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不错!”林洛也算是亲自在场观看到了张楚岚的成名之战,心情好的很!

张楚岚在自家大佬面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讪笑道:“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们三个人联手的!徐三、徐四他们没有过来吗?”

“他们,应该在计划着怎么对付全性那些人吧!”林洛没有对张楚岚隐瞒的意思,直接就说了。

“全性!他们也会出现在这龙虎山上?”张楚岚对全性可是印象深刻,差点就没回来了。

“这次龙虎山的罗天大醮可是涉及到整个异人界的大事,你觉得按全性那帮人的性子会不来凑个热闹吗?”全性妖人的到来,只会给林洛的观战效果提个档次。

“全性妖人,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张楚岚皱眉问道。

林洛觉得有必要给张楚岚解说一下:“别想着逃避全性。包括你爷爷在内的三十六贼当年的罪名可就是勾结全性妖人。而三十六贼的首领便是当时的全性掌门无根生!”

“他们干了什么?”张楚岚突然想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被追杀。

“啥子都没干!或者是还没来得及干完……只是认了一个妖人大哥。而且这位大哥还是背叛了全性的那种,可笑的事,在被追杀的只剩九个人时,八奇技暴露,各门各派的追杀更加疯狂了!”林洛没有掩饰自己的音量,不过周围都是小辈,并不知道甲申之乱,只是被这“各门各派”吸引了一下目光。

“八奇技……各门各派!”张楚岚这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其实不怎么好!再看了一下身边的林洛,发现自己想那么多干嘛,哪个不长眼的敢A上来,买棺材吧!

林洛也不得不说那九个人却是惊才艳艳,虽然不像是这九人开创的,这九门绝学基本就是贯穿这个世界的主线。

时空、五行、灵魂、长生、术法,常规如同异人世界一般武力的世界可不会涉及到这些东西。

“操纵五行,影响时空,风后奇门!”林洛在想这些绝学在其他世界发挥的效果也是不差。可惜了,他的系统只开启了蛊师面版,要是学这些还得自己来。

除非做系统任务,得到上次那样的经验卡才能快速入门。也不看看系统任务的频率,修行这么久了,也就做过一次任务。他就跟放养似的!

“这风后奇门也是八奇技之一?影响时空!我靠!我们学的是不是一个级别的东西。这三十六贼的几个也牛过头了吧!主角模版?”张楚岚显然也听到了林洛的自语,好像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绝技。

“牛不牛,你得问王也道长了,毕竟他是继承人。这八奇技倒是觉得更像是这几人挖掘出来的!”林洛耸耸肩,表示自己不太清楚,然后把王也卖了。

远处的天边已经泛起淡淡的橘红色,张楚岚之后的几场比赛也已经结束。很快选手们就被召集到一起。

“第一场比试已经结束了,诸位辛苦了!得胜者三十二位,接下来将以一对一的形式进行比赛。

现在抽签,你们抽到纸条上的名字就是你们的对手!”老天师站在台上缓缓地给在场的选手解说接下来比试的规则。

“单士童!”张楚岚打开自己抽到的纸条,也知道了自己的对手是谁。

这时风星瞳凑了过来:“张楚岚,你抽到谁了!嚯!青符神。他们家传的符箓之术可厉害了!”

冯宝宝见到张楚岚的神色变化,若有所思,看来已经想好对策了。

此时的天师府,老天师那儿可是热闹许多,好些人聚在这。

“徐翔,你小子居然又活奔乱跳起来了呀!”陆瑾老头子看着面前这个面色红润,完全不像个病人的徐翔,笑道。

“哈哈,再活个几年没有问题的!”徐翔见陆瑾老爷子调侃自己,也不在意,自己能活下来,亲眼看着宝宝和张楚岚他们寻找过去,已经很庆幸了。

“三儿、四儿!你们这边也安排妥当的吧!”

徐三站在靠门左边的位置,对在场的前辈说道:“已经都安排好了,哪都通的人都已经潜伏好,就等着全性的人自投罗网了!”

陆瑾大笑:“哈哈,这次就算不能将全性消灭,也足以重创他们了!老张,你怎么看!”

老天师坐在主位上,平静地说道:“这些老陆你安排就好。徐小子,明天的比试结束之后,带楚岚来见我们一下吧!有些事,也该告诉他了!”

“哦!老张,你不是总对那小子藏着掖着,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陆瑾惊讶地看着老天师,他们原本可没打算这么早透露过去的事,也得等到罗天大醮结束才对。

“那是之前,我张之维虽然自信天下异人皆可一力压之,但终究不是孑然一身,身在师门,不能置天师府于不顾。站在天下异人的对立不好!

而如今,你们身边那位恐怕天下异人加起来还不够人一只手打的,罩得住场子!也不知道你们哪里找来的神仙!”老天师说话时,看向了坐在左侧的徐翔。

陆瑾可没见过林洛,听老天师这么说,更是好奇:“徐小子,别藏着掖着。你们说的这位是哪路神仙?”

“我们公司一位临时工的长辈,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很久之前就认识的。”徐翔对林洛的了解还不如张楚岚多,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而这位临时工,自然指的就是冯宝宝,小时候也是去过林洛那边几次,后来就感觉两人的相处方式就是一个长辈照顾孩子一样。

林洛要是知道徐翔把一个不过二八年华的少年说做长辈,一定会化身祖安文科状元吧!

“天下异人加起来都不够一只手打?这也太夸张了吧!真的,假的?”徐四在角落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在场的都是老前辈,也不好意思抽烟,只能随便咬个东西。

老天师也不在意丢不丢人的,说道:“不是我说大话,其他位列十佬的这些家伙一起上也赢不了老头子我。你们这位后援认真的话,或许我能接个一招半式吧!”

徐四当即指着地面说:“这要不是开挂!我徐四当众把这地板给吃了!”

徐三嘴角一抽,没想到徐四当着几个老前辈的面,发下如此毒誓。不过这次,他觉得徐四说的对。

林洛还不知道这个房间的人正在吹捧着他,自诩没有开挂的他现在正给别人开挂中。

“大哥,我就问一下,不是我赢罗天大醮吗?你这一副要给宝儿姐开挂的阵势什么鬼啊!”张楚岚无语。

林洛对张楚岚的话语无动于衷,手腕上的手环扣在了冯宝宝的手上,他这边有无线设备连接着须佐装甲上的弱人工智能。战斗时,还是需要林洛操控。谁让担心技术外泄的斯特国设下这些限制。

不过就算没有这些限制的话,宝宝也不知道怎么操控。

“宝宝参加罗天大醮就是帮你扫除对手,她就是你的外挂,我给你的外挂增强一下怎么了!”林洛说道。

张楚岚无言以对,内心狂吼:我要的是赛场上开的那种外挂啊!

“喂!宝儿姐,你去哪?”张楚岚刚接受这个结果之后,就看到他的外挂戴上帽子,拿起了一把铲子出门了。

“挖个坑,把那啥子青符神埋了!”冯宝宝说着,已经远去。

林洛拍拍张楚岚的肩膀,说道:“你看这样多好啊!宝宝帮你把你的对手都给埋了,你就不用战斗,直接晋级!我那里给宝宝开个小小的挂,让她轻松进入后面的比赛。然后直接认输,你不就轻轻松松地赢了吗!”

听林洛说得头头是道,张楚岚顿时感觉很有道理,但是还是跟上去看看比较好!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