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家伙,十来个人一屋子快要挤不下了,李栋坐在案板边手里握着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下筷子吃饭了。

“那个…六爷,国富叔要不坐下来一起吃点。”

虽说包子可能不够,可客气还是要客气的,再说那啥还有酒啊,李栋脚边放着一瓶古井,这一天累的,正好喝个二两解解乏活活精血。

“我这还有瓶酒,国富叔要不喝点?”

古井啊,韩国富记着自己参加县里学习会议上见过。

这家伙又是酒,又是肉,又是鸡蛋韭菜馅的包子,这比县领导吃的都好啊。城里也吃不起这好东西啊,太造孽了,六爷看着烟袋杆子都压不住了换成韩庄的后生,这烟袋杆子早就抽脑袋上了,即使如此也恨不得敲到李栋脑袋瓜子上。

“造孽啊。”

“是啊,这又是酒又是肉啊,地主老财才这么吃。”

“这一顿不得一两块钱啊?”几个上年纪长辈直摇头,这是农民吃的饭,城里的干部都不敢这么吃啊。

有酒有肉那是过去,地主家才有的席面啊。

“一两块钱,这瓶酒都不止。”

韩国富一把酒瓶拿过来放案板中间可别打了。

“这酒一瓶得二块多吧?”

“差不多,稍微多点。”

李栋嘀咕,咋的,生产队还有不许喝酒这一条啊,不能吧。

要说刚李栋还真被一跳,好嘛十来个人满脸严肃的跑自己家来,李栋第一时间就是怀疑是不是自己投机倒把的事情被发现了。可一想不对啊,自己可没用李栋真名啊,用了花名刘德华啊,要抓也是抓刘德华关我李栋毛事。

这到底咋回事,回头看着小娟别是小娟说漏嘴了吧,不过小丫头也被吓到了,小娟第一时间想到李栋偷偷钓鱼出去卖被人上报了。

小娟吓得哇呜一声就扑倒床上哭去了,好不容易边上五奶才给哄好。

“二块多,这啥酒啊,玉皇大帝喝的不成?”

六爷用烟袋杆子敲敲酒瓶,没啥两样啊,平时喝着高粱,白干,几毛钱一斤都挺奢侈了,过年的时候称半斤,哪里平白无故,不年不节的喝这烧钱的玩意。

“六爷,三块六。”

李栋忍不住小声提醒,你老爷子悠着点,这一瓶可三块多钱呢。

“啥,多少,三块六,这不买好几斤肉了?”

六爷都吓到了,好家伙,一瓶酒三块六,你当你是啊,喝这么贵的酒,不过六爷再没敲酒瓶了,好几块钱敲坏了,自己赔可要心疼死了。

现在大家觉着李栋问题十分严重,尤其是吃喝方面,太奢侈,太浪费,这个和大领导说的艰苦奋斗,勤俭节约大相径庭,这是享乐主义啊,这可要不得啊。

喝酒吃肉,这是享乐主义啊,咱们可不能这么干,好吃懒作,胡乱花钱,问题多多啊,现在还说大话,这问题不少啊。

“国富叔。”

李栋被众人盯着看,还真有点心虚啊,这大包子可都要凉了,再不吃可不好吃了。“你看,要不你们先坐着,这鸡蛋包子凉了,它就不好吃了。”

韩国富瞪了一眼李栋这会还想着吃,坐下来招呼大家找地方蹲下了,打开本子,刚想说话李栋这边已经抓起大包子递给小娟。“快吃,五奶,六爷,你们也尝尝,国富叔,包子不多,你们我就不招呼了。”

几个上年纪长辈,李栋一人给了一鸡蛋包子,五奶闻着香味。“香,香,这味道也就我在地主家当下人的时候闻到过,真香。”

李栋哭笑不得,五奶,咱们夸包子就夸包子,咋的扯上地主了,这帽子太大戴不起啊。

李栋不傻,韩国富几个听到这眼神都变了的,自己大吃大喝,铁定要被批评了。

咱能好好吃顿饭成不,李栋不说话啃着大包子,一口包子一口肉,那个酒算了,不喝了。

这一下,韩国富一众人全被肉香,包子鸡蛋韭菜香给勾的馋虫在肚子大闹天宫啊。

一个个都有点咽口水,实在太香了,这小子不知道放了多少菜油,还有肉块,真是舍得吃,直接扒拉半碗肉给小娟,自己直接碗里剩下倒进自己米粥拌拌这一碗肉谁家不吃个三五天有这样当饭吃的吗?

造孽,太不会过日子了,大家见着直摇头。

李栋可不管这些一顿操作吃着肚皮滚圆,舒坦啊,要是再来二两小酒那就更满足了,不过现在看着架势,这酒是不好再喝了。

“成了,吃完了吧?”

“吃完了。”

李栋啪的一声拍打胳膊,蚊子起来了。“小娟,把蚊香点上,这天蚊子还不消停。”

眼见着天气都凉快了,可蚊子却一点不见少,这不李栋打算弄块布把窗户给封上,小娟说啥不同意扑在布上,这上好的布为了三两只蚊子太浪费,小丫头保证天天晚上给李栋扇蚊子,这才没用布蒙窗户。

好在还有蚊香,要不然还真只能让小娟扇风赶蚊子了要不可睡不着。

小娟这几天已经学会了点蚊香,拿出一次性打火机,再拿出一盘蚊香,点燃了放到盒子里。

这一幕韩国富他们都看傻眼了,这是啥东西,一按就冒火啊,还有这个圈圈香,干啥的。

这东西大家伙都没见过啊,一个个都忘记过来干啥的了,盯着冒着青烟的蚊香和小娟手里透明的一按就冒火的东西。

“这是啥?”

五奶被吓了一跳,小娟抹了抹还没干的泪眼。

“打火机。”

“啥机?”

“打火机,外国人造的。”李栋接过来打火展示给大家看。

“啥玩意,外国人的东西?”

“这可要不得,快扔了。”

“别啊。”

李栋赶紧拦着。“六爷,五奶,这个可值一两块钱呢。”

“这么贵?”

“这孩子,洋火才二分钱一盒,这东西一两块钱,你们这些小年轻乱花钱啊。”五奶和六爷,那是直摇头,几分钱都扣算半天,给娃子买个一分钱三个的糖果都要等过年,还宝贝的紧的,啥时候见过这么大手大脚花钱的。

“这个又是啥?”

韩国富都不知道该咋说了,这个李栋啊,生活问题很大,享乐主义,这可不行,农民可不能这么干,这不成了二流子了,看来批评教育要及时啊。

还有就是一定找个能当家的媳妇,要不管不住啊,韩国富已经开始考虑给李东找一啥样的媳妇了,一定要能干能管事,最好壮实点,要不压不住这小子。

李栋被韩国富盯着眼神吓的一哆嗦,总觉着有啥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国富叔,这是蚊香,驱蚊的。”

“蚊香?”

一众人可都第一次听说,这东西烟气这点能赶蚊子,没骗人吧。

“咦,蚊子还真少了。”

“这东西咋卖啊?”

“不贵才几块钱。”

说完李栋就后悔了,忘记这年代几块钱简直要老命啊,果然这话一说,韩国富眼珠都要瞪出来,六爷的烟袋杆子再也压不住了对着李栋脑袋瓜子就是一下。

“啊哟。”

李栋捂着脑子,六爷,你老这把年纪了,咋的脾气还这么爆啊。

“别拦着我,我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几块钱,啥东西,就是为了少被蚊子咬几口,造孽啊。”

六爷那是越说越上火。“这要赶上困难时期,一块钱都能救一家子的命啊。”

其他人齐齐点头,被蚊子咬几口又能咋的,几块钱买一熏蚊子的,家里蒲草棒子不一样熏蚊子,味道难闻点有啥啊,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啊。

李栋那个后悔啊,咋的就不能忍一忍啊,被蚊子咬两口又能怎么样啊,唉,真是没处说理啊。

好不容易大家劝下六爷,六爷坐下来吧嗒旱烟,离着蚊香远远的,按着他老的话说,消受不起,

李栋发现韩国富等人摆出大阵仗,

有些怕,没经验,好急,咋办?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