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祸红颜》精彩片段

“我冥王府的人,什么时候可以被外人随便甩鞭子了!”

威严的一声低喝,当即慑住场内所有人。

大家纷纷抬头,看向一脸凉冽的君冥烨,不禁心下怵然。

君冥烨幽冷的目光,直接射向对面的林丞相,吓得林丞相暗暗捏了一把汗。

“挽歌!不得无礼!”林丞相恼喝一声。

林挽歌手里的鞭子,当即收回,看向冷着一张脸的君冥烨,整个人都规规矩矩下来,瞬间成了小绵羊。

“挽歌知道了。”

一句话,林挽歌从牙缝中挤出。

她是外人,她在君冥烨的眼里,他居然是外人!

林挽歌眼角的寒芒,射向上官清越,恨不得将上官清越身上穿出两个洞来。

上官清越全当那眼神为无物,缓缓走上舞台。

云珠去交代乐师弹奏曲目,不成想大君国的乐师根本不会弹奏南云国曲子。南北两国也是在近些年才停止了战争,两国的文化交流也刚刚起步。

“没有南云国的曲子,大可跳大君国的曲子嘛!”林挽歌高声道。

上官清越心下一沉。

大君国的曲目,大多热烈奔放,节奏感很快。

她现在小腿受伤,很难承受那么热情的舞蹈。而南云国的曲目,多温婉柔情,也正适合她身上选择的舞裙。

就在上官清越心下徘徊良策的时候,一声清润如竹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

“本王会弹南云国的琴曲!”

书裕从座位上起身,一袭白衣依旧那么胜雪纤白。

上官清越的身影微怔,几次欲抬头去看书裕一眼,但终还是没有看向书裕。

书裕在乐师中寻来一把古筝,坐在台下仰头望一眼上官清越,彼此间的距离很近,却有种遥在云端之感。

他岂会感觉不到,现在的上官清越,明显和他保持了距离。

书裕不明原因,却也不曾多问。

上官清越站在台上,不得不看向书裕。

当触及到书裕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时,上官清越的心头,还是被生生刺了一下。

自从上次,他们在翠竹园断琴离别,书裕再来翠竹园,都被她拒之门外。

可他那一抹素白的身影,依旧时常出现在她的梦里,笑着对她伸出手,对她说。

“越儿,裕哥哥带你走。”

上官清越垂下长睫,遮住眼底的水色,平静下烦乱的心绪,开始等待书裕的琴曲。

既然情爱已断,何必再牵肠挂肚。

“本王就弹一首……”

书裕的声音慢慢顿了一下。

“栖霞秋韵。”

他特意选择了一首很优美曼妙的曲调。

是为了照顾她腿上的伤口吗?

上官清越心下冷笑,裕哥哥,时至今日,又何必虚伪做戏呢。

书裕十指抚琴,琴声婉转而起,如流水潺潺,竹林扶疏,泉石相映……

上官清越甩开长袖,伴着这首淡淡凄婉的调子翩然而舞。

只是刚刚起舞,她那曼妙婀娜的身姿,便已惊为天人下凡,迷得场中众人,挪不开自己的眼睛。

那女子,本就生的倾国倾城,恍若仙子降世。

而一袭荷花粉色舞裙,更是妩媚柔情,飘逸如仙。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