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静这边自从攀上了黑老虎以后,就天天陪着他寻欢作乐。

但是等了好久,也不见黑老虎说要对付何宇的事情,心里不禁有些着急了。

这天晚上,黑老虎又带着蒋静一块出去吃饭,蒋静看他心情还算是不错,就趁着吃饭的时候,把这个话题旁敲侧击的提了出来。

“老大,这段时间公司的业绩好像没有以前好了呀,是不是因为公司里少了好些老员工,那些有才能的人都离公司而去了,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这种局面呀?”

蒋静装作无意间提起这个事情,眼珠子却一直在偷偷的打量着黑老虎。

没想到黑老虎一听蒋静的话,脸色顿时就变得阴沉下来,把手里的酒杯狠狠的往桌上一摔。

“砰!”

杯中的酒洒出来,把蒋静也给吓了一大跳,心突突的跳了两下。

“哼,他们还不是被何宇那个小王八蛋给挖走了?何宇,这个家伙以前在我公司里认识了不少的人,现在竟然这么阴狠,把我的人都给挖走,搞得我公司现在也是人才亏空!”

黑老虎提起这个事情好像就气得不行,双手紧紧的捏成拳头,眼睛里闪着凶狠的光。

“何宇那个小子,这几天就让他先得瑟着,等到有了合适的机会,老子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让他也知道知道得罪我黑老虎的下场!”

说起这个话题,黑老虎又想到了赵强。

“还有那个赵强,本来我对他是很信任的,但是却没想有人看见他私自约何宇手底下的人出去了,这种背叛,我绝对不会宽恕的!”

蒋静眼看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就心满意足的开始吃饭,说了些有的没的。

不过黑老虎说的话,她都记在心里,得知赵强已将从原来的公司离职,并且跟何宇扯上了关系,就开始动起了心思,觉得这个人何宇利用一下。

第二天上午,蒋静就拨通了赵强的电话。

“喂,赵强吗?我是蒋静啊,好长时间不联系了,我想找你出来谈点事情,我们在石梦网络科技附近的咖啡厅见面吧?”

赵强对于蒋静的电话也感到很意外,但是也没有拒绝,而是很光明正大的告诉他,自己已经在何氏集团上班了,要求改变约会的地点。

“噢,严兰这几天时间不见,你已经跳槽了呀,真是恭喜了,那我们就在何氏集团附近约个地方见面吧。”

“没问题,到时候你把地点发给我,我会准时赶到的。”

“那我们就不见不散!”

赵强这几天也听说了蒋静的事情,知道她跟何宇分手以后,就直接傍上了一个姓李的老板。

不过就在前几天,这个蒋静又跟姓李的老板闹掰了,居然傍上了黑老虎,对这个女人就有些鄙视。

“哼!一个婊子,找我能有什么事?肯定没啥好事,我看看她叫我去是干什么,实在不行就全给她推辞了,也不会对我有什么损害。”

心里打着这个算盘,赵强就赶到了约定的地点,看到蒋静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哎哟,蒋大美女这么早就到了呀,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赵强急忙上学打了声招呼,说话油腔滑调的。

蒋静很不喜欢,嘴角微微撇了撇,心中暗道:“哼,这个死搬砖的真是丑死了,要不是为了和你那个事情,我才不会越塔出来的,这看起来简直就影响食欲,太影响心情了!”

不过表面上她还是表现的特别热情,也跟着客套性的回了一句。

“那可不是嘛,我这个人一向是很守时的,况且你之前还帮过我一次忙呢,把我带到聚会上去,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说着话,赵强就已经在蒋静的对面坐下了。

说实在的,赵强这次来目的也并不单纯,虽然对蒋静这个女人的人品有所鄙视,但毕竟作为一个男人,长得过于丑陋,腰包又不鼓,找女朋友简直如天方夜谭,长时间没有碰过女人,也确实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

这次过来,他一方面摸准了蒋静的心思,肯定是为了何宇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准备找个机会,看能不能跟蒋静玩一玩,两个人也算是各取所得。

就这样,两个人各怀鬼胎,聚在了一起。

“哎哟,没想到蒋大美女还这么记着我的爱情呀,那挺好的,不知道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呢?”

赵强的眼里已经闪出一丝猥琐的光,眼神,不由自主的就朝蒋静身上丰满的地方移动,过去嘴里快流出了哈喇子。

蒋静注意到赵强的眼神有些不善,眼里流露出一丝厌恶,但随即就控制住了,赶紧把身子往一边侧了侧。

“这个死丑八怪,居然还想吃我的豆腐,我看他真是异想天开了,我是无论如何不会把自己委身给这种男人的!”

“赵大哥说的哪里话呀?这大庭广众之下的,这样的玩笑可是开不得的,不过要是赵大哥能够提供我想要的信息,那说不定我何宇考虑考虑呢。”

赵强眼珠子一转,就已经彻底明白了蒋静的意思,把身子微微向前凑了凑,眼神里发出了光。

“蒋大小姐是想要打听何老板的事情吧,这不是正巧吗?我这几天刚刚进到何氏集团上班,对于那边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你要是想找人问一问何老板的情况,来找我,可就算是找对了。”

蒋静的眼神也顿时亮了起来,双手支撑在桌子上,靠近了赵强一些,两个人的姿势显得很是暧昧。

“那就赶快告诉我吧,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你这个人情我会记得的!”

赵强摸准了蒋静的意思,立刻就跟她站在同一战线上,开始说何宇的坏话。

“这几天何宇刚刚给我进行了面试,我觉得他这个人就是独断专行,根本不顾及我的才华,只让我做一个很普通的职位,我觉得他这样的管理方法肯定不行,以后公司是撑不起来的。”

“而且他这个人太过冷漠了,我们以前也算是老同事了,他居然一点不顾念旧情,你说这不是冷血吗?”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