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前回溯到一个月前,到访乌鸦窝的商旅团带来许多新鲜事物,其中有一只畸形的生物“乌马”。

五短身材的它只会不停的喊着“乌马、乌马”,商团将这个生物送给血腥男爵当做玩物。

半个月后,离开史凯利杰后的杰洛特与叶奈法到访,发现乌马十分欣喜,当下就进行交涉,想将它带走。

察觉他们俩非常重视乌马,菲利普当然不能让他们平白带走,作为交换他要求他们暂驻,等维克多前来会合,共同救出男爵夫人安娜.斯特伦格。

可事关爱女希里,叶奈法哪里有等待的耐心,在她强力要求并保证下,男爵躁动的心终于无法克制,亲自率领百余人的军队,从乌鸦窝出动杀进沼泽。

循着道路,他们救出生命力衰败、精神错乱的安娜,与她负责照顾的七八个小孩。

然而就在这时,不甘心受到损失的三巫妪,召唤出雠特魔与水鬼,袭击男爵一行人。

战况空前激烈,结果虽然在狩魔猎人与女术士帮助下获胜,但是不甘失败的老巫婆们启动诅咒,试图咒杀安娜斯特伦格。

叶奈法的施法撷抗,虽然保住男爵夫人性命,但安娜也因此记忆破碎,神志昏乱。

尝试治疗后,女术士表示无能为力,但她也提供一个治疗的可能性——蓝山深处的贤者。

至此杰洛特与叶奈法,完成救出男爵夫人的承诺,带着乌马通过传送门,返回凯尔莫罕。

而血腥男爵,倘若维克多没有出现,过几天他准备带安娜前往蓝山,寻访女术士说的那位贤者。

菲利普的叙述告一段落,维克多战术后仰,双手抱胸闭目沉思。

见状安古兰眨眨眼睛,基于对绿帽侠的同情,挥手示意男爵保持安静,不要打扰维克多。

跟随多年,她知道团长现在相当不爽,因为既定的计划显然全面崩盘……都说得乌马者得希里,乌马却被人截胡了!

现在开口求救,只会成为出气筒,必须让团长自己想开,想出新的计划。

……

如少女所料,年轻的狩魔猎人确实不满,他不喜欢剧烈的变化,不喜欢失去控制,特别是原本事情可以一次解决。

原本这趟沼泽突袭,塔玛拉与永恒之火的女巫猎人也会作为友军参战,但现在他们根本还没出现,说明自己预留的缓冲时间是有效的,自己本应超前部署,完美衔接前世记忆的“沼泽之战”。

但是作为剧情触发器,“命运之剑”杰洛特果断是无法掌握的男人,与他同行的女术士叶奈法,更是自信爆棚听不进劝的强硬派。

既然调查到乌马的线索,亲眼见到那个畸形生物,她就不可能乖乖等维克多抵达才解决问题。

于是在女术士拍胸脯保证下,沼泽之战提前爆发,死伤枕籍、一地鸡毛。

不过他们的行动也不是没有成果,首先安娜确实是捞出来了,其次原先被饲养当食物的七八个孩童,也在白狼的奋战下救出,过几天会被送去诺维格瑞的幼儿园。

反求诸己烦躁渐消……真正让少年心平气和的点,是千错万错竟然也有自己的错。

稍微想想就明白,原本的史凯利杰应该有很多委托会绊住白狼脚步,但当年先被自己解决掉一批。

去年到群岛的雷欧估计又解决一批,命运之剑上到群岛还真没什么事情干,提前出现并不意外。

只是这样一来,计划又得进行变更了……

壁炉里火焰旺盛,红黄光影跃动摇曳,木材燃烧噼啪炸响。

回想进乌鸦窝的所见所闻,考虑清楚的维克多,摩挲下巴语气和缓,“行呗!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怪你轻举妄动,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你也别想着去蓝山找那啥子贤者了,叶奈法就是怕你阻拦不肯放走乌马,哄你开心给个希望。

她自己都没办法做到,艾达.艾敏也强不到哪去。”

伸手压住男爵肩膀,按捺对方的爆发狂怒,“但是没有关系,她办不到的事情我可以呀!

我可以帮安娜恢复神智、也可以帮她调养身体,完全治好有些困难,但恢复七八分风采不成问题。

只是,我需要你做两件事情。”

汪洋澹泊!

定海神针的自信,轻松辗压无头苍蝇的慌乱。

血腥男爵眼神热切的看着狩魔猎人,“维克多阁下,任何事!只要你开口!任何事!”

(苏州铁艺楼梯)