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是一个金字塔结构异常鲜明的行业,能站在顶端的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的创作者在底层摸索。他们有着无限憧憬,而美好的愿景也成为附加其身的困惑所在――

网络文学作者:憧憬与困惑相伴

中工网记者 陈俊宇

网络写手 水下冰山 法明 绘

每天晚上更新一章3000字的内容,是时维这半年来的生活常态。出生于1992年的他是一名全职的网络文学作者,活脱脱的一枚新人。

相对于一些通过网络文学创作走红、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同行而言,时维很自知,“顶多是个网络文学作者,离作家身份还差得远。”受家庭熏陶的缘故,他觉得“作家”是个很神圣的头衔,有很重的分量。

网络文学是一个金字塔结构异常鲜明的行业,有名有利能站在顶端的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的创作者在底层摸索。特别是“IP”(intellectual property, 知识产权的缩写)大热的当下,作品能被改编成网络游戏或者影视作品,成为创作者的无限憧憬。

只是,在数以百万计创作者的网文界,竞争无疑是残酷而惨烈的,美好的愿景也成为附加其身的困惑所在。

爱好

在网络文学的世界里,时维的身份是“灵铛”。早先时,他曾看过一部科幻恐怖题材的小说――《短信》,作者名为兔子跳铃铛。作为“阴谋论者”,这部作品相当符合时维的胃口,为了向偶像致敬,于是将“铃铛”稍作修改取名“灵铛”。大多数的作者都有这样的小故事,留待成名后被演绎。

时维的老家在吉林省通化市,现居在北京的东六环。2011年高考前半年,时维看完电影《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后,创作了同名网络小说。这是他的第一部作品,他笑言“且算是电影的观后感吧”。

在采访中,时维多次强调,“我是真的很喜欢写东西”。追根溯源,应该与他姥爷以及父亲有着莫大关联。小时候,姥爷会送他四大名著,还会讲一些光怪陆离的故事;到初中,父亲会送他买蔡骏的悬疑小说、周德东的恐怖小说,等等。他自己也会寻觅类似《诛仙》的网络小说里的大火之作。“原来小说可以这样写,真的太有意思了”,早先的阅读趣味以及一直以来对我国传统神话的热衷,成为他的创作源泉。

2013年,时维从北京交通运输职业学院毕业,但并未选择去专业相关的交通调度中心上班,而是进了一家图书公司,一年后跳槽到某出版集团北京分公司做童书编辑。直到今年6月,他从出版社离职做起了网络文学的全职作者,如今在17K小说网连载的《神仙超市》从构思到完成大纲、素材收集,早已超过一年。

1990年出生的吕媛,在南京一家正在筹备上市的公司做销售,创作网络小说是她的兼职。她正在以“媛子喵”的身份连载《二少爷的宠妻日常》,每天更新6000字,等到上架付费阅读时更新量会更多。朝九晚五的工作之余,写小说占据了吕媛大部分时间。记者问,这样的生活节奏是否会觉得辛苦?性格乐观的她答道,码字是不辛苦的,这是爱好。每天下班后,吕媛开始创作,顺利的时候会写到夜里一两点。

与时维走着相似路径的沈强(网名:枫吟紫辰)现居广州,2012年从河海大学毕业,先后就职于家庭影院和游戏公司,两年后辞职成为全职写手。在大学就开始创作的他,已有4部作品,其中《少年剑皇》与《天才剑仙》的规模均超过200万字。同样在17K小说网连载的《龙武帝尊》已经达到250万字,超过300万人次的阅读量。

沈强算是资深的创作者,如今每天上午和下午是他相对固定的写作时间,余下的时间大多是看书和玩网游,“写习惯了,就有感觉了,过程会比较顺畅”。

1 2 3 共3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