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正好周末,下午的时间,大家吃完了饭,小孩子在一楼大厅里玩耍。外面的空气寒冷瑟瑟,天空略暗,冷风呼啸,突然,有细细如盐粒的雪点在空中飞舞,飘落下来。

眼尖的言小胖率先发现,他指着天空欢呼道:“啊!下雪啦!”随即言大胖也高兴地叫出来:“下雪啦,要下大一点!才可以堆雪人!”

安之好奇地趴着玻璃门上,眼睛眨也不眨地仰着头看。雪势越来越大,安之看着那小小的雪点就变成一片片的羽毛样状飘扬下来,轻盈地落在地上。

她小嘴“哇”地张着,看得出神。有人走近,轻揉了一下她的头发。安之白软的脸颊挨着她的掌心,言蹊向她微笑:“不可以看着太久,眼睛会痛。”

双胞胎在旁扯住她,说要出去。安之也眼巴巴地望着她,等着她点头。

言蹊摇摇头,“不行,太冷了会着凉。”她见几个小孩露出失望的表qíng,安抚道:“等明早,雪如果停了,我们就去堆雪人怎么样?”

双胞胎欢呼着跳跃起来,安之也绽开酒窝笑弯眼睛,她回头又去看雪,小手摆在玻璃门上,很想去摸一摸。

双胞胎因为之前见过雪,得到保证就不闹了去玩别的了,只有安之隔了一会就暗暗跑到门去看雪。直到快睡觉的时候,她在三楼的房间里还趴在窗户上聚jīng会神地看雪。

言蹊在铺chuáng,整栋房子虽说都有暖气,但她怕被子太冷,拿了一chuáng比较厚的毛毯垫着,又换了一张厚棉被。

一回头,看到安之这样,她笑了笑,走到她身后,窗外的暖橘的灯下,洁白的鹅毛大雪飘飞,纷纷扬扬,静谧无声如时光。

言蹊看了一会,才对安之说:“好了,我们该睡觉了。”

安之穿着厚厚的睡衣,脚上还穿着安置给她买的毛线袜,她一双小短腿晃了晃,溜下飘窗,她说:“明天早上雪会停吗?”

言蹊暗笑,果然在惦记出去玩。

“应该会停的。”

安之爬上chuáng,小腿盘起来,抓了抓她的小脚丫,“真的吗?”

言蹊走过去,帮她把脚上的袜子调整好,袜子脚趾处各印了一只兔子,安之很喜欢。

“对的,现在赶紧睡觉了。”

新被窝里gān燥温暖,轻绒绒的,没有香味。安之钻进去,只觉得被子宽大柔软好像云朵。

“睡里面。” 言蹊也躺了进去。她之前确实是不喜欢跟人同被窝,现在也不喜欢,但是安之虽然白天没有表现,但有时晚上睡着的时候会做噩梦,会无声地流泪。有时她自己甚至都不知道。

言蹊并不能每周都回来,所以一想到她独自睡着的那些夜晚,有时也会这样,言蹊心里就难受得很,即使她让心姨夜间过来看她,但是也不能百分百让她放心。

好在安之睡着并不会乱动,所以跟她睡一个被窝也可以接受。据她观察,这几周已经很少在梦中哭泣了。

言蹊留了一小盏夜视灯后,便躺下合着双眼。

旁边的小女孩身体微微动了动。

言蹊侧头看她,见安之一双乌亮的眼睛正闪动着,“为什么雪会没有声音?可是下雨有呢……”

言蹊一愣,这个怎么解释好呢。

“你看,因为雨是液体,就是可以流动的,所以啊落在玻璃上,地上啊,树叶上啊,会有震动,就会有声音。如果是大雨的话,声音就更大了。”

言蹊其实也不知道她的答案对不对,这应该属于物理现象吧?完了,她二哥又不在……老天,她一个文科生……太难为她了。

但是安之眨眨眼睛,满脸认真和崇拜地盯着她看,言蹊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讲:“而雪本来是没有声音的,她又不会流动……呃……”

“但是踩在上面就会有声音,明天你可以试试看……”

言蹊感觉自己智商十分捉急,勉qiáng镇定地说完。暗道,幸亏她还小,不会问:那雨为什么会用“淅淅沥沥”“滴滴答答”“哗啦啦”来形容,而雪能一样用这些词来形容呢?不行,那可以用什么呢?为什么呢?

等等,说不定她明天见了雪就会这么问了……

言蹊突然觉得……可能养小孩比她想象的“要难一点”,还要再更难一点。

第17章

安之闻到本来没有香味的被窝沁入隐隐的暗香,是言蹊身上的味道。她的脚丫动了动,因为睡在她旁边的人比较高很多,就给她腾出来一个宽敞的空间出来。

舒适,安心,还很好闻。

并不是经常都有的。

安之甚至都舍不得睡着,即使她都有些犯困了,还在锲而不舍地问问题。

“那……踩雪好玩吗?”

言蹊瞧她撑着快要压下去的眼皮,软嫩的睫毛还在顽qiáng抵抗着。“好玩,快点睡吧,”言蹊拍拍她,“我可听说啊,小孩子不按时睡觉会长不高的……”

“呜呜,我不要长不高……”

言蹊暗笑了下,抚了抚她细软的头发,安之迷蒙地蹭蹭她的手心。

“摸摸头……”她糯糯地呢喃着。

言蹊眸光潋滟柔和,她动作缓慢地揉揉她的头发。安之小鼻子动了动,饱鼓的脸颊挨着枕头,终于睡着了。

言蹊托着腮望着她,轻戳了下她的脸颊。是有了胖了一点,也高了一点点。

不过,双胞胎比她大更多。而且双胞胎最近跟她关系不错,经常要拉着她一起玩,安之总是鼓着一张苹果脸,表qíng好想在说“为什么他们这么幼稚还长得比我高,所以长得比我高我就要跟他们一起玩么”……

噗,言蹊眼睛弯了弯,竟然从安之那个表qíng脑补出这么多内容。

安之最近是开心了一点,偶尔也会说出自己的想法了,还会对自己小撒娇一下。

言蹊微叹,瞧着她的睡颜。

就这样在我身边长大吧,陶陶,不要记得那些不开心的事qíng了。

冬天早晨很冷,大家都赖了一会chuáng。安之用温水刷完牙,接过言蹊给她的温烫的毛巾,擦了擦脸,润湿的水汽在脸上十分的舒服。

安之洗完,便小跑到门口,等着言蹊。早上的雪果然已经停了,要赶紧下楼,吃完饭就可以去玩了。

“等等,擦擦脸,过来。”

言蹊在安之两边的脸颊点了两点rǔ霜,安之伸出小手抹了抹。

言蹊又挤出手霜,抹她的手。

心姨提醒她,安之没在这么冷的天气呆过,怕她会长冻疮。

言蹊一起买了套儿童用的rǔ霜,和护手霜。早晚让她擦抹,还是牛奶味道的,安之非常喜欢。

她自己擦完,还不忘叮嘱言蹊:“你呢?”

言蹊笑:“好的,我也擦。”

吃完早饭,孩子们裹得厚厚的,戴着帽子手套,压抑着跃跃yù试的兴奋表qíng。

大人们这才发话了:“可以去外面玩半个小时。”

门一开,双胞胎便欢呼着跑了出去。

不同于双胞胎的外放的兴奋,安之好奇又新奇地走到院子里。离开了房屋里的暖气,扑面而来的,呼吸着的都是冷的甚至凛冽的空气。

满眼银白。

安之觉得脸有点僵僵的,她低头,小靴子动了动,踩了踩。

那雪白的东西,有点像盐。很多很多的盐巴……又像白色的棉花糖?

安之努力地想着怎么来形容。

她用力地踩了踩,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好好玩,她笑起来,转头去找言蹊。

言蹊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她后面,她好像根本不怕冷,就穿了件黑色的高领厚毛衣,长裤,长靴。头发散着,黑漆似的双眸有涟漪的笑意,正看着她。

天边的乌云散开了,一丝阳光爬了出来,微微炫目。

“小姑姑,小姑姑……接招!”言大胖捏了个雪球,朝言蹊扔过去。

言蹊眼睛眨都没眨一下,长腿往旁一退,稳稳地就躲过。

“啊!再来!弟弟!你也来,”言大胖招呼着言小胖,捏着小雪球朝她扔。

安之愣愣地看着,言蹊笑着说:“好啊,真大胆,居然敢打姑姑?!”

她腿长,身材高挑,左躲右闪,没有打中她,把双胞胎累得喘吁吁的。

安之正瞧着,没防到一个雪球飞过来,她被砸个正着,没站稳,扑通一声跌坐在雪地上。

言小胖哈哈哈大笑。言大胖看到终于中了目标,又一个朝她扔过来。

安之还没反应过来,小脸被打中,她“呜呜”地捂住脸。有雪粒渗进她的脖子。

言大胖正得意地哈哈笑,被兜脸一个雪球打中,他啊一声,小胖在那边也啊一下被打中了。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浏览:每周好书推荐| 一盏夜灯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