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做噩夢了···居然是冰輪丸!火影之大紅蓮冰輪丸全文閱讀作者:紫映九霄加入書架

鹿久家,奈良吉乃拿著握著湯勺在鍋里面攪動,聽見開門的聲音,急忙關了火,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才從廚房走了出來。

月華拎著一個挺大的箱子,站在門口左顧右盼,這不是第一次來鹿久家,以前隨著父親、母親都來過,和鹿丸也算是發小,但以前從未留宿過,現在或許會住上一段時間,自然感覺不一樣。

“月華交給你了,我先去忙了!”鹿久大叔打了聲招呼,砰的一聲就變成了一團白煙。

“影分身!”

月華驚訝的喊道,不過很快就釋然了,鹿久那么忙,能夠分出一個影分身已經很不錯了,吉乃快步走到了月華面前。

“吉乃阿姨。”月華很有禮貌的彎了彎腰,吉乃阿姨人很好,可是脾氣很兇的,他可是很害怕的。

不過今天的吉乃卻很溫柔,上來揉了揉月華的刺猬白發,搞的月華腹誹不已,手感有這么好嗎,怎么都喜歡揉他的頭發,吉乃彎下腰溫柔道:“今天做的咖喱,而且是你最喜歡的炸豬排咖喱飯噢!不過在吃飯之前,先帶你去看你的房間,過來。”

緊緊跟在吉乃的身后,月華很快就看見了自己的房間,干凈的床鋪,一張桌子,外加一個小型衣柜,很樸素整潔。

“這里本來就是客房,我稍微打掃了一下,月華,你就先委屈一下,東西不是很齊全,很多東西都在大宅那邊,過兩天抽空再裝飾一下。”吉乃柔聲道,看著月華,眼中閃過一絲心疼,還只是個半大的孩子,就要面臨這種事情,現在又不是忍界大戰時期,環境沒有那么壓抑,催人早熟。

“吉乃阿姨,已經很好了,沒必要再添什么東西了,這樣很舒服的,我就喜歡這種簡單干凈。”月華扔下手中的箱子,坐在桌子前面,輕輕撫摸著桌子,上面有著淡淡的磨損光澤,是一件老東西,甚至能聞見淡淡的筆墨味。

“那么你先整理一下東西,等一下開飯了我再叫你。”吉乃看著走神的月華輕聲道。

“嗯,好的,吉乃阿姨!”月華回過神來,急忙應道。

“砰!”

吉乃關上了房門,留下月華一個人在房間里面,月華瞬間一個飛躍直接躺在床上,枕著雙手,看著天花板開始考慮以后的事情。

這里是忍者的世界,想要活下去,實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唯有強大的實力才是立身的資本,不然想想以后萬花筒寫輪眼、輪回眼、木遁,沒有實力怎么能在這場亂世中活下去,尤其是像月華這種龍套角色,用不著什么大boss,隨便一個上忍就能解決他。

但是怎么才能增強實力,月華犯愁了,青幡家并沒有血繼限界,代代弟子都只擅長刀術、水遁忍術,曾經也強盛過,但最強盛的時候也不過只是木葉中等實力的家族,更不用說現在的青幡一族,就剩下月華最后一個族人。

“先打好基礎再說吧,找機會測一測自己的查克拉屬性,再決定怎么辦吧,起碼距離大蛇丸襲擊木葉還有五年時間,總能找到辦法的。”默默揮拳為自己打氣,月華翻身坐起,開始收拾整理東西,這次來鹿丸家寄居,月華只帶了幾套換洗衣物,并不打算長住,想要訓練什么的,最好還是回自己家里更方便一點。

晚上,鹿久、吉乃、鹿丸外加上一個月華,四個人很快就吃完了晚飯,月華幫著吉乃洗完鍋碗,等著洗完澡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因為月華的雙親剛剛去世的原因,無論是鹿久、吉乃都沒有打擾月華,而鹿丸又是個懶散性子,所以月華一個人很安靜在房間里提煉查克拉。

這是忍者學校就教過的基礎中的基礎,月華的父母好歹也是特別上忍,也都指點過月華,關于提煉查克拉月華速度倒也不慢,只不過以前并不是很勤奮罷了,然而父母的身亡刺激到了月華,深切體會到了實力的重要性。

查克拉是施展忍術、幻術、體術的力量來源,查克拉的增加有兩個方面,一種是精神能量,通過冥想類似的方法來提煉精神能量,另外一種就是身體能量,通過鍛煉肉體,來強大查克拉,現在月華就是在提煉精神能量。

長時間提煉精神能量,很容易造成精神上的疲乏,月華畢竟才八歲,很快就困的睜不開眼睛了,這才關燈入睡。

半夜時分,月華隱隱約約聽見一聲聲奇異的叫聲,猛地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不在鹿久家中,而是在一個四周漆黑一片的地方。

月華面色一變,莫非是中了忍術,類似二代目火影的黑暗行之術,不過對付他一個小孩有必要這么大手筆嗎?而且無緣無故誰會對他出手。

“鹿久大叔!吉乃阿姨!”月華聲嘶力竭的呼喊著,但是始終沒有出現回應,而且也沒有出現要對付他的人。

喊累了的月華坐在漆黑的地面上休息,地面摸起來光滑無比,散發著淡淡的寒氣,不過月華卻并不感覺冷,就在這時耳邊又傳來了一聲聲低吟。

“你究竟是誰?出來,給我出來,你找我究竟想要干什么?”月華大吼著,這地方太黑了,伸手不見五指,就算是月華成熟的心智依舊難以適應。

似乎變的更冷了,除去黑暗終于出現了點點白芒,隨著白芒的增加,一陣呼嘯的寒風吹拂過,所謂的白芒不過就是雪花罷了,但是洛浮霄依就不感覺有多么寒冷,茫然的看著四周景色變幻,黑暗退去,浮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冰天雪地。

威嚴的聲音更加響亮,月華前世今生從未聽過類似的聲音,但是月華卻突然沿著一個方向,跌跌撞撞的走了過去,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呼喚他。

暴風雪刮得更加猛烈,但是絲毫不能阻礙月華前進,似乎走了很久,但是又感覺很短,很難形容的奇異感覺,而此時的月華也無心想合適的詞語來形容,因為他被眼前出現的東西嚇到了。

赤紅的雙瞳,流露著不可侵犯的威嚴,蜿蜒曲折的身軀仿佛由寒冰構成,伸展開的巨大翅膀,扇動著暴風雪的吹拂。

雖然從未見過實物,但不妨礙月華對這種堪比神靈的生物的了解,龍,居然是一條龍,而且有著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在何處見過這條龍。

“冰輪丸!”

不經意間念出這個名字,月華猛地回想起來,上一世被塵封的記憶,看著逐漸崩塌的冰雪世界,以及緩緩消失的冰龍,居然是斬魄刀,而且是號稱冰雪系最強的斬魄刀,似乎上天沒有打算讓他在底層摸爬滾打,總算是待他不薄。

緩緩睜開雙眼,既然是斬魄刀,那么方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在夢境意識之中,現實中的月華依舊在鹿久家里,入目是昏暗的天花板,房間里靜悄悄的,只不過手邊多了一把長刀。

第3章 忍者學校啊!吵吵鬧鬧!火影之大紅蓮冰輪丸全文閱讀作者:紫映九霄加入書架

翌日,月華早早起床了,他可沒有賴床的習慣,更何況今天要去忍者學校了,翹了一天課已經差不多了,月華可不想和鳴人一樣當吊車尾。

“月華,昨天睡得怎么樣?”鹿久睡眼惺忪的看著月華,吉乃已經在廚房準備著早飯,鹿丸也是剛剛從房間出來,睡眼惺忪的樣子和鹿久如出一轍。

“我睡的很好,鹿久大叔,你就不要操心了,有什么事情我會找吉乃阿姨的。”月華笑嘻嘻看著鹿久,冰輪丸的事情,說實話沒想好說不說,最后干脆順其自然,反正五大忍村里面就屬木葉最開放,對于各種血繼限界很包容,他青幡月華又是土生土長的木葉村民,偶然覺醒一點能力算得了什么。

端著餐盤的吉乃聽見對話,放下手中的餐盤,笑的很溫柔,“鹿久,月華就交給我吧,你還是專心你的工作吧。”

怕老婆的鹿久大叔從善如流的點了點頭,然后和鹿丸一大一小兩個人去洗漱。

“月華,你已經洗漱完了嗎?那就坐過來吧,他們爺倆天天磨磨蹭蹭的。”吉乃擺好餐盤,招呼著月華坐到身邊,絮絮叨叨的問了老半天,從飲食到住宿堪稱無微不至,將月華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

終于吃完了早飯,月華和鹿丸在沖出屋子,不急不緩的朝著忍者學校走去,現在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并不著急。

“哎?月華,你帶著刀干嘛?”鹿丸從出門就注意到了月華腰間的長刀,淡紫色的菱格花紋刀柄,十字形的刀鐔,漆黑的刀鞘,看上卻頗為不凡的樣子。

“我打算好好練一練刀法,這也是我青幡家的家傳了,現在得由我繼承下去,所以就想著先從習慣佩刀開始。”月華左手按住刀柄,這是早上起來想好的借口,稱不上無懈可擊,但牽扯到了青幡家的家傳,外人就不好多插嘴了。

果然就算是鹿丸也沉默了一下,才結結巴巴道:“那個···呃···月華,節哀!別太傷心了。”

鹿丸頗為笨拙的安慰著月華,讓月華心底頗為感動,不過看來就算是IQ超過200的天才,在安慰人這一方面也很一般呢。

“放心吧!我可沒那么脆弱,你就安心吧。”月華笑嘻嘻的一把摟住鹿丸的肩膀,使勁拍了拍,“不過,沒想到你也會安慰人,我以為你一直都是那么懶散呢。”

遠沒有后來鎮定成熟的鹿丸,頓時惱羞成怒,“月華,你可真啰嗦,簡直比井野話都要多。”

月華一路招惹著鹿丸,終于到了忍者學校。

教室里面,依舊是吵吵鬧鬧的,尤其是鳴人這家伙,上躥下跳一刻都不得安寧,月華目光一轉突然看見班上第一天才宇智波佐助,小臉酷酷的,一副很拽的樣子。

然而月華心中卻是咯噔一下,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現在是木葉56年,也就是宇智波滅族的那一年,具體是什么時候,他不是很清楚了,不過應該差不多就是最近一段時間了!

“佐助,我們坐一起吧。”粉色頭發的少女擠在宇智波佐助旁邊,笑容滿面。

“什么嗎?寬額頭你給我讓開,坐在佐助旁邊的是我才對。”梳著小馬尾辮的金發少女毫不示弱的擠了過去。

“井野豬,你說什么?”

少女春野櫻和山中井野又開始了每天的爭吵,而且每一次爭吵基本上都是圍繞著佐助展開的,月華看著一副淚眼汪汪的鳴人,差點忍不住笑出了聲,現在的忍者學校還是很歡樂的,如果不管鳴人的身份,和即將黑化的宇智波佐助。

月華和鹿丸進來引起了一個圓滾滾的胖子的注意,不停的往嘴里塞著零食,用力咽下嘴里的零食,才大喊道:“啊!月華你來上課了!”

隨著秋道丁次小胖子的大喊聲,基本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了,就連爭吵不休的井野和小櫻也是回頭看了過來。

“嗯···大家早啊!”撓了撓頭,月華打了聲招呼。

“哎!月華沒事吧?”

“要不要在休息幾天,這么早來學校沒事嗎?”

呼啦啦的一群人圍了上來,月華在班上人氣也是相當高,銀白色的頭發,遺傳自父母的相貌,再加上二世為人,性格很陽光開朗,總能化解一些糾紛矛盾,所以人氣不比走高冷路線的佐助低多少。

笑著一一回應了眾人的問候,月華艱難的走到教室后面,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每個人的座位并不固定,而是看你來的早晚,自己找地方坐。

“叮鈴鈴!”鈴聲響起的同時老師也走了進來,鼻梁上一道醒目的傷痕,手上拿著一封花名冊,拍了拍花名冊,“好了,大家安靜,要點名了,鳴人找位置坐好,不要再吵了。

膚色微黑的海野伊魯卡,木葉忍者學校的中忍教師,現在擔任著月華所在班級的教師,四下目光一掃,就看見坐在后排墻角的月華。

“哦!月華你來上課了!下課到辦公室來找我一下!現在開始點名。”伊魯卡攤開手中的花名冊,“不知火虎太郎。”

“到!”一個長得很壯實的少年笑嘻嘻的,就坐在月華旁邊。

“月光惠美。”

“到!”相貌秀麗的少女一臉堅毅,和月華、不知火虎太郎三人并排而坐。

······

端坐在椅子上,月華雙目微闔,裝作一副認真聽講的樣子,然而卻在默默提煉精神查克拉,講臺上伊魯卡賣力的講解著忍者世界的基礎知識,但是沒幾人認真聽講。

鳴人呼呼大睡,佐助一臉不屑,小櫻花癡的看著佐助,鹿丸也是趴在桌上打盹,丁次技術嫻熟的偷吃著零食,井野也是脈脈含情盯著佐助,油女志乃桌子上全是蟲子,犬塚牙在逗弄赤丸,日向雛田羞澀的偷偷盯著鳴人。

現在的十二小強中的九位,還是生活在木葉安樂祥和的大家庭中,除了飽受冷眼的鳴人,即將面臨慘案的佐助,以及受到父親冷落的雛田,其余人都很懶散的過著日子,包括之前的月華也是一樣。

月華并不因為穿越重生,就要立志如何,月華只想享受一下渴望已久的親情,但是現實的殘酷讓月華清醒了過來,忍者的世界是充滿了腥風血雨的,只有強者才能活下去,弱者只能隨波逐流。

所以,木葉56年,木葉忍者學校,青幡月華在教室里專心提煉著查克拉,精神默默地和冰輪丸溝通交流。

第4章 練刀!真的很辛苦!火影之大紅蓮冰輪丸全文閱讀作者:紫映九霄加入書架

忍者學校,辦公室,伊魯卡看著面前的青幡月華,暗暗嘆息了一聲,他也是早年父母雙亡,所以很關注鳴人,但沒料到月華也會遇見這種情況。

“月華,家里的事情怎么樣了?有什么問題盡管說,老師會幫忙的。”伊魯卡笑的很陽光溫暖,倒不愧木葉老好人的稱號,和伊魯卡相處真的沒有任何壓力。

“伊魯卡老師,鹿久大叔幫我已經處理好了,最近一段時間可能會寄居在鹿久大叔家里,謝謝老師關心,”月華很有禮貌地回答著。

伊魯卡愣了愣神,旋即反應過來,“是奈良鹿久大人是吧?既然是鹿久大人,想來是沒什么問題了。”

奈良鹿久身為上忍班的班長,也是木葉上層領導之一,而且鹿丸也在伊魯卡班上,伊魯卡和鹿久也是有過接觸,對于鹿久得智慧有所了解,所以聽見鹿久會照顧月華,伊魯卡也就稍微放心了。

“月華,有什么問題隨時來找我,老師什么時候都會幫你的。”最后等到月華推門離開的時候,伊魯卡笑容滿面的說道。

搭在門上的手微微一顫,月華呆滯了一下,“好的,伊魯卡老師。”

說罷月華推門離開,心情很是復雜,伊魯卡真是太可怕了,不知不覺就能摧垮你的心理防線,除了佐助這個陷入陰暗面的少年,伊魯卡帶出來的學生,恐怕沒有誰會討厭伊魯卡老師。

緊緊握住腰間的冰輪丸,月華不停的強化自己的意志,絕不能因為伊魯卡老師的關心就動搖,實力才是一切,沒有實力,再美好的事物也不過是鏡花水月,轉眼間就會消失無蹤,在追求實力的這方面月華可是很佩服佐助后來投奔大蛇丸的舉動的。

回到教室,月華坐在位子上,繼續閉目提煉查克拉,查克拉量的多寡可是很重要的,忍者之間的戰斗往往是極其漫長的,追殺、反追殺,耐力不足根本撐不下去,不然哪里會有軍糧丸的市場。

忍者學校的教學相當全面,不光有理論課,還有實踐練習課。

中午在學校吃完吉乃阿姨準備的便當,月華孤身來到忍者學校一處較為偏僻的練習場,因為地處偏僻,而且是中午吃飯休息的時候,練習場上空蕩蕩的沒人,只有月華一個,而且下午剛好也是室外鍛煉的課程,月華已經向伊魯卡征得許可,獨自一人練習刀術。

這并非是特權,而是一些秘傳的體術、刀術,修煉本來就是很私密的,并不允許人圍觀,不止月華,班上相當一部分人訓練都是分散開的,索性忍者學校的訓練場夠多夠大。

拔出腰間的冰輪丸,月華開始揮刀,一刀,兩刀,三刀,四刀······

偌大的練習場上,只有刀刃劈開空氣的聲音,隨著時間的推移,出現了月華的喘息聲,絲絲熱氣從頭頂冒出,額頭上豆大的汗水滴落,身上的衣服都被打濕了,兩條胳膊微微發顫,,長時間的揮刀真的很累人。

青幡家不是什么名門,但也算源遠流長,可以追溯到戰國時代,雖然很弱小,但后來臣服于千手一族,接著建立了木葉,自然而然的融入了木葉。

青幡家的刀術并不出名,沒有木葉三日月之舞一樣聲名赫赫的殺招,只是勝在基礎扎實,雖無強力殺招,但刀術嚴密無漏,進攻防守都無缺陷,青幡家的刀術走的就是一個正字,堂堂正正的刀術,沒有什么奇詭變化。

而月華現在就是苦練不輟,他心里很清楚,就算有了冰輪丸,想要一步登天那也只是癡人做夢,不付出足夠的努力,是得不到滿意的回報的。

當然覺醒的冰輪丸絕對是月華最大的依仗,忍者世界有各種強力血繼限界,稀奇古怪的秘術,像八門遁甲一樣的可怕體術,之前月華一直發愁沒有什么強力的血跡界限或者秘術之類,就算是苦練下去頂天也就是一個特別上忍,一如他的父母。

但是現在有了冰輪丸,月華需要做的就是將冰輪丸作為他的核心手段,一切訓練都會圍繞著強大冰輪丸而展開,那么刀術就是必不可少的了,正好青幡家代代傳承的刀術也不算差,月華自然不會放過。

而且按照月華的籌謀,冰輪丸是他的大招,除此之外他還想著檢測一下查克拉屬性,修習忍術,不能時時刻刻都依靠冰輪丸,俗話說技多不壓身,全能一點可不吃虧,真正站在頂尖的忍者沒有偏科的,個個都很全能。

不停的揮刀,按照父親生前的教導,揮刀的角度,力度,頻率,呼吸,一絲都不差的按照父親教導進行,哪怕汗如雨落,哪怕兩條胳膊肌肉酸痛,哪怕意識變得昏沉,月華依舊在咬牙堅持。

每日揮刀一千次,持之以恒,終有一日能將手中長刀,這是青幡家史中唯一一位精英上忍,曾經是二代火影下屬,這位先祖遺留下來的鍛煉方法,每一位精英上忍都不可小覷,月華毫不懷疑其中的正確性,堅持不懈的做著。

“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呼呼呼!”第一千刀揮完,月華一個踉蹌幾乎站不住腳,劇烈的喘息著,全身被汗水浸濕,眼前一陣陣的發黑,但是他咬著牙,握緊手中的冰輪丸緩緩走到練習場邊上的大樹下,背靠在大樹上喘息著恢復力氣。

刀術,體術,忍術,這就是月華暫時確定的修煉道路,刀術和體術配合施展冰輪丸,而學習忍術能讓月華不至于出手就是冰輪丸,更何況一些大威力的忍術當真不錯呢。

刀術有青幡家的傳承,體術忍者學校會教導基礎,忍術現在還是有點早,月華甚至不清楚自己的查克拉屬性,更不要說學習忍術了,至于幻術,月華也考慮過,最后只準備學習破解幻術,因為幻術沒有實際的殺傷力,而且面對寫輪眼之類的血繼限界完全被克,所以第一時間就放棄了。

不過得想辦法早點回家,家里應該有查克拉紙,這個家指的是月華的家,而不是鹿久家,而且青幡家也有傳承的忍術卷軸,雖然其中大多數都是水遁忍術,但是月華估計怕也是水屬性的查克拉,不過還是需要測試一下,靠猜測可不靠譜。

呼吸慢慢變的平穩,月華暗暗驚嘆,這個世界人的身體素質實在是高的嚇人,八歲的小孩在揮完一千刀以后,這么快就恢復過來,雖然雙臂的肌肉還有點酸痛就是,但已經很了不得了。

第5章 沒有冰遁,可以用冰輪丸代替啊!火影之大紅蓮冰輪丸全文閱讀作者:紫映九霄加入書架

傍晚,夕陽有氣無力的散發黯淡的光芒,整個木葉村都披上了一層昏黃的紗衣。

忍者學校里面漸漸安靜了下來,放學之后,所有學生都開始回家了,三三兩兩結伴成群離開學校,白日里喧嘩吵鬧的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一片寧靜。

“走吧,月華,在看什么啊?”鹿丸撓著腦袋,語氣慵懶,似乎永遠都提不起勁的樣子。

月華看著一個人坐在秋千上鳴人,嘴里答應了一聲,心中涌起一絲淡淡的寂寞,他也和鳴人一樣了,失去了父母雙親,這個世界上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很快壓住心里的寂寞感,笑著走向鹿丸,一起離開了學校。

鹿久家中,月華放下手中的碗筷,看向鹿久道:“鹿久大叔,我想要搬回家里住。”

鹿久還沒有說話,吉乃先著急了,“好好的怎么才來就說著要回去?那里有問題你說···”

伸手攔住了吉乃,平時頗為懼內的鹿久此時表情相當嚴肅,看著月華認真的表情,沉聲道:“告訴我理由,如果能說服我,那么你就可以回去,如果不能,那么就不要再提了。”

深深吸了一口氣,月華和鹿久對視,斬釘截鐵道:“我想要變強。”

“變強,這就是你的理由嗎?”鹿久看著一臉嚴肅的月華,反問道。

“是的。”干脆利落的回答道,月華不帶一絲猶豫。

良久,鹿久一言不發,盯著月華,餐桌上變的安靜異常,鹿丸也是愁眉苦臉,搞不懂月華究竟在想什么,也不好插話,只能郁悶的做一個鋸嘴葫蘆。

“好吧,你可以回去住。”鹿久終于開口了,不顧旁邊吉乃反對的眼神,看見波瀾不驚的月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孩子心性不錯。

月華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依舊挺直了腰板,等著鹿久說話,他可不信鹿久會這樣就答應,一定還有下文。

“但是,每一周都要過來一趟,像你吉乃阿姨匯報一下你的生活情況,你的生活費也會由你吉乃阿姨給你,如果你吉乃阿姨覺得你不能照顧好自己,那么你還要搬回來,一直到你從忍者學校畢業為止,明白了嗎?”

“知道了。”月華鄭重的點了點頭,同時暗暗吁了一口氣,和鹿久對視壓力不是一般大,作為久經戰陣的上忍班班長,實力自然不是虛的,壓迫力強的嚇人。

很快和鹿久三言兩語就說定了,等到周末就回去住,反正也沒什東西要搬,來的時候也只是提了一個箱子而已。

接下來的幾天過的飛快,月華白天上午在課堂上提煉查克拉,下午在訓練場練習刀術,晚上回來也是刻苦地提煉查克拉,期間好幾次差點忍受不了,直接放棄,但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萬事開頭難,只要開頭的時間堅持住,那么后面也就容易了。

“回來了!”月華眼神復雜的望著面前的宅子,青幡家宅,月華生活了八年的地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只是今天的宅子里面沒有了父母的歡笑,只余冷冷清清而已。

門口銘牌上青幡兩個字,還有一面青色幡旗圖案,青幡家的族徽,月華的衣服上也有類似的圖案,當然比起宇智波的火扇子,青幡家的族徽沒幾個人知曉。

推開大門,洛浮霄走近院子里,青幡家宅并不是很大,但也有著自己的院落,前院栽種著三棵桂樹,一座二層的小樓,后面還有一個小號的練習場,附帶這一口小池塘,畢竟也是輝煌過的一族,到底有些家底。

走進玄關,月華望著熟悉的陳設,喃喃道:“我回來了。”

脫掉鞋子,月華踩在地板上悄無聲息的行走,客廳空蕩蕩的,一切都被收拾的干干凈凈,絲毫看不出有辦過喪事的痕跡,推開父母的房門,景物依舊,但人卻已經長眠地下,月華里里外外走了一圈,宅子和之前沒有什么兩樣。

月華沒有在沉浸在傷感中,而是按照腦海中的印象,在父親的書房里翻找了一會,終于找到了一疊白色的紙張,查克拉紙,能夠檢測屬性的特殊紙張。

深深吸了一口氣,月華取了一張查克拉紙,夾在指尖小心的注入查克拉,全神貫注的盯著查克拉紙的變化,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嘶!”

輕微的撕裂聲,紙張一分兩半,在月華驚喜的目光中,看見散落的紙張變得濕潤,不在空中飄飛,而是快速墜落。

“風和水嗎?這下真的賺大了,沒有冰遁的血繼限界,就給了冰輪丸代替嗎?”很快壓制住亂七八糟的念頭,月華將打濕的查克拉紙打掃干凈,坐在椅子上開始思考關于實力的問題。

風和水雙屬性查克拉,遠遠超過月華的預期,本以為會是單一的水屬性查克拉,但是居然多了一個風屬性,這可比單一屬性強多了,因為不怕遇到屬性相克的對手了。

不然單一的水遁遇到擅長土遁的忍者怎么辦?想要練到二代火影那種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月華從墻壁的暗格里取出一份藍色的卷軸,這是青幡家里面記載了青幡家的所有水遁忍術,除了一些獨有的禁術,基本上大多數水遁術都有記載。

現在的問題就是從哪去學風遁忍術,月華回想了一下,貌似風屬性查克拉可是很稀少的,整個木葉會的人也不多,已知的就一個猿飛阿斯瑪,還有叛逃的大蛇丸,以及團藏這個比反派還反派的正派人物,這是月華清楚的幾個,至于其他的月華就不知道了。

大蛇丸不用說了,但是猿飛阿斯瑪,三代火影的兒子,月華實在和人家沒有任何交集,月華的父母的交際圈主要是特別上忍,能和鹿久相熟已經很讓人吃驚了,至于團藏,就算人家愿意,月華也不敢啊,這老頭可是兇名在外。

“還是先練水遁吧,至于風遁,有機會再說。”自我安慰了一把,月華才發現肚子咕咕叫個不停,看了一下天色,已經到中午了。

“罷了,先去吃飯吧!”月華三兩步來到廚房,然后眉毛一抖,廚房里面干干凈凈,什么食物都沒有,打開冰箱,里面什么都沒有。

“算了,出去吃吧!好久沒吃木葉拉面了,今天去解解饞吧。”

鎖好門后,月華就朝著木葉拉面店走去。

第6章 居然是蘿莉控···火影之大紅蓮冰輪丸全文閱讀作者:紫映九霄加入書架

木葉拉面店,門口排了老長的隊伍,看的月華嘴角直抽,這人也太多了點吧,為什么鳴人從來都沒排過隊,豬腳光環還帶驅散人群的效果嗎?

狠狠地腹誹了一番,月華可沒耐心排隊等,準備隨便買點食物離開,就在這時目光一轉,一個穿著很漂亮的和服的小蘿莉映入眼簾。

小蘿莉穿著黃色的印花和服,粉嫩嫩的小臉,萌萌的讓人怦然心動,最為的特別的是那一雙純白色的眸子,此時隱隱有淚光閃爍,左顧右盼卻找不到家人的感覺。

“怎么會···我居然是個蘿莉控。”月華一瞬間幾乎崩潰,無力地撐住額頭,木然看著日向家的小蘿莉,然后就有點挪不開眼睛。

“小妹妹,和媽媽走散了嗎?哥哥帶你去找媽媽好不好”話一出口,月華就感覺不對,撓了撓腦袋,注意到了周圍路人怪異的目光,瞬間反應了過來。

“不是···那個···我只是看見她和家人走散了,我不是什么可疑的家伙啊!”費盡力氣解釋了一番,月華甚至掏出了身上的所有證件,忍者學校的號牌都拿了出來,再加上月華也只是一個八歲的孩子,總算沒引起誤會。

不過,這又算怎么一回事,月華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看著抱在懷里的小女孩,正賣力的咬著糯米丸子,萌萌的樣子實在是惹人心疼。

路人大叔知道月華是忍者學校的學生以后,就很豪爽的拜托月華把小女孩送回家,而且好心的大叔還買了丸子給小女孩,搞的月華很想吐槽,這算是什么情況,大叔明明是個成年人,為嘛要拜托他,他也是個孩子啊!

“沒有了,還要!”小蘿莉扔掉干干凈凈的竹簽,笑嘻嘻的揪著月華的臉,萌萌噠的聲音讓月華失去了思考能力,索性去丸子店,反正他也沒吃飯,正好喂養小蘿莉。

丸子店里,月華抱著紅豆湯喝得很爽快,小蘿莉已經吃飽飽了,正揪著月華的衣服玩耍。

放下手中的湯碗,月華舉起小蘿莉,“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告訴哥哥,哥哥帶你回家好不好?”

“花火!”特有的蘿莉音萌的月華鼻子發癢,一道殷紅的痕跡蜿蜒直下。

但是月華此時顧不上這些,而是有點呆滯的看著手上的小蘿莉,正咯咯笑的很開心,這就是雛田的妹妹,以后鳴人的小姨子。

本來以為只是日向家很普通的孩子,沒想到居然是雛田的妹妹,日向家當代族長的女兒,沒記錯的話,就是叫日向花火,木葉村八年的生活,讓前世的記憶已經變得模糊起來,卻也是沒法的事情。

頓時覺得一陣頭大,得趕緊把小蘿莉送回家,不然人家等到親爹找上門,那就是妥妥的找死了。

日向家宅,比起青幡家小家子氣的宅子,日向家不愧木葉名門的稱號,層樓累榭,鱗次櫛比,一座座大小不一的院落彼此相接,占據了木葉村相當大的一塊地方,絕對稱得上木葉的大地主了。

此時大宅之中,日向家的族長日向日足煩躁的走來走去,本來正在處理事情,突然來報說花火走丟了,幾乎把日足氣的半死。

日向家居然會丟孩子,簡直滑天下之大稽,白眼號稱忍界三大瞳術之一,最擅長偵察,360°無死角的視角,可以看到周圍環境的查克拉流動情況,而且具有能洞察遠處的望遠眼及看透物體的洞察眼,眼睛可看到方圓一公里以外的事物。

然而就是這么變態的日向家,居然也會丟孩子,說出去不是打臉嗎?

大量的日向家的忍者散了出去,四處搜尋花火,但是這么長時間依舊沒有任何消息,日足幾乎按耐不住心底的急躁,差點就要親自出去找。

“家主,花火小姐找到了。”一個穿著和服的男子面帶喜色的沖了進來。

“花火在那?”一把抓住男子,日足方才還在屋里,現在已經站在廊下,恨不得花火就出現在眼前。

“日向家主,花火沒事。”頗為稚嫩的少年音響起,日足注意到了跟在后邊進來的青幡月華,以及月華懷中的花火。

一看到花火,日足提起來的心就放了下來,立刻恢復到了平時嚴肅的樣子,板著臉看向月華,“你是什么人?怎么找到花火的?”

“在下青幡家青幡月華,拜見日向家主,今天在村子里的路上碰見花火小姐的,特地送花火小姐回家。”月華一板一眼,青幡家雖然不是名門,但也是有點歷史的,禮儀小時候也是學過一點。

不過花火在月華的懷里不肯撒手,搞的月華行禮別扭不已,心中叫苦連天,這下子算是把青幡家的臉面都丟盡了。

青幡家嗎?日足眸子一動,注意到了月華袖子上的族徽,兩條水龍纏繞的青色幡旗,看上去很是漂亮,日足快速的回想起關于青幡家的一切情報。

很快得出了結論,已經沒落的小型家族,而這一切不過是轉瞬間就整理清楚了,日足沉聲道:“多謝你找到花火,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出來,日向家絕不會虧待恩人。”

此時宅子里面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個相貌不俗的黑色長發女子和雛田一起走了出來,本來很黏月華的花火蹦了下來,直奔雛田沖過去。

“姐姐!”花火興奮的大叫這沖進雛田的懷抱,笑的很開心。

日向雛田抱著花火看向月華,細聲細氣道:“月華同學,謝謝你找到花火。”

“沒什么,我也是嚇了一跳,沒想到會是雛田的妹妹。”月華撓了撓腦袋,看著青澀的雛田,以及笑得很開心的花火,悲哀的發現自己似乎更加喜歡花火一點,難不成自己真的是蘿莉控。

“同學?既然是雛田的同學,那就不是外人,說吧,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日足露出了一個自覺很和藹的笑容,對于一個小孩子,自然不同于和成年人打交道。

聽見日足的話,月華心中一動,似乎這是一個機會啊!就算日向家不擅忍術,但是作為木葉名門,肯定會收集各種屬性的忍術,想來風遁忍術定然是有所收錄的。

也就是說現在只要一張嘴,就能搞到系統的風遁忍術,月華當即開口道:“那個,可以的話我以后可以來看花火嗎?”

123456789101112 下一頁 末頁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