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角苏南陈知遇小说书名为《落雪满南山》,此书是明开夜合写的甜宠治愈系师生恋小说,男主陈知遇是女主苏南导师的同事,机缘巧合下认识了,男主对女主有好感,首先表示了自己的爱意,但女主自卑就躲着男主,不过后面还是在一起了,男主陪着女主成长。小编断头推荐,是值得熬夜看完的甜宠好文!

苏南陈知遇落雪满南山全文免费阅读

苏南回到家里,简单收拾了行李。

车碾过冬日浓重的夜色,一路往崇城方向驶去。窗外风声呼啸,沿路灯火一盏一盏向前延伸,在远处连成两条逐渐并拢的线,最后在视野尽头模糊成一片,消失。

浅黄车灯里,细碎雪花被风刮着,漫漶着扑向前窗玻璃。

晚上九点,他们到达崇城南山。

路上掩着一层雪,地面湿滑,休息站再往上,车不让继续开了。

陈知遇找车位把车停下,拎下行李箱,领着苏南前去山间的民宿。

走了约莫一公里,眼前出现几栋白墙青瓦的建筑,檐下挂着几盏橙黄的灯。

门上的铃铛叮铃铃响一声,陈知遇掩上门,裹着细雪的风被挡在门外。

民宿的老板趴在柜台上打盹,听见铃声蓦地惊醒,一抹脸,往门口看一眼,立马颠颠地迎上去,“陈先生。”

“后面二楼那间房,空着吗?”

“空着空着。”

从大堂出后门,穿过一条结了细雪的鹅卵石路,到了一栋**的木质小楼。

老板检查了屋内的水电设备,把钥匙交给陈知遇之后撤离了。

“把外套脱了吧。”陈知遇接过苏南的羽绒服,拍了拍上面的湿气,挂在进门直立的木头衣架上。

室内面积不大,室温起来得快,空气里有一股木头的清香气息。

陈知遇回头一看,苏南正站在房间中间抬头看房顶的灯饰。

五对鹿角形状的树杈,不规则地分布一圈,每一根上面装了一盏小灯。

“喜欢?”

苏南点点头。

陈知遇把窗户打开一线透气,“我设计的。”

苏南一愣。

“这家民宿是我一个本科同学的作品,我跟着参与做了一点室内的设计。”

“还有什么是您设计的?”

陈知遇抬手,指一指她坐着的木头椅子。

苏南立即站起来,观察片刻,“真有特色。”

陈知遇也脱了外套,只穿衬衫,“你吃过晚饭了吗?”

苏南看他一眼,片刻,才意识到,“您还没吃?”

陈知遇“嗯”一声,拿手机给前台拨了一个电话,“我让人送点吃的上来,你吃吗?”

“我不用。”

“那喝点酒,这儿自酿的杨梅清酒不错。”

半小时,老板提着食盒进来,把炸藕夹、红烧芋头、菌菇汤、酿豆腐等菜点一一端上桌。最后拿出三瓶杨梅清酒,摆上酒杯。

“冷不冷?”

苏南摇摇头。

陈知遇从行李里翻出一条羊绒的披肩,往她头上一丢,“披上。”

朝南的两扇窗户彻底推开,立即灌进来清冷的寒风,窗下挂着的灯笼被风吹得微微晃荡。

桌子靠窗支着,两边是宽敞的木椅,搁了几个松软的抱枕。

苏南脱了鞋,蜷起双腿,窝进木头椅子里。

室内暖气很足,又裹了羊绒的披肩,风里夹杂着细雪,却并不觉得冷。

陈知遇拿筷子加了一块炸藕夹,送到苏南嘴边,“尝尝。”

苏南顿了一下,张口咬住。

“好吃吗?”

苏南含糊地“唔”了一声。

被喂着,桌上的几样菜都尝了一两口。

陈知遇揭了陶瓷酒瓶的盖子,递给苏南,“尝一口。”

“杯子……”

“这么喝吧。”

苏南捏着瓶子,喝了一***。

陈知遇瞧着她,“好喝吗?”

“甜的。”

陈知遇笑了笑,“你先喝,我让老板送一碟盐水花生上来。”

半刻,陈知遇重回到桌边,吃了一口芋头,去拿苏南面前的酒瓶。

“……”陈知遇摇一摇瓶子,抬头,“你喝完了?”

苏南点头,“挺好喝的。”

“知道这酒几度吗?”

“……七八度?”

陈知遇无奈一笑,“你一会儿醉了,可别冲我发酒疯。”

苏南摆了一下头,感觉还好,“……我还能再喝一点吗?”

伸手去拿陈知遇跟前的酒瓶,被他一下拦住。

“这酒后劲足,你先吃点儿东西。”

苏南规规矩矩坐着,嚼两粒刚刚端上来的花生米,看一看窗外。

被檐下灯笼光照亮的飞雪后面,夜色寂静,能瞧见远处群山绵延的轮廓。零星两点灯火,很远。

“冷不冷?”

苏南摇头。

冷也不觉得了。

筷子碰着陶瓷碗沿的清脆声,酒瓶轻放在木头桌上的闷响,卷着雪花的风声,被风吹动,灯笼的轻响……

各种声音,把夜衬着得格外寂静。

偶有几缕风卷进来,几点雪花落在桌上的酒杯里,一霎,融化了。

清亮的酒液里,一点儿灯火的微光,摇摇晃晃。

苏南注视着碎在杯里的灯光,思绪也仿佛跟着晃悠悠地往下沉。

抬眼,视线里的陈知遇,也有一点朦胧。

风直扑在脸上,脸却渐渐地烧起来。

她笑笑,“陈老师。”

陈知遇看她。

“来石头剪刀布。”

陈知遇莫名其妙,还是配合她,出了一个“布”。

苏南是“剪刀”,食指中指并拢,将他手掌一夹,***一笑,“我赢了。”

陈知遇:“……”

“再来。”

陈知遇放下筷子,起身将窗户关上,走过去将她从椅子上捞起来,“你喝醉了。”

“没醉……”

扛起来,丢去床上,弯下腰给她脱袜子。

一只手,攀上他的肩膀。

回头,苏南一下扑上来,从后面抱住他,脸埋在他肩窝。

“苏南……”

气息温热,带点儿湿气。

他扯下她脚上的袜子,直起身,把她脑袋抬起来,转过身去。

眼睛里水雾弥漫。

“怎么哭了?”

她哑着声,“你欺负我了。”

“我怎么欺负你了?”

她愣一下,摇头,泪继续往上泛。

手臂从她腋下穿过去,很***地把她抱进怀里。

“你告诉我,我怎么欺负你了?”

她只是不停摇头。

陈知遇叹口气,“……觉得委屈吗?”

还是摇头。

“对不起。”

依然摇头。

声音含含糊糊地,从怀里发出来,“……梦见你了。在领奖台上。我好喜欢你的奖杯,金灿灿的,可能能卖钱。我说陈老师,你送给我好不好……你不给,你说很重要,要留给别人。我说奖杯我不要了,证书给我好不好?你说也不行,要留给院长,院长是你老师。那我呢……你女朋友呢,什么也没有……”她哭着,打了一个嗝。

陈知遇心揪起来。

“你还有我……”

怀里的脑袋使劲地摆了几下,“你才不是我的,你要替邻居去收花椒……”

“……什么花椒?”

“……邻居收了花椒,我妈让我去买一点。我好像忘了……”说着要推开他,“我得赶紧去买花椒……”

陈知遇使劲按着她,“明天去买。”

“不行啊……我妈会骂我的,还有我爸……也会骂我……”她一边哭,一边打嗝,上气不接下气,“……他们要把我关去阳台上,阳台上有鬼。”

她语句跳跃,支离破碎,他已经完全跟不上了。

然而她说一句,他心脏跟着紧一分,到最后只觉得手足无措,跟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看着心的姑娘在哭,却不知道从哪一句开始去安慰才好。

絮絮叨叨,语不成片地说了半小时,也哭了半小时,苏南总算消停下来。

陈知遇给她脱了外衣,赛进被子里,掖好被角。

灯下一张苍白的脸,睫毛还是湿的。

他伸手捋一捋她额前的碎发,俯身在她湿漉漉又有点儿发肿的嘴唇上碰了一下。

桌上的食物已经凉了,杨梅酒的一点儿余温,被寒风吹得一点不剩。

剩下半瓶,一口气饮尽头。

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被冻住了。

*

风刮了一夜,隔着窗户,蒙在布里一样闷重。

有什么在振动,陈知遇醒来,循着声音找过去,在苏南衣服口袋里找到她的手机。

来电人是“辜田”。

这名字,他似乎听苏南提过。

往床上看一眼,苏南还在沉睡。

他接起电话,还没出声,听那边火急火燎:“苏南!你总算接电话了!刘主任找你好久!让你赶紧去公司站上填外派意向表!”

外派?

那边顿了一下,“苏南?”

陈知遇:“苏南还在睡觉,我转告她。”

迟疑的声音:“……陈知遇老师?”

“嗯。”

“你们在一起?”

“嗯。”

“苏南已经和你说了?”

说了?

说什么?

他烦躁地去摸烟,含在嘴里,还没点燃,听那边又说,“既然说了,那我……”顿了一瞬,声音已含着压制不住的怒气,“我是外人,又是崇大的学生,按道理我没资格讲这个话。但我真心拿苏南当朋友看,所以有几句,还是要替苏南抱不平。苏南性格这么软,肯定不会对你说重话……但是,陈老师,你作为一个男人,下回能不能负点责?你是满足了,到头来,流产遭罪的还是苏南……”

陈知遇猛一下咬住滤嘴,“你说什么?”

***

一窗的光,投在墙壁上。

苏南缓缓睁开眼,翻了个身。

陈知遇立在窗前。

窗户大敞,他却只穿了一件衬衫,指间夹着烟,被寒风吹着,似乎时刻要灭了。

她撑着坐起身,还没出声,见陈知遇转过身来。

背光,脸上表情有点儿看不清楚。

然而视线锐利,仿佛冰雪淬过的刀锋。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