛羡。

“骂人不容易犯法。”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

“打人犯法。”

“……”

盛羡看了眼对骂人兴致缺缺的陆惊宴:“如果实在是想打人,你可以考虑下让对方先动手。”

陆惊宴坐直了身子:“怎么?这样我可以不用负一点责了?”

“比较难,”盛羡难得话这么多:“照你打人的狠劲儿,就算是对方先动的手,估计也没人信。”

“……”

陆惊宴怀疑盛羡兜这么一大圈就是为了嘲讽她,她冲着天花板翻了个大白眼,选择无视他的话。

无视了大概十来秒钟的样子,陆惊宴扭头看向了盛羡:“你是打算脚踏两只船吗。”

盛羡:“?”

“你在楼下护着她,现在又跑过来给我涂药,是两个哪个也不想放,对吧。”

“……”

陆惊宴挺不屑的呵了一声:“不好意思,我喜欢吃独食。”

“……”

盛羡扶捏了下眉心,沉默了几秒,拿着手机按了几下。

随着他的动作,陆惊宴的手机连震了好几下。

她拿起来一看,全是盛羡发给她的图片。

薄暮在医院的检查费。

他转给薄暮的赔偿金。

以及他作为律师的费用。

陆惊宴眨着眼睛,有点没反应过来。

“不是护着她,就是觉得有生意做。”盛羡翻出支付宝二维码,递到陆惊宴面前:“刚在楼下帮你把事情摆平了,我看你现在挺闲的,麻烦付下款。”

“……”

陆惊宴是真没想到,盛羡看到她和薄暮打架,脑子里居然想的是怎么赚钱。

她沉默了三秒,慢慢的转头看向盛羡:“我又没让你帮我解决。”

盛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我让薄小姐把钱退回来。”

陆惊宴险些飚出一句脏话。

现在事情解决了也挺好的,省得她回头还要跟薄暮纠缠。

陆惊宴面无表情的瞪了会儿盛羡,不情不愿的掏出手机扫码转账:“你这分明是强买强卖。”

盛羡对她的吐槽一点也不在意,语气淡淡提醒她:“转少了。”

不可能。

她心算很厉害的。

陆惊宴当着他的面钱拿着计算器算了一遍,见金额没错,挺骄傲的瞥了他一眼:“哪里少了?”

盛羡:“我的律师费是按分钟计费。”

陆惊宴被噎了一下。

“跟薄小姐谈判了22分钟47秒,给你按……”盛羡拖着尾音思考了一下。

他恰好到处的停顿,让陆惊宴以为他会给她来个很大的优惠。

哪知,盛羡抬眼:“22分钟算。”

“……”

22分钟。

她谢谢他为她免去的那47秒。

陆惊宴连话都不想说了,拿着手机给盛羡又转了一笔钱:“我这人不喜欢占人便宜,所以给你23分钟的钱,多出来的那13秒就当是给你的小费了。”

盛羡微点了下头:“谢谢。”

他语气特别公事公办,听得陆惊宴很想挠他。

十分不爽的盯着他看了会儿,陆惊宴把手往前一伸:“拿来。”

盛羡纳闷的往她身上落了一眼:“什么?”

“发票。”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