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帝国在新任皇帝的带领下日益昌盛时,垃圾星上却依旧写满了荒凉与破败。

这里是不毛之地,也是出了名的三不管地带。

偷,砸,抢在这颗星球上随处可见,只要你不是这里的原住民,那到了这你就得被原住民们扒掉一层皮。

简陋的木屋里,徐三水砰的一声关上窗户,阻隔了屋外所有的窥视目光。

但这根本没用,很快他的房门就被人砰砰砰的敲响了。

敲门声急促有力,显然来者的心情十分激动。

徐三水不耐烦的将门打开一条缝,随即,一颗金黄金黄的脑袋就顺着这条缝钻了进来。

脑袋的主人眨巴着眼睛,一副殷切的模样。

他兴致勃勃,手舞足蹈道:"三哥,我听说你今天捡了个浑身是血的omega。"

"没有!"他捡的明明是beta。

徐三水单手摁住黄毛脑袋把他往外推,黄毛就跟条蛆似的使劲往里拱,他边拱边大声嚷嚷。

"我听说这omega还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呢……"

"不是!"明明就丑的要死。

黄毛双手合十,可怜兮兮道:"难道就不能让我进去看一眼吗?小弟我活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见过omega长什么样呢。"

"不能!"

徐三水果断的一脚将黄毛踹了出去,关上门后,他扭头看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冷笑不止。

晚玉怀啊晚玉怀,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确实没有人能想到,帝国战功赫赫的开国元帅,居然会浑身是伤,满身鲜血的出现在垃圾星上。

也更没有人能够想到,明明已经战死的开国皇帝,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与他的死对头开国元帅再次相逢。

真是冤家路窄,窄门窄户,户限为穿,穿衣吃饭,饭来张口……啊,不好意思跑题了。

徐三水不耐烦的啧了一声,随后,他开始在狭窄的小屋里上蹿下跳,东翻西找。

衣柜上磕了一个口子但舍不得丢掉的瓷碗。

床底下吃饭时不小心滚进去但懒得捡的木头筷子。

以及……

不知道放了多久没有洗的黑色内裤。

徐三水两根指头拎着那条黑色内裤,内心十分惆怅

啊,我果然是个臭男人。

凭借着锲而不舍的精神,徐三水终于在一堆杂物里翻出了一瓶止血的药末和干净的绷带。

在垃圾星上,能有这些东西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什么止血仪,医疗舱,那是梦里才能有的东西。

徐三水在床边的小凳上坐下,随后轻轻掀开了盖在晚玉怀身上的被子。

从外面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掀开被子一看,被子内面已经被晚玉怀的血染成了鲜红色。

晚玉怀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安静的躺在床上。

身上紧贴的是已经被鲜血浸透了的白色衬衣。

徐三水拿过桌子上的剪刀,蹑手蹑脚的将晚玉怀身上的白色衬衣一条一条剪下来。

他做这件事的时候,动作略显生疏,但好在足够轻柔,才没有造成晚玉怀身上伤口的二次撕裂。

徐三水边剪边感慨道:"亲爱的元帅大人,你也别说哥哥我不疼你,想当初你在媒体面前破口大骂哥哥时,可没料到会有现在这么一遭吧?"

虽然已时隔多年,但徐三水永远也忘不了当初晚玉怀在全国媒体面前说的那句话。

"我支持性别平等,但不支持皇帝与我平等。"

所以哥哥我怎么就得罪你了?又没欺负你。

徐三水正思索着,突然发现晚玉怀手指动了动。

这是要醒了?

他刚想凑上去看看,可没料到右手突然被人擒住,下一秒晚玉怀睁开眼睛,直接一个过肩摔将徐三水死死的摁在了地上。

杀意瞬间扑面而来。

暖黄色的灯光下,晚玉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越显可怖,在白皙肌肤的映衬下直叫人触目惊心。

其实刚刚黄毛有一句话是说对了的。

那就是徐三水确实捡到了个大美人。

虽然是beta,但晚玉怀的容貌足以叫人忽略他的性别。

这也是外界谣传徐三水捡到了一个omega的原因。

"你是谁?"

晚玉怀居高临下,审视的盯着徐三水,他一双眸子黑沉沉的,如同冬日清晨湖面上化不开的雾。

他手紧紧扼住徐三水咽喉,只要徐三水有任何异动,顷刻间他就能将徐三水脑袋拧下来!

我是你爸爸!

这一声咆哮如同滚烫的汤圆般在徐三水嘴里走了几个来回,走到最后还是被他艰难的咽了下去。

自"战死"后,他容貌大变的同时体质也大不如前,刚刚晚玉怀那一记干净利落的过肩摔,差点没把他这身老骨头给弄散架。

永远不要怀疑元帅大人的战斗力,即使是他身受重伤。

"我叫徐三水,是我救的你,你是我从路边上捡回来的。"

徐三水并不打算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晚玉怀,因为没准他告诉晚玉怀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招呼他的就不是过肩摔,而是离子炮了。

晚玉怀目光注意到了徐三水手上的药末。

他偏了偏头,犹豫几秒后放开了徐三水。

徐三水如蒙大赫,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听晚玉怀又道:"我是谁?"

简简单单三个字,差点给徐三水整跪了,他拍了拍膝盖上的灰,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刚刚我骗了你,其实你不是我从路边上捡回来的。"

晚玉怀疑惑的盯着徐三水,他漂亮的瞳孔里完完整整映出了徐三水的面容。

他见徐三水一脸诚恳道:"其实你是我亲生的,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儿子,我叫徐三水,你叫徐四水,你爷爷叫……"

徐三水话还没说完,面部就遭到了一记重创。

看着轰然倒地的Alpha,晚玉怀施施然的收回了拳头。

当黄毛再次来到木屋时,就见他家三哥捂着鼻子坐在门槛上一脸惆怅。

"怎么了这是?"黄毛瞪着眼睛叫嚣道,"谁这么不懂事居然敢打我三哥?!"

晚玉怀从屋里走出来,他原先的衣服已经被徐三水全剪烂了,现在身上穿的是徐三水的衣服。

徐三水的衣服对他来说有些大,松松垮垮套在身上,风轻轻一吹就勾勒出一条腰线来。

黄毛脑子突然就卡了壳,说不出半句话来。

徐三水这辈子最见不得别人一副傻样,他盯着黄毛满脸嫌弃道:"你又来这做什么?"

"哦,对了。"黄毛挠挠头道,"李老板让我来问你,垃圾星上来了外人你怎么不跟他说,是不是不想在这混了?"

李老板是垃圾星上的土皇帝,在垃圾星上说一不二。

以前徐三水在他面前装孙子装的挺好,但现在根本就没工夫搭理他。

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联系上军部,把晚玉怀安然无恙的打包送回去。

至于晚玉怀为什么会浑身是伤,满身鲜血的出现在垃圾星上,那就与他无关了。

毕竟他现在不是开国皇帝楚天玑,只是个卖烤串的平头百姓徐三水。

"李老板说了,你要是再不去本色酒吧找他,他就掀了你的烧烤摊。"

什么?!

听到最后一句话,徐三水大惊失色。

可恶,居然想砸人家饭碗!

看着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的Alpha,晚玉怀有些不明所以。

当他还在琢磨烧烤摊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徐三水突然站起来,杀气腾腾牵起他的手就走。

晚玉怀:"???"

黄毛屁颠屁颠的跟在他俩后面,瞅瞅晚玉怀,又对徐三水悄咪咪说道:"三哥,咱们这垃圾星星花可要换人当了啊。"

放屁!

徐三水毫不客气的白他两眼。

垃圾星星花的称号永远都是老子的,其他人想都不要想!

一行人风风火火穿过几条街道,很快就来到了本色酒吧。

其实那并不能算的上是酒吧,顶多只是个小酒馆而已。

但垃圾星上能有一个小酒馆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们走进去时,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晚玉怀身上。

晚玉怀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徐三水直接道:"看什么看?没看过你爹啊?"

李老板倚在收银台上,皮笑肉不笑看着徐三水道:"哟,小三子,还没上床就这么护犊子了?不过也对,omega实属难得,护护也是应该的。"

李老板今年年过三十,长得一脸大胡子,他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八卦。

徐三水将晚玉怀拉到自己身边,一边揽着他肩一边对李老板微笑道:"您老看好了,这位可是货真价实的Beta。"

晚玉怀身高要比徐三水矮些,此时他被徐三水揽在怀里,细密柔软的发丝刚好触及到了徐三水耳朵。

他本人还没觉得什么,徐三水倒是感觉有些痒,又忙不迭的将他放开了。

不仅如此,徐三水放开后还顺手拍了拍晚玉怀脑袋,一脸嫌弃的嘀咕。

"没事长那么多头发干什么?多浪费洗发水啊……你个败家子。"

毫无道理的谴责过后,徐三水摸摸下巴,开始认真思考起趁着晚玉怀失忆给他剔个零光蛋的可能性有多大。

晚玉怀掀了掀眼皮,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

其实按理来说,一般人毫无记忆的在全然陌生的环境下醒来,总是会惊慌担忧一阵的。

但晚玉怀不,他姿态一向从容,从容到会让不熟悉他的人怀疑他究竟有没有失忆。

这边几人正在这说着,吧台后的调酒小姐姐直接走过来给晚玉怀倒了一杯酒,离开时还不忘附送他一个销魂的眼神。

在徐三水目瞪口呆中,晚玉怀泰然自若的拿起酒抿了一口后又泰然自若的把酒放下。

这酒味道太苦,他不喜欢。

直至此刻,全程被小姐姐无视的徐三水这才真正的意识到,他垃圾星星花的称号可能确实不保了。

得赶紧把这烦人精弄走!

"小三子,我今天把你喊过来不是要找你麻烦的。"李老板直言道,"是黄毛他刚刚收到了紫罗兰军校的录取通知书,大家伙正准备给他送行呢。"

送行――就是凑学费。

紫罗兰军校是帝国顶级军校,既然是顶级军校,那学费自然也是顶级的贵。

但贵点也没关系,因为被紫罗兰军校录取,对于他们这些出身垃圾星的人来说就意味着一步登天!

徐三水虽有一颗咸鱼心,但依然为黄毛感到高兴,他从兜里掏出所剩无几的星际币塞到黄毛手里,拍拍他肩道:"好小子,有出息!"

拿了徐三水的钱,黄毛有些不好意思。

他想,三哥是个好人,他也愿意跟三哥做一辈子的好兄弟。

可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他这一朝被紫罗兰军校录取,毕业以后再不济也是个上校,身为上校,怎么会有一个在垃圾星上以买烤串为生的好兄弟呢?

黄毛这样想着,目光落在了晚玉怀身上。

看着晚玉怀,他心中升起些许遗憾来,暗自叹道。

如此美人跟了三哥真是可惜。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