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沈玥许绍城小说名字是《护妻总裁虐渣忙》,是作者二三三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护妻总裁虐渣忙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冰冷的池水冻结了白夭的四肢百骸,她感觉腹间一阵抽痛,接着有血从大腿内侧缓缓流出,她捂着肚子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眸。手足无措的爬上了岸,忍着疼痛,眸光一凛,左手按住右手肩头,咬牙一使劲,生生拽断了整只右手。

小说简介

冰冷的池水冻结了白夭的四肢百骸,她感觉腹间一阵抽痛,接着有血从大腿内侧缓缓流出,她捂着肚子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眸。手足无措的爬上了岸,忍着疼痛,眸光一凛,左手按住右手肩头,咬牙一使劲,生生拽断了整只右手。

护妻总裁虐渣忙全文阅读

冰冷的池水冻结了白夭的四肢百骸,她感觉腹间一阵抽痛,接着有血从大腿内侧缓缓流出,她捂着肚子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眸。手足无措的爬上了岸,忍着疼痛,眸光一凛,左手按住右手肩头,咬牙一使劲,生生拽断了整只右手。没有了锁灵箍的控制,她盘腿坐下调整呼吸,终于在晕厥之前,止住了流血。得知家人惨遭杀害的那一刻,她起了一死陪同的心,但是现在,若是腹中真的怀了孩子,她愿意拼死一试,只求能保住天魔皇族最后的血脉。清脆的鸟鸣声由远及近,白夭皱了皱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的纱幔。这是她嫁与重楼后居住的庭院。她回来了?想起重楼离开前所说的话,白夭不相信他会突然大发慈悲放过她,到底是什么原因他愿意放她出来?正在疑惑时,房门吱呀一声从外被人推开,悦耳的铃声晃动间,一个穿着鹅黄色飘逸纱裙的女子款步走了进来。白夭定睛一看,神色微凝。“你来作甚。”来人正是重楼放在心尖上宠着的朝颜仙子,不对,现在她已经不是天庭的上仙,只是没有灵根的一介凡人。如果不是重楼,她根本没有机会再踏足这片天界的土地。“别那么紧张,要不是我,你可能已经死了,连带肚子里那个,对待救命恩人,你不应该感激涕零么。”朝颜轻抚了一下衣裙,婀娜的靠坐在一旁的躺椅上,一边点着刚染上凤仙花汁的殷红指甲,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让心恶心的话。“你会这般好心。”白夭冷漠薄凉的笑着。朝颜妩媚的抬眼看着脸色发白的白夭,狭长的凤眸一压,眼里闪过一抹阴狠之色。“我确实不安好心,你又能奈我何?跟重楼告状,你觉得他是信你还是信我。”这是白夭心中最大的痛,朝颜说得很对,那个男人不会信她。“你待如何?”她紧紧的抓着床沿,话语几乎是从齿缝间挤出来的。“你是不是很看重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生下来,然后寄在我名下养着,他会唤我做娘,任我驱使,你觉得好不好玩?”“你敢!”白夭愤怒的想要去抓朝颜,但是她的身体使不上力气,只能狠狠的瞪着那个笑意晏晏却心思歹毒的女人。“我有什么不敢的?哦,忘了告诉你,这也是重楼授意的,不然,你以为谁能把你从神庙密室里放出来。”“你……朝颜,当年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你大可不必如此记恨于我。”朝颜呵呵一笑,站起来走到白夭的面前,撩起她的一缕秀发手指轻轻的撵着,眼里露出得意的神色,道:“我当然知道那些事情与你无关,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安排的,结果重羽的出现打乱了我全盘的计划。”她突然下了狠手,揪着白夭的头发向后一扯,迫使她扬起了头。“是你!”闻言,白夭愤恨的惊叫出声。朝颜全然不惧,丢开白夭,一甩长袖,说道:“没错,是我。”“你自食其果,为何要把罪名赖在我头上。”“白夭,亏你还是天魔圣女,怎滴如此单纯,既然我是受害者,总得安排一个恶人是不是?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要怨就怨你嫁的人偏偏是我想要的男人,不除掉你,那个位置就永远不可能属于我。”“朝颜!”初听闻真相,白夭简直不敢置信,就为了这么一个理由,她就构陷与她,甚至不惜挑起天魔和神族之间的战争。可笑的是,她嫁给重楼之前,明明是朝颜为了自身利益先放弃重楼的,如今却反过来怪她?是啊!他们是一类的人,都那么善于推卸责任,把所有的错误归结到别人身上,以受害者自居。

护妻总裁虐渣忙免费阅读

沈玥是在赵建恒的淘宝购物车里发现成堆的孕妇用品,才意识到他可能***的。早在赵建恒追她的时候,沈玥就向他坦白:她这辈子都不打算要孩子,是赵建恒说“不要就不要,二人世界更好”,沈玥才答应跟他在一起,最终步入婚姻的殿堂。所以这些东西,赵建恒肯定不是买给她的。沈玥想了想,赵建恒的所有亲戚朋友里,近期怀孕的,大概只有他的一个女下属梅冰。上次他们部门聚餐,她忘了带钥匙去找他拿,看见梅冰抚着自己微凸的小腹坐在他身边,两人的姿态比起其他同事确实要亲昵一些。当时沈玥心里不大***,可见梅冰大大方方地与她打招呼,又觉得自己想多了,现在……她心念一动,又翻了赵建恒之前的订单。除了和购物车里如出一辙的孕妇用品,还有各种高端品牌的美妆和护肤品、以及一个香奈儿的限量手包。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梅冰那天带在身边的,就是这个手包。所有的线索都串在了一起,沈玥的头皮一阵阵发麻,像是被谁***揪住了头发,胸口也堵得慌,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而与此同时,她的心里又存着一丝侥幸——万一……万一,这一切都只是碰巧呢?沈玥没急着找赵建恒对质。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个周五,按照惯例,他们部门又要组织聚餐。她给赵建恒打了电话,问他能不能带家属。“今天我不想做饭。”她前两天患了感冒,今天病情加重,就请了假在家休息,赵建恒是知道的。“他们那些人闹得很,你来了头可能会更疼。”他说。沈玥不是没和他手底下那些人吃过饭,他们都挺有分寸,起码她去的那次,没觉得有多吵。他这反应,越发显得有鬼。“我就去吃个饭。”她说,“吃完就走。”赵建恒犹豫了片刻,说:“那好吧。”似乎很不情愿。沈玥的心沉了沉。**因在病中,沈玥的气色不怎么好。为了不落下风,她刻意化了个全妆,换上一条修身的连衣裙,踩着恨天高出了门。赵建恒他们聚餐的地方是一家火锅店,部门人多,订的是一间有两张大圆桌的包房。沈玥到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落了座。没有任何意外的,梅冰又坐在赵建恒的身边。沈玥捏紧了包带,浅笑吟吟地走过去,手搭在赵建恒的肩膀上向大家问好:“好久不见啦~”她眼角的余光瞥到梅冰,发现她脸上的笑没了。赵建恒的表情同样僵硬。他拍了拍另一边留出来的空位,对沈玥说:“坐这儿。”沈玥把椅子往赵建恒那边挪了挪,才施施然坐下。她很自然地靠到他的身上,拉住了他的手。赵建恒下意识地想把手往回缩,却被沈玥牢牢按住。他低下头,皱着眉头小声地埋怨:“别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沈玥在心中冷笑,面上却笑得清甜。“怕什么呀,咱们俩是正大光明的夫妻。”她似嗔非嗔地瞥一眼桌上的其他人,抬起两人相握的手,故意露出赵建恒的婚戒,问:“你们介意么?”“不介意不介意!”众人异口同声。只有梅冰,冷着一张脸,两只手揪着垂到腿上的桌布。**饭吃到中途,沈玥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恰好碰到梅冰在补妆。她面前的洗手台上,放着那个香奈儿的限量手包。而她手里握着的那只YSL唇膏,沈玥在赵建恒的订单里也看到过同款。沈玥将手伸到水龙头下,闲聊一般地提起:“小梅,你这包是香奈儿刚出的限量款吧?我之前也想买来着,可惜没抢到。”“是吗?”梅冰涂着唇膏的手顿了一下,脸上现出得意之色,“这包是我老公网上找代购买的呢,加了不少钱。”老公?沈玥抿紧了唇。她抽了张纸出来,边揩着手边问:“你什么时候结婚的呀?我都没听建恒提起过呢,怎么这么快连孩子都有了?”梅冰眼神闪烁,然而与沈玥在镜子里对上视线后,倏地勾起一个明媚的笑来。“去年领的证,一直没摆酒,就没刻意跟同事说。”去年领的证?那是不是说明她和赵建恒去年就勾搭上了?沈玥又快要喘不上气来,心脏处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她佯装照镜子,用手撑住洗手台,才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她们俩一块出了洗手间。从洗手间到包房,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不断有上菜的服务生在其间穿梭。她俩刚一出去,就看到一个服务生小心翼翼地端着锅底,迎面向她们走来。恰好在这个时候,沈玥瞥见身旁的梅冰不知怎的脚下不稳,一个趔趄直直往她这边栽倒过来。沈玥与那服务生不过半米的距离,她在短暂的几秒钟内做出决定,加快脚步避过了与梅冰的碰撞。于是,梅冰撞到了服务生的身上。服务生手一抖,锅里的热汤全都泼了出来,浇了两人一身。“啊!”梅冰痛苦地尖叫。她跌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护住肚子。那服务生也没比她好到哪里。沈玥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来叫了救护车。他们这一下闹的动静很大,两边的包房里不时有人往外探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小冰!”突然,赵建恒的声音在不远的地方响起,沈玥刚一转头,就看到他飞快地跑过来,抱起了地上的梅冰,丝毫不顾她身上的脏污。见到赵建恒,梅冰哭得越发放肆。“建恒……我好疼……”赵建恒怜惜地一下一下地啄着她的脸,轻声哄道:“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别害怕,啊。”他俩旁若无人的亲昵刺痛了沈玥的眼。她快步追上赵建恒,拉住他的胳膊,瞥了一眼梅冰,问:“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赵建恒有一瞬的心虚,却很快又因为梅冰的呻吟失去了应付沈玥的耐心。“等我把梅冰送到了医院再说。”他甩开沈玥的手,大步流星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沈玥在原地站了许久,等她从愤怒与难过之中抽离出来,才感觉到右脚的脚踝处传来一阵疼痛。她低头看去,发现脚踝红了一片,皮肤表面还有些许的油渍——应该是刚才热汤泼下来的时候,溅了一些到她的身上。

小编点评

护妻总裁虐渣忙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编为您在线提供,作者文笔细腻,人物心理活动与对话描写得极为细腻,生动。关注本站继续阅读吧!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