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人之间的沉默分外默契,没有一个人开口;相隔的距离也是恰到好处的微妙,唐祁容总能使自己的脚步落后木卿卿一步之遥。

“一会……要来吃饭吗?”木卿卿开门,声音带着明显的苦涩,轻微细小的音量下一秒就像是要飘散在了空中。

“不用了,谢谢老师。”礼貌又客气。

木卿卿听到这句话后,突然转过了身子,看到的却只有一扇缓缓关上的门。

“对不起。”门已经不留一丝缝隙的合上了。

木卿卿并不指望唐祁容能听到她的这句廉价的道歉,可唐祁容却听的一清二楚。

他一脸平静地走到客厅,让自己的身体陷在柔软的沙发上。

温成……温成!

他的身体极尽放松,用着最轻松的姿态休息着,眼睛也轻轻阖着,浓密纤长的睫毛遮住了唐祁容眼底再也抑制不住的暴躁和狂怒。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

在沙发上坐了一夜的唐祁容听到书包里定的闹_0_ling_0_sheng,终于动了一动快僵掉的身子。

【5:30】

该收拾收拾自己,继续蹲点等人了。

执念也罢,嗔痴贪念也罢。他生就一颗心一把锁,除非把心挖掉,将锁撬开,否则实在勉强不得。

不管是亲耳听到老师说恶心,还是自己亲口吐出恶心两字,他唐祁容从没有一刻认为自己的心思和恶心有什么关系。

他不会放弃的,永远也不会放弃他的心思的……只是,他接下来的每一步都需要谨慎克制了,毕竟,老师太过敏感聪慧了,昨天不就是一下就点出了他的意思吗?

不过昨天,他也不是没有收获的,知道了一件让他愤怒嫉恨一整夜的事,还知道了,老师其实是个再心软不过还容易相信别人的人了。

木卿卿是被一场噩梦惊醒的,昨晚睡得那么晚,早上居然还不是被闹铃吵醒的……时间还很充裕,木卿卿做了两份早餐,其中一份自然是打算给唐祁容的。

认识他才两天的时间,是啊,只有两天……

因为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私事,用那么大的恶意对待还不曾成年的一个高中生,木卿卿心里是挺愧疚的。

昨晚她就一直在反思,下午的事真的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唐祁容好歹也是个明是非知羞耻的高中生了,突然被一个单单认识两天的女性邀请到家中,肯定是会不好意思的,自己说的也还带有那么大的歧义;再说,他的呆板老实,这两天她也都看到了……第9章 校园(9)木卿卿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木卿卿来到唐祁容的屋门前,还没做好心里建设,门就已经从里面打开了,两人估计都有些措手不及,都尴尬地沉默了几秒。

这一次倒是唐祁容先开的口,“早上好,老师。”

木卿卿看着他这副冷静礼貌的样子,心里的愧疚又止不住的冒出:“那个,我做了两份早餐。”

将早餐递给唐祁容后,看着他依旧平静无波的表情,有些讪讪地开口:“昨天……那个,是我不好,我自己太……草木皆兵了,对不起……”

“我没放在心上的,没关系的,老师。”因为放在心上的,另有它事。

又是这种礼貌疏远的客气。可木卿卿却没有一点立场可以生气,是她自己扎了唐祁容一刀,难道还必须要求唐祁容若无其事吗?

心怀愧疚的木卿卿和别扭嫉恨的唐祁容就这般客客气气地过了一个月,除了那天早上,之后两人谁都没有再提起那个下午发生的事。

两人还是会结伴上下学,或者说,是木卿卿还一直在尽职尽责地接送唐祁容;学校里的两人教学工作上的配合也很默契合拍,有唐祁容尽职尽责的帮助,木卿卿本就轻松的教学工作更是简单了;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除了两人之间总是很尴尬客气的相处气氛之外。

他好像总对她心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